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5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林谨玉不由道,“靖安侯与承毅公肯定感情很深。”不然也不会冒险救这些人。

    “一个长兄一个幼弟,怎能不深?”林宗长随手一指,叹道,“那座无碑之墓便是承毅公与靖安侯合葬之地。”

    林谨玉想像不出这是怎样爱恨纠结的历史,真相已随风而逝,只余一抷黄土供后人瞻仰猜测。

    “听说靖安侯迎娶太祖的姐姐重华大长公主为妻,两人伉俪情深,靖安侯终生未纳一妾,长公主过逝后,靖安侯郁郁而终。”林谨玉叹道,“靖安侯留一子,就是我的曾祖父平安伯,曾祖父曾养育宫中,却不为太祖皇帝所喜。”

    这些是林如海告诉他的,如今看来,除了当事人,没人能说得清历史的真相。宗长又领他去看了给林如海夫妇选的福地。

    林宗长脾气豪爽,却不粗鲁,烹得茶比许先生更胜一筹。林谨玉安葬了父母,留下了些银两,带着林宗长送了半车山货回京。

    贾琏去了一趟,半个银子没弄回来,还搭上了来回路费,没将王夫人气个死。

    王夫人在第二日给贾母请安时,笑道,“昨个儿匆忙,倒忘了跟凤丫头说一声,林姑娘带着孝,衣着什么的先挑素色的料子做两身吧。其它月例婆子什么的,比照着探丫头他们如何?”

    林黛玉轻笑,自袖中取出一张银票,对贾母道,“昨个儿我只顾着伤心,倒把正事忘了。这是一万两银子,我们姐弟来了这一番折腾抛费是少不了的。知道外祖母疼我们不愿收,只是家常日子,没有倒罢了,这些就算我们姐弟在府中的吃食用度吧。至于衣裳,多亏着二舅母疼爱我,不过我衣裳够多了,居丧之人,也不会去别处走动,倒不必制新衣,穿不过来倒浪费了。我身边两个一等丫环,四个二等丫环,八个粗使丫环。另外有奶娘王嬷嬷,两位宫里出来的教规矩的姑姑,粗使婆子四个,不必再添人了。月例银钱还是按我在家时的份例,我们自己出就是了。”

    这一番话差点噎掉王夫人半条命,贾母心里埋怨王氏笨嘴拙舌,笑道,“到外祖母这儿还拿什么银钱!快收回去,否则外祖母可要生气了。”

    林黛玉浅笑,“我听说薛舅姨家也是如此呢。这也是玉儿的一片心,外祖母就别推辞了。外祖母如今不管家,这银票我还是直接给二舅母。”林黛玉盈盈几步到王夫跟前,矮身一福,笑着将银票递上去,道,“知道二舅母慈悲,不愿意收外甥女这银子,只是居家过日子的,这样相处方是长法。请二舅母体恤我们姐弟的一番心意,收下吧。”

    王夫人扯了扯唇角,勉强露出笑意,“要我说你这孩子就是想得多太多,金钏,别让林姑娘受累了。”

    林黛玉笑,柔声道,“礼多人不怪,我听母亲说二舅母最是和善不过呢。还要跟二舅母说呢,我家里两个厨子做得一手的好菜,我有心做了来孝敬外祖母,只是要单设个小厨房,不知二舅母方不方便呢?”

    贾母笑,“不过一句话的事,哪里还用你拿出来单说。凤丫头,一应器具给你林妹妹置备好了。”

    王熙凤忙笑着应了,“到时我可得到林妹妹那里蹭饭去。”

    “这样才好呢。”林黛玉又回贾母身边儿坐着,笑道,“我在家里也无姐妹相伴,早听说几个表姐妹能诗善画,各有所长,这样清灵隽秀的女儿家,也只有外祖母能调~教得出来。”

    探春笑道,“原来我们这里只凤姐姐能说善道,这不又来了个林姐姐,嘴皮子更是厉害,可见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了。”逗得大家伙一乐。

    林黛玉笑挽着贾母的手臂,声音软软糯糯的,“外祖母,我自家里带了不少小玩意儿来,是给姐妹们的,让姐妹们去我院子里挑些玩儿可好?”

    贾母乐得女孩儿们亲近,笑道,“可见是嫌我这老婆子了。”

    “哪有,我们把二表哥留下尽孝,让外祖母取笑。”

    宝玉笑道,“可见林妹妹是个偏心的,姐妹们有,我就没有,我定不依的。”

    林黛玉明眸流转,贾宝玉几乎看呆了去,林黛玉心中冷笑,面儿上仍是笑盈盈的,“二表哥只等谨玉回来给他要便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我可管不着。迎春姐姐、探春妹妹、惜春妹妹、宝钗姐姐,咱们走吧。”

    几个女孩儿笑语欢颜的跟黛玉去了,宝玉厚脸皮的要跟着,王夫人道,“宝玉,姐妹们自有他们的悄悄话说,你父亲说了今天要查你的功课,你可做好了?”

    贾宝玉瞬间觉得一盆冰冷刺骨的冰水倾头而下,一哆嗦,脸儿也蔫了,身子也僵了,贾母早便对王夫人今日言行不满,冷声道,“好端端得你吓他做什么?不知道宝玉胆子小么?好孩子,去吧,跟姐妹们好生玩儿,你老子回来就跟我说,量他不敢找寻你的不是。”

    王熙凤是个眼明心明的,笑着挽住贾宝玉的手道,“宝兄弟快收起这副模样,来,我带你去,看看林妹妹有什么好东西?”

    贾宝玉才笑了,跟贾母王夫人行了礼,同王熙凤走了。

    屋里人一散,贾母的脸挂满寒霜,冷声道,“你也是贵妃的母亲呢,说话这般不讲究,出去怕要被人笑话死了!能给贵妃长脸不成!”

    “老太太息怒,媳妇最是个拙嘴笨腮的。”王夫人起身低声道。

    贾母冷哼,“知道拙嘴笨腮,少开口便是。黛玉谨玉乃我贾家嫡亲的外孙,我知道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你也想想明白,日后宝玉要不要出仕,要不要兄弟扶持!去吧,今天不用过来了!”

    王夫人满头冷汗的告退。

    作者有话要说:编了一小段林家的历史~~~

    23、林黛玉点说薛骄气了,我娘亲在时常说,这才叫大家闺秀的作派呢。”手里拿了个簪子在惜春头上比划着,林黛玉笑,“我在家只有一个弟弟,看到你们就跟我的亲姐妹一般,难道咱们还要学外头虚客气不成。”

    惜春笑,“我是不会客气的,先说好了,也没回礼,林姐姐干赔就是。”

    薛宝钗讪讪的,林黛玉仿若无视,对惜春笑道,“这才是好妹妹呢。”

    女孩子对头面首饰天生喜爱,又有个贾宝玉跟着搀和,一会儿便叽叽喳喳的说笑起来。

    ……

    王熙凤说了会儿话便去贾母那边儿支应,贾母见她一人回来,笑道,“他们在玩儿什么,怎么你倒落了单?”

    “林妹妹带了不少小玩意儿来,有猫眼儿吊坠儿玉簪,孙媳看着眼馋极了,又不好跟妹妹们抢,只好说了挑剩下的给我留着就是。”王熙凤将贾母逗开怀,贾母笑道,“你林妹妹这性子跟你姑妈一样,没人不喜欢。”

    贾母还要说什么,就听琥珀进来禀告:老太太,二老爷和林大爷回来了。

    贾政面色中带了欢喜,走在前面,林谨玉差半步,随其后,贾母笑道,“你们爷儿俩怎么走到一块儿去了。”

    贾政笑道,“儿子从衙门回来,在门口遇到了外甥。倒有桩喜事跟外甥说呢?”

    林谨玉一愣,有啥事啊!贾政笑道,“外甥的先生可是姓许,上子下文,字睿卓。”

    “名子倒是一样,先生的字号我却是不知道。”林谨玉猜想,先生是发大财,还是做大官了?

    “那就对了,许先生今早被点为侍读学士,御前行走,可不是喜事么?”贾政笑道,“听琏儿回来说了许先生的事,今日早朝一见,举止洒脱,文采风流,难怪得了圣上的青眼。”

    贾母笑道,“真是喜事,凤丫头,给谨玉备份礼,让他去给先生贺喜。”

    林谨玉笑道,“二舅舅,听说侍读学士皆自翰林院中擢选,先生学问很好,不过从未入过翰林。”

    贾政摸了摸下巴上的三寸美髯,笑道,“徐相偶然听到一篇文章极好,奉与圣上御览,圣上看后爱不释手,寻找做文章的才子。可不就是许先生么?圣上素来爱惜才学之士,今日早朝真接越过翰林院点为侍读学士。”

    林谨玉笑着附和了几句,心里真后悔当初跟先生一块儿睡觉时没看看先生屁股后面有没有长尾巴。

    黛玉谨玉连同三春陪贾母用晚膳,薛宝钗却是无此殊荣。自林黛玉院中出来,薛宝钗眸中冰冷,绞着手中的帕子,慢慢的往家走。

    周瑞家的带着几个婆子提着食盒往王夫人院方向去,薛宝钗提高嗓子唤了声,“周姐姐。”

    周瑞家的见是薛宝钗,胖脸笑成一朵花,笑道,“是宝姑娘啊,这可还冷呢,怎么不外头披件厚衣裳。”

    “莺儿去取了。”薛宝钗随口道,“我正想去给姨妈请安呢,又忘了姨妈在老太太那边儿伺候,兴许不在。”

    “宝姑娘来得正好,太太不舒服呢。”周瑞家的叹道,“一个劲儿的说头疼,晚饭也没胃口,我做奴才的,疼惜主子,让厨里做了清淡的呈上去,只是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劝。碰到宝姑娘,宝姑娘且怜惜老奴吧,劝劝太太好歹进两口。”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到了王夫人院里,薛宝钗亲自将几样小菜摆桌上,王夫人歪在美人靠上,笑着招手道,“我的儿,哪里用你做这些,过来让姨妈看看,用饭了没?”

    薛宝钗坐在王夫人手边,摇了摇头,温声道,“听周妈妈说姨妈头疼,我就先过来看看。”

    “唉,你大姐姐进了宫,我身旁再无一个暖心的人了。”王夫人抚摸着薛宝钗软乎乎的小手,道,“跟姨妈一道用吧。”

    金钏伶俐的加了一副碗筷,银钏同彩霞捧的温水,薛宝钗为姨妈去了首饰,伺候了一回,自己才净了手。

    “我瞧着下晌间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得劲儿了?”

    王夫人一皱眉,“说起这事儿我就有气,我一片好心为林丫头着想,却被她想成歹意,最是个小性儿不容人的!”

    薛宝钗心下轻笑,低头不再多语,陪王夫人用了晚饭。

    24、许先生笑拒荣国府 ...

    王熙凤备了礼差平儿送到林谨玉院里,林谨玉瞧了,跟姐姐商量了一番,到底自己单备了一份。过了两天,与贾母打了招呼,准备去先生那里。

    贾母搂着林谨玉,笑问,“怎么才去?”

    “我毕竟是丧家,想着前两天先生要招待同僚,先生不会在意这些,我却觉得不大好呢。”林谨玉道。

    贾母点了点头,“我久不出门,还是你想得周到。你小小一个人,让你琏表哥陪你去吧。”

    林谨玉从善如流的应了,王熙凤笑道,“正巧琏儿在家,他是个不爱读书,也让他长些书香气。”

    王夫人笑道,“即是外甥的先生,听着又是个有学问的,老太太,自雨村外任后,宝玉倒没个像样的先生指点,要不外甥跟那先生说说,让你二表哥也跟着先生念书。你们彼此为伴,学业上亦会有所进长。至于束修更不会慢待了先生。”

    贾母倒有些迟疑,她见得多,自然知道皇帝的侍读学士最是清贵,不说真正教导,便占个师徒名以后对仕途也极有助益。不过这是人家林谨玉的先生,跟荣国府可不相熟,便转头看林谨玉。

    林谨玉笑道,“这个我就不敢跟老太太和二舅母保证了,先生家也是五进的宅院,瞧着不像差银子的人家。我原也听说先生同二舅母的兄长王大人有些交情,这次过去虽是为先生道喜,不过即是老太太二舅母相托,又关乎二表哥的前程,我思量着我同琏表哥先过去,琏表哥探探先生的口风罢,在扬州时我就见识过琏表哥的谈吐风度,最是不俗的。”

    贾母笑着点头,“说的是,咱们敬仰先生的学问,想拜师而已。这事也讲究缘份,你们尽力而为。凤丫头,你去跟琏儿说一声。”

    王熙凤同林谨玉一道出去,凤眼扫过林谨玉,见他并无不愉之色,王熙凤笑道,“林表弟,我听说那些学士说话都引经论典,你琏表哥若是话中有不对的,你替他描补描补。”

    “我们兄弟,本应互相帮助,倒是琏表哥助我时居多。”林谨玉笑道,“二表嫂去给叫表哥吧,我在二门外等着。”

    ……

    贾琏一听贾母王夫人赏了自己这个差事,便让王熙凤找了衣裳换,王熙凤为他理着衣领,平儿则蹲下抻抻下摆,又拿黑色莽纹镶玉腰带来穿上。

    “照我说还是不要碰这个壁,许先生我见过,跟一般的老夫子不一样,”贾琏道,“不一定能看上宝玉。”

    “瞧你这话丧气的,”贾宝玉毕竟是自己的亲表弟,王熙凤撇了撇嘴,“宝玉出生就带了大福分的,京中谁不知道,四五岁就能做诗了,哪个先生不喜欢,能教出宝玉这么个徒弟,也成就名师的美名呢?”

    “我试试吧。”贾琏笑道,“你没见谨玉在先生面前,那真是先生有事弟子服其劳,宝玉能受得了?”

    “行了,去吧。宝玉在姐妹跟前惯会做小低伏的。”王熙凤亲为丈夫戴了金冠发带,都妥当了,才道,“去吧,林表弟等你呢。”

    贾琏没想到林谨玉小小年纪便会骑马,瞧林谨玉上马的姿势,便知道不是花架子摆设,笑赞了几句。

    许府的门房早认得林谨玉,笑着上前请安牵马,平安塞了个荷包打赏,同兴儿两个留在门房,余人抱着礼物随贾琏林谨玉进去。

    青衣包子笑呵呵的出来,后头跟着两个小厮接了礼物,林谨玉笑道,“包子叔,先生在吗?”

    “在,等着少爷呢。这位是?”包子笑眯眯的打量了贾琏一眼。

    “这是荣国府琏二爷,也是我的表哥。”林谨玉笑着介绍,“琏表哥,包子叔是先生的管家。”

    贾琏微颌首,笑道,“有劳大管家了。听闻先生被点为侍读学士,特意同表弟来为先生贺喜。些许礼物,不成敬意。”

    “琏二爷客气了。”包子笑道,“先生在花厅,少爷不是外人,过去吧,先生在看书呢。”

    林谨玉便为贾琏引路,穿过回廊,就见一大片清池,碧波如洗风过晕起点点涟漪,一座白玉桥自廓上伸出,直引到湖中屋阁,其构造称得巧夺天工,便是贾琏也觉大开眼界。

    林谨玉熟门熟路,至屋前敲了敲门,说了声,“先生,我来了。”便推开雕花红木板门,里面香风扑面,暖若三春,触目可见含苞或是半开的鲜花,摆放错落有致,陈设精致典雅,随手一件,便是天价难寻。贾琏心里多了几分郑重,收起脸上的轻浮,随林谨玉转过外厅,绕过一面精致的十二扇描金屏风,便见许先生半倚着乌木浮雕山水贵妃榻,腰间搭了条波斯毛毯,握着卷书,听到脚步声,抬头见到林谨玉眼中浮起点点笑意,及至贾琏,笑意不减,一指榻旁的红木镶瘿木鼓凳,“坐。怎么现在都要带伴来,难道我会吃了你不成?”

    贾琏屁股没坐热,起身道,“先生误会了,先生对表弟多有照顾,家父家叔父听闻,心中感念先生恩德,又闻先生升迁,特命我备了薄礼,一为致谢,二为致贺。”

    许先生轻笑,“谨玉是我的弟子,我照看他是应该的,不用你们感念恩德。我同你们府上素无来往,你来此,莫非是有事?”

    贾琏想自己也算京中数得上的人物,此时竟觉得站不直了,笑道,“实不相瞒,家中祖母听闻先生学识渊博。我家中有一堂弟,衔玉而誔,聪明慧颖,原授业恩师因外地上任,如今却无合适的师长指点功课。先生才高学远,家祖母特命我上门,想请先生收我堂弟为徒,文章上指点一二。”

    林谨玉笑着拈了颗杨梅吃,笑道,“是啊先生,一头牛也是放,两头牛也是赶。我那二表哥四岁时就会做诗了,比我强多了。”

    许先生握着书敲了林谨玉一记,笑斥道,“就知道吃,拢共这么二十几颗,你倒不客气。”

    林谨玉缩了缩头,笑道,“我还以为先生特意给我留的呢。”

    许先生不理会林谨玉的贫嘴,笑对贾琏道,“四岁便会作诗,听你说倒是天生奇才,谨玉四岁的时候只会玩儿泥巴。我看书时,尝见‘天才’二字,你家堂弟便是如此吧,如史上李太白、苏东坡、屈原之流。这些人才华乃天赐,非人授。你堂弟天才一般的资质,恕我不能答应了。”

    贾琏还想再说,许先生已道,“今日我留谨玉用午膳,你便先回去吧。”

    贾琏真没留下来的勇气,他觉得自家跟人家根本不是一路人,这位许先生看似随和,却极高傲,贾琏又施一礼,便走了。

    林谨玉想出去送送贾琏,被许先生拦住了,“包子会送他的。”

    待贾琏出了花厅,林谨玉笑得扑到许先生怀里,还不敢笑太大声给贾琏听到,一个劲儿直哆嗦,好半天才道,“唉哟,先生,你真会说话,笑死我了。”

    “这有什么好笑,四岁会做诗,哪里还用找先生?”许先生扶起林谨玉,笑道,“我以为你前两天就得过来呢。”

    林谨玉想到正事,从袖子中拿出礼单递给许先生道,“上面是我给先生备得礼,下面是外祖母他们的。我想着先生前两天得招待同僚呢,身上带着孝,就没来。”

    “哪儿有什么人,只是些旧友,想着你来介绍给你认识。”许先生笑道,“也有几个你父亲的旧交,知道你来了京都,估计这两天会送帖子去,你留些神,不大熟的过来问我就是。”

    林谨玉点了点头,说道,“先生,你现在当官了,我跟你念书的时间要不要调整一下呢?”

    “你如今文章小成,主要还是破题做文章,以后我每三天给你一个题目,你一题做出两篇文章,隔两日就过来,我给你看看。”许先生说道,“今日老徐也不当值,我这里有新鲜的鳌花鱼,他早惦记多少回了,中午咱们喝一杯。”

    “是啊,我这酒量是该练练。”想到自己一碗就喝趴的酒量,林谨玉便十二万分的不服气!

    25、林谨玉大战陈师娘 ...

    贾琏早上去,早上回。王熙凤听丫环来禀报:琏二爷回来了。

    众人还在贾母跟前儿奉承,王夫人听到这话,知道八成是没戏了,否则以贾琏的精乖怕要直接进来道喜呢。抿了抿额角,王夫人笑道,“倒是快,凤丫头回去看看吧,拜师的事着人来跟老太太和我说一声。”

    贾琏前脚进屋,王熙凤后脚也就来了,见贾琏脸色不对,轻声问,“可是人家先生不愿意?”

    “快别提了。”贾琏解开衣领上的玛瑙扣,松了松,坐在炕上。王熙凤倒了杯茶,笑问,“林表弟呢?”

    “人家先生根本不愿意同咱家有来往,我就说不行。还有你备的那几件东西,我都觉得拿不出手。”贾琏皱眉,拿起茶喝了两口,“许先生对林表弟,亲儿子也就那样了。我去了,茶都没上,许先生就回绝了,倒是让林表弟留饭。”

    “东西怎么了?笔墨纸砚都是上好的,他一个教书先生,便是说认得我父亲,可我在家也没听说过他这号人。”王熙凤道,“我备了礼也是给太太过目过的,太太还嫌那几块端砚可惜了呢。”

    “谨玉另备了礼。”贾琏揉了揉眉心,“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今天去了许先生家,园中楼台建筑,花厅摆设陈列,找遍东西二府也没那么讲究的。你们弄几块破烂砚台,我都跟着丢人!待岳父回来,你问问岳父这个许先生什么来头,这人不简单。”

    王熙凤沉吟了会儿,说,“我家来往的人家我都知道,从没听说过许家。照你这么说真是简薄了,这可怎生是好?以前不来往倒罢了,别送礼送出仇来才好。”

    “那也不至于,到底有林表弟的面子在呢。这事儿,你去跟老太太和二太太说吧,人家不愿意。”贾琏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你替我推了,这事儿二老爷去才合适。”

    王熙凤好笑的问,“说了半天不愿意,也得有个理由吧。”

    贾琏这人记性好,将话说了一遍,王熙凤抿唇笑了笑,左手抚着腕间的缫丝镯子,笑道,“我有话交待就好,你去珍大哥哥那边看看吧,娘娘省亲的事差不离准了,正商量着量地呢。”

    贾琏握拳道,“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这就过去。”

    林谨玉实在没想留宿许府,可他醉得人鬼不知,只得将就了。抱着先生的腰睡得正舒服,就听一声怒吼,“这是谁?许睿卓,该死的,你敢背着我偷人!”

    “吵死了。”林谨玉觉得耳朵聋了,接着身上一冷,肩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被人抓着肩硬从被窝里拽出来,林谨玉条件反射的挥出一拳,没打中。眼睛却是睁开了,只见来人一身黑色滚金边儿裘衣,威严肃穆,眼中的怒火能把他烧成灰。

    “你,你谁啊,放开!”

    “快放开谨玉,大早上的你来我这里发疯么?”许先生的话真跟圣旨一般,林谨玉脚挨了地,立马爬上床裹被子里打了两个喷嚏,瞅着许先生问,“先生,这谁啊?”

    男人显然是听过林谨玉名子的,冷冷一哼,坐在床边椅子上,训道,“你睡觉不知道穿衣服么?多大了,还跟睿卓挤一张床上!林如海是怎么教的你!”

    许先生狠狠瞪了男人一眼,林谨玉嘴可没闲着,冷笑道,“原来你就是我家先生姘头啊,我劝你一句,名不正言不顺的,你可得讨好我家先生。否则以我家先生的人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瞧不上你这张老黑鸹脸了!”

    男人猛得站起来,似要扑上去撕碎了林谨玉,林谨玉半点不怕,笑嘻嘻的做了个鬼脸,“你再碰我一下试试,先生就我一个弟子,你还是对我好点,我还能在先生面前讲你几句好话。”

    “林谨玉,给我闭嘴!”许先生喝道,头疼的揉眉,也不想再瞒着谨玉,温声道,“这是我的爱人,姓陈,陈景元,你就叫他陈叔叔吧。你知道了吧,根本没什么师娘,我喜欢男人。”

    “我早猜到了。”林谨玉半点不吃惊,倒是将陈景元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翻了个大白眼,那模样就跟继子挑剔继母一般。

    陈景元见林谨玉的神情不是装出来了,倒略略放了心,他时常听子文说起林谨玉的事,若林谨玉真介意,子文心中也不会好过。

    “先穿衣服,我在外面等你们。”

    许先生正色道,“我跟你说,以后不准你这样对景元说话,知道没?让我听到非撕烂你这张臭嘴!”

    “哦,要不是他动手掐我,我平日里都很文雅的。”林谨玉撅着嘴说,“先生,不是我说,依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这个陈叔叔好像有暴力倾向,他会不会打你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是会受欺负的人么?”许先生见林谨玉肩上青紫出了五个手印,从床上拿出盒膏脂给林谨玉揉,问,“疼不疼?”

    “有点儿。”林谨玉贼兮兮的问,“先生,你怎么会在床头放药膏啊!啊!难道这是你们做那个时抹在那里的药啊?”

    许先生气红了脸,竟然给林谨玉说中了,当然先生气恼的下场也很可怕,林谨玉祸从口出,挨了顿屁股掌。

    陈景元听着里面的鸡飞狗跳,心情居然还不错,这种死小孩就该揍,一天打三回都嫌少!

    林谨玉抹着眼泪道,“你们真是绝配了,都有暴力倾向。”

    “少废话!”许先生敲了敲林谨玉的脑袋,“平日里太宠你了,什么都敢说。出去洗漱吧。”

    “先生,你若是受了欺负可得跟我说。”林谨玉道,那人可能是东安郡王呢,要不然穆离怎么会跟着先生呢,穆离肯定跟东安郡王府有关系。南安郡王也没啥可怕,如今这几个异姓王,早被解了兵权,说不定什么就被夺爵削职呢,倒不如许先生的侍读学士得圣眷。

    “知道了,啰嗦。”

    三人一起吃早餐,林谨玉“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陈叔叔,能问您个问题吗?”

    陈景元没好气的道,“又没人堵住你的嘴!”这小子竟然跟子文一个被窝睡觉,虽然没发生啥,可他就是不高兴!

    “您成婚了吗?”陈景元的脸瞬间由黑转到臭,林谨玉见自己说中了,展示出他露着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依您的身份,结婚生孩子也正常,我就问问,您不必多想,也不必因家中女人多而愧对我家先生。”

    “我们的事,用不着你这个臭小子多嘴,低头吃你的饭,吃完了就滚!”陈景元吼道。许先生淡淡的瞟了一眼,陈景元马上夹了筷子香菇放到爱人碗里,温柔万分的道,“吃吧。我不跟他计较。”

    切,我还不跟你计较呢。林谨玉完全没有心里压力,他觉得有心里压力的应该是陈景元,这家伙一看了就心虚,在他家先生面前装得跟面团儿似的。

    用了早饭,林谨玉又坐了半个时辰,喝了三杯茶,絮絮叨叨的跟许先生说话,死赖着不走,许先生摸摸他的头道,“先回去吧,你姐姐肯定惦记你呢。”

    “陈叔叔还没给我见面礼呢。”林谨玉道,“我可是五年前就把给‘师娘’的见面礼带来了,难道没回礼?”

    不早说,陈景元从袖子里摸了块玉佩出来,塞到林谨玉手里,挥了挥走,“走吧走吧,以后不准你住这里,听到没?”

    林谨玉看了看成色,笑着起身行礼道,“先生、师娘,弟子先告辞了。”拍拍屁股走了。

    许子文忍不住微笑,“以前谨玉说不介意两个男人在一起,我还以为他随口说说呢。”

    “这种小鬼,也就你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此药活血化瘀,消肿止痛,药中圣品也!

    26、林谨玉再讽王夫人 ...

    林府果真收到许多帖子,大管家送来给林谨玉处置。

    林谨玉对这些人大多只是听到名子,其他却无所知。想想若是林如海仍在,肯定会带着他去拜访这些世交旧友,如今他连回礼都不知要如何回,只好去找许先生请教。

    关于那个陈景元,他也有很多要问的。

    许子文的侍读学士不是一般的轻闲,只上午当差,下午回府休息。林谨玉想着,他家先生不会没出息的被人包养了吧。

    见林谨玉拿了一堆帖子,许子文笑,“过来吧,给我看看。”

    这些人,许子文有些并不认识,各人喜好官职多少能说上些,指出几人让林谨玉除了备礼,还要亲自写信致谢。

    林谨玉守孝中,并不适合出去应酬,这些关系却要开始打点起来,免得生疏。

    许子文指点了林谨玉几句,笑道,“还有件事,你家宅子的图样子画好了,一会儿拿给你,回去跟你姐姐看看,若有什么改动的送到我这里来,我请山子野过来。”

    “啥,给我家画图样的先生原来是山子野老先生哪?”林谨玉直感叹这世界太小了,这家伙不是造出了流传千古的大观园么?

    “他在这一行也算翘楚了。”许子文笑道。

    “先生,”林谨玉低声问,“陈叔叔是不是南安郡王哪?”

    许子文指尖儿一顿,接着拢起林谨玉拿来的拜帖,放整齐了才道,“你怎么觉得他是东安郡王呢。那你还说话没个规矩?”

    “穆大哥姓穆,东安郡王不也姓穆吗?我猜穆大哥可能是东安郡王家的人,要不是郡王级别,怎么能指挥得动徐师傅呢?”林谨玉见许先生不肯说话,便道,“就算是个郡王,你也不用瞒我嘛,还说姓陈?”

    许子文笑道,“你说话气他,不怕他生气,日后给你小鞋穿?”

    “现在又不是太祖年间,我早听说了东南西北四个郡王早无军权在手,就跟拔了牙的老虎差不多。”林谨玉低声道,“先生,你现在是侍读学士,离皇上最近,简在帝心。如今皇上登基已经四年,就算上皇健在,皇上的位子也坐稳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肯定想切几个旧世家立威,这种人家,谁没个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儿,巧妙周旋,东安郡王削爵也说不定。待他没了爵位,你就把他弄到府里养着呗。”

    许子文倒吸了一口冷气,若是在朝之人说这样的话,他不会觉得吃惊。荣国府那些人,他是知道的,还没长出这种脑子,许子文不由重新审视林谨玉,他从哪儿知道这些情势的,便道,“你不喜欢他?”

    “先生喜欢,我就喜欢。”林谨玉咧嘴一笑,“又不是我跟他过一辈子,我就觉得先生孤身一人,那人老婆孩子一大堆,先生怪吃亏的。”

    “景元有景元的难处,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许子文摸了摸林谨玉的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自己姓陈,陈景元。在府里我一直这样叫他,也不算糊弄你。”

    林谨玉无奈的耸耸肩,“先生,你还真心软。反正要是他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有办法为你出气。”

    许子文笑了笑,却没想到日后由此引出一桩是非来。

    林谨玉满心欢喜的拿着园林图样去找黛玉,却见院中一片清静,微雨正坐在廊下绣花,见了林谨玉迎上去,把人引向侧间。

    “怎么了?姐妹们没来吗?”

    微雨自小跟着黛玉长大,自有一番情份,低声道,“姑娘今天气了一场,午饭也没吃,就睡了。”

    “嗯,二舅母又找不是了?”林谨玉坐在椅中,微雨倒了茶,轻声道,“姑娘不是一直在喝燕窝粥么,今天二太太送了不少燕窝来,说了一大堆家道艰难的话,修园子什么的?说宝姑娘家铺子里帮着采办了多少东西。二太太走后,姑娘气得脸都白了,掉了半晌的泪,才睡了。”

    “二太太送的燕窝拿来,请孙姑姑李姑姑过来。”林谨玉道。

    孙姑姑李姑姑不过三十几年,眉目清颖,都是一身宝蓝的棉衣,林谨玉先请两人坐了,道,“今天二舅母说的话两位姑姑也知道了。姑姑们都是从宫里出来的,口头上见识上也是有的,以后不用看二太太面子,该顶就顶回去。咱们在这里不过是暂住,便是翻了脸,找宅子搬出去,也不能让姐姐受这种气。”

    孙姑姑道,“论理不该说这些,不过这府上人说话做事太不讲究了些,张口银子闭口钱的,竟完全看不出是世族人家。大爷既然说了,我们定会看顾好姑娘。”

    李姑姑道,“不瞒大爷,二太太送的燕窝看着成色好,却是拿药水泡出来的陈年燕窝,还是找地方处理了吧。”

    这个狗娘养的贱人!林谨玉抬手将桌上的茶盏扫到地上去,砸得粉碎,冷声道,“姑姑们好生劝劝姐姐吧,为这种人也不值当的生气。微雨,去二门找平安把图纸给大管家送去,就照着图上修缮,让他们着紧些。”

    林谨玉拿着燕窝便去了贾母房里,还正好,该在的都在。

    贾母笑道,“手里拿的什么好东西?”

    “外祖母莫不是有透视眼,这都猜得到?”琥珀搬了圆凳来,林谨玉笑着坐下,看了眼王夫人,道,“二太太可能是听人说我姐姐每日要喝燕窝粥,今天特意送过去的。姐姐那儿的燕窝够多了,用不到这些,我便拿来想孝敬外祖母的,外祖母看看,雪雪白的上等官燕,一般人还真消受不起。这么好的燕盏,真是少见,到是想跟二太太打听打听,从哪儿淘换来的?下次也让管家去那里买燕窝?”

    王夫人笑道,“宝丫头送来的,若是看得上眼,着人去拿就是,自家亲戚情份,哪里说得着一个买字?”

    林谨玉打开放燕窝的盒子,放到贾母面前,唇边逸出一抹冷笑,声音却是柔和悦耳,“二太太这话错了,我林家素来跟薛家无来往,谈不上亲戚二字。”

    见王夫人同薛宝钗脸色都变了,林谨玉敲了敲放燕窝的盒子,“答答”的响,笑道,“怪不得,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别人家还没这等好东西呢。薛家自紫徽舍人时便是皇商,家资巨富,难怪能为府上园子采买呢。二太太可能不清楚,我姐姐在家只于打理内务,对这些采买的事却是不清楚。我林家乃书香世家,祖训便是不得经商,家祖靖安侯还曾笑言,士农工商,为了后代子孙计也不得行商贾事。府上为大姐姐省亲盖园子,宝姐姐家能为二太太分忧解愁,我跟姐姐却是没这个本事了。”

    王夫人脸色发青,左手握着手珠直发抖,薛宝钗亦涨红了脸,林谨玉笑道,“外祖母,这燕窝,您若是用不到,还是给二太太带回去的好。”

    贾母什么没见过,这些东西若是年轻的怕看不出破绽来,其中猫腻贾母却是一清二楚,挥了挥手道,“宝丫头,府上东西自有采办,你们娘儿们有几个钱也不容易,又是个名贵物儿,拿回去吧。二太太,林丫头的燕窝有我这里呢,这些事不用你操心。先散了吧,林丫头身上不得劲儿,凤丫头,去请个太医来,谨玉,跟我去看看你姐姐。”

    ……

    祖孙三人相对痛哭了一场,林谨玉哭道,“说起来是骨肉至亲,我却不知道二太太是什么意思,若不是两位姑姑见识得多,后果不堪设想。外祖母同舅舅们儿怜惜我们姐弟,使我们在府里安身。不知道哪儿得罪了二太太,做出这种事来,何苦来着,虽然林家宅子旧些,也还住得人。外祖母还是放我们去吧,没得为了我们同二太太生份了。”

    林黛玉眼睛肿得跟桃儿似的,拿着帕子擦泪,却是数落林谨玉道,“丁点儿的事儿,何苦拿出去说,反倒惹得外祖母不自在。二舅母纵然不喜我们,也做不出这种事,说不得是给人蒙了呢。”

    贾母拍着林黛玉的手,叹道,“好孩子,难得你心胸宽大。”

    这话里的意思就多了,林黛玉忍心吞声是心胸宽大,这是反讽林谨玉了,林谨玉吸了吸鼻子,“这个还好,亏得姑姑认出来,姐姐也没吃过。倒是二太太来姐姐这里,话里话外的提薛家是什么意思?我跟姐姐住在嫡亲外祖母家,自问住得心安,我也没在外头打死过人连累得舅舅赔人情,我们家现在虽只剩我们姐弟,也是书香世家,列侯出身的门第,难道还不如一介商贾了?二太太心偏自己姐妹外甥女是常情,薛家有银子是人家的事,商贾可不就靠着几个银钱横行霸道么?商贾低贱也就在此处,以往我随爹爹见世叔世伯的,从没听谁把银子钱挂在嘴边儿,我家也从没跟这样的人家来往过,如今在二太太的嘴里,倒是我们不如薛家了。”

    “好孩子,别哭伤了眼睛,”贾母早对薛家有芥蒂,薛蟠打死人,虽然靠府里给摆平了,如谨玉所说,到底是欠了人情。又有今日的燕窝的事,若说王夫人不知道也罢了,薛宝钗还能不知么?只是不知薛宝钗是同王夫人联合起来糊弄黛玉呢?还是薛宝钗拿了这些东西哄骗王夫人?贾母搂着林谨玉,也掉了眼泪,“这个二太太素来说话没个轻重,妇道人家,懂什么呢?”

    林谨玉抬袖子擦了把泪,道,“这位宝姐姐每日装出的一副贤良德淑,到底是商贾出身,整日介算计,亏得二太太拿她当女儿一样,待她比姐妹们还好。她却连二太太都哄,自家铺子里的东西若还不认得好坏,我可是不信的。照我说,外祖母家这样高贵的门第,姐妹们读书女红模样都是拔尖儿的,也没说被个商贾女比下去的道理。”

    这话简直是戳到贾母的心头儿上,自家的女孩儿自家疼,家下人却对薛宝钗交口称赞,是谁造的势?非贾母势力,薛宝钗小聪明是有些,手段却是难拿大雅之堂,出身也有限,怎么能跟自家公府门第的小姐相提并论。

    贾母亲自拿帕子给林谨玉擦了泪,道,“他们娘儿们来投奔,不过看他们可怜,容他们住在府里罢了。好孩子,你就是我的命根儿啊,我虽老了,却还能护住你们,断不能让你们白受了委屈。”

    不一会儿,太医来了,众人都收了泪,请太医来给黛玉把脉,开了方子,贾母又劝了几句,方回去了。晚上着鸳鸯送了不少古董玩物来,此事就算揭过了。

    27、乱纷纷各屋自算计 ...

    这边王夫人倚在炕上喊头疼,薛宝钗坐在姨妈身边儿掉眼泪。

    这事儿,原是王夫人听说林黛玉每日必喝燕窝雪蛤粥养身,她苦熬了多年尚没这种享受,眼红心气是一方面。另外府中盖园子银钱不继,她便想到林家这笔浮财。吩咐薛宝钗拿着样子好价格低廉的燕窝来,先礼后兵的去看黛玉。

    林黛玉念着王夫人是长辈,现在又住在舅舅家,也不想把事做绝,到底生了一场气,想到自己同弟弟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却要听人家的话儿。心悲之下狠狠的哭了一回,被丫环们劝说着睡了。

    后来林谨玉回来听说了这事,林谨玉可不是个好脾气的,自己手里有银子,何苦看人脸色活。他正愁没理由搬出去呢,借势发作了一番。

    林谨玉想法很简单,我们姐弟不痛快,你家男女老少便休想痛快!

    王夫人纵然没面子,薛宝钗更是里外不是人,坐在王夫人身边,薛宝钗的眼泪一行行的掉,哽咽道,“姨妈好生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王夫人说了几句空话,薛宝钗点了点头扶着莺儿回梨香院了。薛姨妈一见自己女儿眼睛红肿,心疼的一把搂在怀里,连声问,“我儿怎么了?可是受委屈了?”

    薛蟠也急红了眼,问,“谁欺负妹妹了!我给妹妹出气去!”

    见到母亲哥哥,薛宝钗再也忍不住,拽着母亲的衣襟狠狠哭了一场,泣道,“妈,咱们搬出去吧,何苦在这儿给人家作贱。”

    “莺儿,你是跟着姑娘出去的,谁欺负姑娘了?”薛姨妈问。

    莺儿只得将事说了,薛宝钗道,“好了,你先去吧。我跟妈妈说会儿话。”

    薛蟠一听就暴了,敢这样欺负他妹妹,在薛蟠的眼中,妹妹乖巧懂事,没半点儿不好的地方,咬牙握拳道,“我非弄死那林家小子不可!”

    “哥哥这是做什么,你以为林谨玉同跟你抢香菱的地主家小子一样吗?”薛宝钗见哥哥冲动莽撞,红着眼圈儿道,“你在这府里碰他一下,咱们娘儿们以后还有脸跟姨妈走动么?人家是嫡亲的外甥,咱们怎好跟人家比?姨妈好心让我们住府里,哥哥倒跟人家动手,说出去还是我们恩将仇报,就是姨妈也眼着没脸!”

    “难道就让妹妹白受委屈不成?”薛蟠冷声道,“咱们家虽不比从前,收拾个把小杂碎还是成的!不用母亲妹妹操心,我有得是兄弟!”说完摔帘子出去了!

    薛姨妈轻声问,“可是燕窝……”

    “姨妈吩咐,咱们能怎么办?”薛宝钗泪落如雨,她在家也是丫环婆子一大堆,大家闺秀一样长大,又自视甚高,今天却被人指着鼻子说商贾低贱,叫她情何以堪。

    “妈妈,明年不是选秀的年份儿么?我年纪正当,哥哥又不成器,我去搏一搏,若有造化似大姐姐这般,也能为家里出份儿力。”薛宝钗止住眼泪,贾母根本不喜欢她,姨妈虽好,却做不了老太太的主儿。

    “我的儿哪。”

    林谨玉没让林黛玉喝熬的药,全倒在了花根底下。不说微雨等人,便是宫里出来的两位姑姑也不解了。

    “以后姐姐的药都在外头买去,别用这府里的。”林谨玉淡淡地说,“姐姐觉得哪儿不舒服,明日请徐师傅来看看?”

    林黛玉让丫环们都退下,笑着摇头,“身上还好。你也太小心了些。”

    “小心无大错。”林谨玉笑道,“姐姐日后不用忍她们,咱家宅子在修了,若是快的话,明年春天就能搬出去。”

    “我也是想住自己家,瞧外祖母是不会肯的。”林黛玉低声道。

    “姐姐也见了,外祖母到底是心向贾家人。”林谨玉握住姐姐的手,轻声道,“这一出出的事,外祖母最终会点头的,姐姐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倒是日后吃食上经心,不去外祖母那儿用,就在自己院里吃。二太太那里例行请安,茶水都不要喝一口,燕窝的事我才不信她不知道!”

    “这样闹下去,亲戚倒成了仇。”林黛玉叹道,弟弟说的对,外祖母虽好,心却偏了。

    “她们贪心太过了,咱们不过是亲戚寄住几天,就算计到咱们林家的财产上去了。”林谨玉冷笑,“这要住久了,怕是连骨头都得给他们吞了。”

    林黛玉道,“我在府里住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走动有限。倒是你,出府什么的小心些吧。你这样劈头盖脸的骂薛家,我听说宝姑娘的哥哥可是打死过人的,这样莽撞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林黛玉越说越担心,喊道,“紫鸢,进来。”

    紫鸢就在外面侯着呢,掀帘了进来问,“姑娘,可是有什么事?”

    “去二门上跟平安说,回府让林叔派几个有功夫的侍卫来,以后就跟着大爷出门。”林黛玉非亲口安排不能放心。

    大户人家哪儿能没几个护院,否则薛呆子也不能一下子将冯渊打死。昔日林如海为扬州盐政,职位显要,更容易得罪人,府中很有几个武功高强的供奉。至于阴私手段,林黛玉反倒不怎么担心,内宅中条件有限,不过是话头上争高低,外头就很难说了。

    林谨玉冷笑,薛大傻子要是肯动手倒省了他的事了!

    王熙凤忙了小的,奉承老的,这一天下来,晚上歇息时觉得腰酸背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