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7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33、林谨玉抛砖引非语 ...

    在薛姨妈心里,第一重要自然是儿子,第二重要的便是银子。待薛顺回来一说,薛姨妈差点抽过去。

    薛宝钗是个有心机的,给母亲顺着气,温声道,“妈妈,大管家也辛苦了,先让大管家下去歇息吧。”

    “说的很是,歇着去吧。”薛姨妈声音似从牙缝里挤出来。

    薛顺自小跟在薛老爷身边的人,对主母的性子也知道一二,瞧这样子,怕是疑上他了,不由叹了口气,退下了。

    薛姨妈握住女儿的手道,“我的儿,你是个有主意的,给妈妈想个法子呢。”

    “妈妈,如今我家不比从前,这些下人仆从难免会生出别样心思来。”薛宝钗低声道,“或者牢里有人为难咱家呢。”

    “那你哥哥怎么办呢?”薛姨妈生怕儿子在里面受到啥虐待,急声问。

    薛宝钗叹口气,“我们娘儿俩到底是见识有限,这事儿还得托琏二哥哥呢。”

    …………

    王夫人先跟王熙凤说,王熙凤道,“即如此,把姨妈请过来,我去叫琏儿,咱们当面商量一下,要怎么办?父亲回京还得有些时日呢?”

    贾琏实在不想管这闲事儿,苦笑道,“太太、姨妈,衙门八字开,官字两张嘴,有理没钱莫进来,这也是老话了。大兄弟进去了,咱们不就是情花银子才暂压下来了么?这衙门难道还跟作买卖一样,能讨价还价不成?”

    王夫人道,“那个巡城兵马司的姓,姓穆的,是谁的门下出身?”

    “这倒是好打听,穆大人是东安郡王的庶子。”贾琏见女人都闭了嘴,说道,“我早想着查过了,却不好为这些许小事求到郡王府上。”

    王夫人道,“东安郡王同咱们府上的老交情了,这位穆大人又不是郡王嫡长,若是太妃郡王或是王妃说句话,他没有不遵从的,也能使你薛大兄弟少吃几日苦。”

    贾琏没说话,薛宝钗柔声道,“不如这样,我家置办份像样的礼物,郡王府上若有宴请,二哥哥费心送去,就当是府上给郡王府的孝敬。若是这事不麻烦,王爷开口说一句,是我哥哥的造化。若是实在麻烦,也不必打扰王爷的安宁。”

    王熙凤亦道,“侥幸试上一试吧,咱们跟东安郡王也是世交。过几日是东安太妃的寿辰,正好借这个由头呢。又不是求着王爷放人,只是看在世交面儿上,底下人略关照些罢了。”

    这事儿寻思着还可行,贾琏便应了。

    林谨玉去许府请教功课,却是又遇上了杨非语,两人亲亲热热的打了声招呼,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同胞兄弟,把许子文恶心的够呛。

    “好久没见林师弟了,”杨非语眼中带着关切,“林师弟,近日可好?瞧着师弟倒像瘦了。”

    “托师兄惦记,挺好。我这人就是这样,别人苦夏,我是苦冬。”林谨玉摸了下自己的蜜桃脸,又瞄了眼杨非语清致水灵的瓜子脸,心想差距啊差距。

    “今天碰得巧了,师弟,你家的官司我也听说了,倒乱成一团麻,抓人抓到荣国府去了,现在京都人都说这是荣国府俩外甥大战呢。”杨非语笑道,“先生就咱们两个弟子,我家里也没同胞兄弟,拿师弟当亲弟弟一样,但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师弟尽可开口。”

    “唉哟,那可真是好,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师兄擅长哪儿方面呢?”林谨玉笑着拿了个小核桃,咣咣两下敲开,拿在手里递给杨非语,问道,“师兄若是家里做文职的,可认识御史言官?”

    杨非语暗道,我就一客气,你倒当真了,这小子怕是诈自己的来历呢,掰开核桃的外壳,吹去浮屑,细细嚼了,杨非语又喝了两口茶,做足了派头,才道,“御史言官又怎么说?”

    林谨玉小锤子下去,砸出一把核桃仁儿放在一旁的圆木匣子里说,“骂,让他们开骂,皇商为富不仁,雇人当街打杀功臣遗孤!我爹死在任上,皇上也是下旨褒奖过的,我就不信皇上不管!”

    杨非语皱了皱眉,“是个办法,不过王子腾要回京,迁了兵部尚书入了内阁,这法子只是一时罢了。师弟毕竟没伤着,薛蟠也不会判得太重。”

    “起码能夺了他皇商的名头。判得重不重他得拿银子买出来,动不了薛家的根基也能让他去层皮了。”林谨玉唇角翘着,眼中透出冷芒,声音却轻和悦耳,“辟如一棵大树,一刀砍不断,就要砍第二刀第三刀,时间久了,何求不得呢?”

    杨非语哼了一声,垂眸道,“真便宜那个薛呆子了!”

    “这也没必要生气,王子腾回京正管着穆离那一摊儿,”许子文笑道,“若革了薛家的内务府采办,也算断了他一条腿。”

    “嗯,御史的事就拜托师兄了。”林谨玉把敲出的小核桃都给杨非语吃,又捧茶笑道,“要不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杨师兄可亲呢。师兄这样为我着想,亲哥哥也就是如此了。”

    杨非语噎了一下,我可没应呢。瞧了眼匣子里的小核桃,心道,你这核桃真够贵的。

    许子文看了看架子上的西洋钟表,笑道,“非语,你该回家了。”

    林谨玉一脸遗憾,“真是可惜,我来迟了,还想着跟师兄深谈呢。师兄,我送你,这天冷的,来,我给师兄披上氅衣。”顺手摸了两下,这毛真好啊,水滑水滑的,“师兄,你的手炉。核桃也带上,师弟孝敬师兄的,礼轻情意重,师兄别嫌弃。”

    杨非语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握住林谨玉的手道,“不麻烦师弟了,我自个儿出去就行,你陪先生说话吧。先生这儿,我惯来的。”

    “好,我听师兄的。”林谨玉反握住杨非语修长白皙美如玉的手,依依不舍道,“师兄什么时候来,着人去荣国府捎个信儿,我必到的。师兄路上小心,把帽子撑起来吧,别着了风。”

    “一定一定,倒让师弟惦记我了呢。师弟留步吧。”杨非语对许子文微点头,“先生,我回去了啊。”

    林谨玉热情洋溢的送走了杨师兄,坐在杨师兄之前的垫子上笑眯眯将文章交给许子文。

    “我倒不明白了,你是喜欢非语,还是讨厌?”许子文没看文章,笑问。

    “杨师兄长得国色天香,我怎么会讨厌他呢?先生,下回杨师兄再来你派人去跟我说一声,”林谨玉色眯眯的吞口水,“杨师兄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许子文笑,“非语可不是好相与的。”

    “那是,像这么虚伪的人我头一遭见,我们是各取所需。”林谨玉坐正了,笑了笑,道,“杨师兄话里话外的打听我官司的事,我怎好让师兄失望呢。”

    许子文道,“怎么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脾气?”在扬州时,林谨玉热衷于慈善事业,逢年过节建议林如海施粥舍药的善事儿没少干,有时还亲自去帮忙,出了名的慈悲心肠。

    林谨玉垂眸道,“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先生有所不知,外祖母家面儿上看着好,却非长住的地方,二舅母话里话外的挤兑我与姐姐不说,还出了燕窝的事。因府里盖园子,倒是盯上了我手里的银子呢。”

    “竟有这种事。贾府盖省亲园子,关你们姐弟什么事呢?”许先生沉了脸,“仔细说说。”

    林谨玉便将燕窝事件起末从头到尾的说了,“现今二舅母管家,其实府上作主的还是老太太。我瞧着老太太的心,并不在我们姐弟身上。我父亲做了六年的扬州盐政,天下最肥的位子,家里也算累宦之家,我就是说没银子,料想二舅母他们也不会信?”

    许先生看向林谨玉,问,“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主动出手,像薛蟠这事儿一样,他如果不动,谁还能栽赃他不成?谁先动谁便失了先机,我就耐心的等着,若是两下相安,亲戚们还能走动。若是还谋算我们姐弟,我自不会坐以待毙。”林谨玉叹道,“像杨师兄这样等着架桥拨火落井下石的可不在少数。”手中捏了个小核桃,林谨玉稍一用力,“咔吧”一声,竟碎成几瓣。

    许子文盯着他手里的核桃看了一眼,摇头笑了。

    34、万岁爷怜孤赐父爵 ...

    东安郡王与贾府的确是几辈子的交情了,荣禧堂的对联便是第一代东安郡王的手笔,但有红白喜事,年节孝敬,自有走动。

    东安郡王穆楦里里外外忙着母亲的寿辰,整整三天的流水席,累得半条命去,好不容易消停了,晚上也没去美妾娇婢那里消磨,就在王妃房里养神。

    “王爷,我瞧着今年荣国府的贺礼有些过了。”王妃自盒子里抽出一张礼单,递给东安郡王,柔声道,“这些东西算起来不止万金了。”

    东安郡王瞅了一眼,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差大管家送我的帖子去,就知道了。”

    东安王妃年纪已过四旬,保养的极好,看去不过三十许人,此时眼睛弯弯笑起来竟然还有几分少女的天真,声音极悦耳,“王爷难道没听说荣国府俩个外甥的官司?”

    东安郡王伸手握住王妃细白的手,把玩抚摸着,笑道,“怎么,你们内眷都传开了?都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薛家不过是一介商贾,被打的林家少爷乃荣国府姑奶奶家的遗孤,这倒奇了,林少爷不比薛家那个站得稳吗?倒被人打了。”东安王妃笑,“这薛家主母同荣国府上二太太乃是亲姐妹,都是王家的姑娘,薛家打人的这个正是荣国府二太太的亲外甥了,只是我不知道这次荣国府送了重礼,是想着为哪儿个外甥出头呢?”

    东安郡王笑道,“你只知道林少爷是荣国府姑奶奶的遗孤,却不知道这林少爷的父亲乃是原扬州盐政林如海。扬州盐政为天下盐政之首,多少人在这个位子上丢了身家性命,唯林如海一坐就是六年,最后死在任上。二品之官便得了谥号:忠正。”

    “听着王爷说,这林家可不简单。”

    “林家祖上是列侯出身,因功封的靖安侯。这多少年过去了,我祖父以前还曾说过当年靖安侯的风采。”

    “当年四王八公自不必说,封侯的人家也不少,林家的爵位不是已经没了吗?反倒是史家,仍是一门双侯。”王妃主理内务,于这些古事却知道有限。

    东安郡王摇头道,“别小看了林家,这也是百年世家,林如海才故去,茶还没凉呢。这事儿是巡城兵马司办的,穆离手下的案子,待明天叫他回来一趟吧。”

    王妃点了点头,轻声道,“王爷,打算应了荣国府?我虽不明白外头的弯弯道道,不过送这么重的礼,八成是为了那位薛少爷呢。”

    东安郡王淡淡地,“世交,总不好不过问一声,我心里有数。”

    ……………………

    东安郡王看在世交之情上是打算帮荣国府一把,一个早朝上下来,他站得腿都酸了,帮情的事儿提都未提,也不用叫穆离回府了,直接使王妃把那礼退了。

    呵,这帮子御史,骂起人来真是不带半个赃字,死的心都有了。自商贾贱业一直说到为富不仁,自仗势欺人说到目无法纪,几个御史巴啦巴啦骂了两个时辰,下了早朝都要晌午了。

    薛蟠打的是什么人哪?

    林谨玉可是个正经的小举人,举人就是读书人!御史们皆是出身翰林,哪个不是读书人呢?一个个舌笔比刀,常干的就是杀人不见血的营生。士农工商,你一个操贱业之人,有几个臭钱,便敢花银子使人围殴举人!这得是何等狂徒才能做出的事啊!御史们风闻奏事尚不为罪,何况巡城兵马司备了案抓了人,撸起袖子卯足了劲儿骂了一个早朝。

    再说林谨玉之父林如海,做了大半辈子的官,朝中总有几个旧友。其实他们早听说这事儿,可没人跳出来说,这里头弯弯绕绕的忒多,谁也不想做出头的椽子,这有了御史打头,这些人也不客气了。自林如海为官清廉如水爱民如子说到林家子嗣单薄孤女弱弟何等凄凉,这要出点啥事儿,岂不是让林公泉下难安么?

    皇上想,林如海为官还是可以的,国库收入明显增加。于任上故去,朕前脚下旨嘉赏,后脚便有如此匪徒敢堵杀功臣遗孤,这是在打朕的脸啊!

    谁敢打皇上的脸,皇上必定要将他们全家老少的脸皮扒个干净再踩上一万只脚,当朝便撤掉了薛家皇商的身份,直接把案子转到刑部,皇上说了:查,给朕查明白了!朕要看看谁跟天借胆,敢在天子脚下买凶杀人!

    众人又说了一通皇上如何英明神武的话,皇上转念感叹,林如海夫妇都故去,留下这一双儿女尚未成年,难怪会被人欺负,自己也是有子女的人,到底动了些恻隐之心。念及林谨玉也算个争气的,小小年纪就考取了功名,不算辱没了靖安侯的门楣,大笔一挥,将林如海留下的爵位给林谨玉袭了。

    至于王家,王子腾大人,对不起,这关王在人啥事哪,薛家花银子买的凶雇的人,王大人多正经的一人哪,人品端方,皇上刚升的兵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就算是亲戚,一个姓王一个姓薛,王大人也管不着人家薛家的事呢。

    贾家更没人提,林谨玉正经的受害人乃是贾家嫡亲的外甥,恨还恨不过来呢,人家也没包庇凶手啥啥的。

    于是,一个早朝,大家使出吃奶的劲糟践了薛家一番。

    天上掉馅饼就是说的林谨玉啊,吧唧掉了个爵位下来,正赶他头上了。

    林谨玉贾宝玉林黛玉史湘云连同三春薛宝钗正在陪贾母说笑,如今王子腾要回来,薛家自认为薛蟠的事即将过去,王夫人亲自携薛宝钗过来,众女都是柔善之人,自不会将薛蟠的事怪到薛宝钗头上。贾母也略安慰了她几句,薛宝钗遂将心放到了肚子里,拉着史湘云的手问长问短。

    王熙凤带着平儿等人脸上含笑的进来,金步摇的垂珠在额角轻盈晃动,好不璀璨。王夫熙咯咯笑着矮身一福,“给老太太道喜给林表弟道喜了。”

    “凤丫头,什么事,快说!”贾母笑问。

    “回老太太的话,赶紧让林表弟出去接旨吧,天使来了,皇上将林姑爷身上的爵位赐给了林表弟,天大的喜事。琏儿被大老爷二老爷叫去陪着天使喝茶了,我抢了这巧差,来跟表弟说一声,赶紧去接旨吧。”王熙凤笑道。

    贾母笑道,“好,好,果真是大喜事。谨玉,”上下打量了一番,见林谨玉未戴冠,笑道,“鸳鸯,把我后头匣子里收着的白玉玲珑冠拿来给谨玉戴上,出去接旨可得正式些。”

    林黛玉抿着嘴笑,亲自从鸳鸯手里接了,给弟弟带上,瞧了又瞧,才道,“快去吧,别耽搁了。”

    林谨玉对着老太太行了一礼,赶紧去了。

    贾母又张罗着摆酒庆祝,王熙凤妙语连珠的奉承着,众人一团和气。

    荣国府里办事效率不低,香案啥得都备好了,林谨玉直接跪下接旨,骈四俪六,词藻华美,大意就是说了一遭他爹的功劳,又道林谨玉如何孝敬如何争气不落门楣,最后一句才是重点,赐举人林氏谨玉恩骑尉之爵。

    林谨玉跪在地上三呼万岁,双手接过圣旨。笑道,“辛苦大人了。”

    传旨的是个眉目清秀的小公公,笑道,“不敢当,杂家份内之事。”

    平安已经双手接过主子手里的圣旨,自去供奉。林谨玉笑,“这么冷的天,累得大人跑了一趟,还请里面喝杯热茶。”

    小公公从善如流的去了花厅,重奉了新茶,林谨玉道,“圣上隆恩,赐学生以父爵,学生感激涕零,唯竭诚以报。”

    小公公笑着说了几句君恩深重的话,里头送出几件精巧玩物来,小公公笑纳了,便起身告辞。

    贾琏林谨玉起身相送,贾琏陪着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林谨玉笑着一个荷包塞到小公公手里,笑道,“宫中规矩森严,不敢多留大人。”

    小公公捏了捏,却捏不出什么,更高兴了。古董玩物宫里有的是,啥都不如银子好使。这打赏银钱却也不一样,荷包里鼓鼓囊囊的,东西一般有限,若是薄薄得捏不出来,嗬,就有些味道了,小公公笑着将荷包塞到袖子里,淡淡的说了句,“林大爷受的委屈,万岁爷都放在心里了。”

    林谨玉笑道,“万岁恩重,谨玉不敢委屈。”

    小公公心满意足的走了,林谨玉站在荣国府大门口,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半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才同贾琏转身回府。

    作者有话要说:一个巨大的bug,姓穆的是东安郡王,呜,丢脸死了~~~~

    35、王子腾厉声训愚妹 ...

    林谨玉秉承着闷头吃猪肉的低调作法,拒绝了贾赦贾政要摆酒的提议。

    贾家人有点子喜事恨不得宣扬得满城皆知才罢休,此时西府的贾珍也得了信儿赶过来。原本贾珍不怎么理会林谨玉,一来林谨玉比贾宝玉还小,说不到成块儿;二来林谨玉念书很有一套,第一遭见面时林谨玉之乎者也了大半个时辰,没把贾珍念出偏头疼来。

    这回不一样了,林谨玉赐了爵,贾珍完全如林谨玉的亲兄弟一般,连请啥人下多少帖子都算计到了。

    林谨玉叹道,“要说这是喜事,到底我如今尚在孝中,哪好摆酒开席?如今圣上以孝治天下,才有大姐姐将省亲之事。若咱们府上因我这些许小事吃了酒,明日给御史弹劾了,连宫里的大姐姐也跟着吃挂落呢。何况薛大哥还在牢里呢,薛舅姨每日愁云惨雾以泪洗面,薛舅姨也是长辈呢,想到这儿,酒更吃不下去。”

    贾政道,“好孩子,到底是你想得长远,这酒便罢了。我那儿还有几块好墨,一会儿送去给你用吧,你是个有出息的。”

    贾赦贾珍都表示了一番,才放林谨玉去贾母那里问安。

    林谨玉一走,贾琏将小太监的话重复了一遍,轻声道,“表弟遭人围殴的事怕是皇上知道了,才赐的爵呢。”

    贾赦根本不鸟薛家,挑着眉毛,捻着自己下巴上黄白交杂的胡须道,“在咱家住着,倒敢下手欺负咱外甥,他还有脸不成!这事儿跟咱们没干系,跟薛家再近还能近过外甥吗?”

    贾赦想得很简单,亲外甥,又是个有出息的,肯定能指望得上,比那个不着四六的薛蟠强一这奴才背主买凶连累了主子。

    这也是惯用的套路,关键是苦主不能上告,所以王子腾必要先说通林谨玉,尤其林谨玉现在刚袭了爵,他若不服,一状告上去,可就麻烦了。

    薛家最后得了个纵奴行凶的罪名,罚了十数万两银子,才将薛蟠保了出来。最后还得了二十大板,这个是王子腾吩咐的,恼恨外甥半点心思皆无,既然进了大牢,就吃些教训吧!

    薛蟠以往十数年的人生哪里见识过大牢,刚进去时穆离把他与几个斗凶耍狠的流氓投在一块儿,薛蟠还想耍狠却是不行,被人揍了了遭又一遭。后来薛家使了银钱,穆离便让他住了单间,每日家里给送吃的,虽被牢头克扣些,到底还能凑合的过下去。自这案子经了御前,薛蟠直接被转了刑部大狱,薛家仍是银钱开路,却不中用了,未开审前谁也见不着面。

    其实薛蟠在刑部大狱也没受啥苦,不过,那黑乎乎不见天日的牢狱,湿臭的草席,酸腐的牢饭,于薛蟠而言,地狱也不过如此了。

    他早就后悔了,不该雇凶杀人,穆离给他表演了一套分筋错骨手,薛蟠不知抽过去了多少回,心里念叨着:早知道林家小子是个刺头,他才不会去招惹于他。

    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薛蟠仗着往日里身强体壮,多日牢狱也挨了下来,又挨了这二十大板,被家仆一路抬回了梨香院。

    薛姨妈破财免灾,见儿子蓬头垢面衣着不堪酸臭逼人,屁股上都被打烂了,思及亡夫早逝,采办被销,又去了大笔的银钱,薛姨妈老了十岁不止,趴在薛蟠的身上嚎啕大哭。

    薛宝钗担惊多日,也跟着哭咽,又得劝母亲,“妈妈,哥哥总算回来了,打成这个模样,还得烦琏二嫂子请个太医来瞧瞧才好。”

    薛姨妈哭道,“孽障,你长个记性罢。”

    薛蟠这些日子吃不香睡不好,身体消瘦,被薛姨妈这一压一哭一闹,差点背过气去。薛姨妈又吩咐丫头们伺侯薛蟠好生梳洗,她自去王夫人那里求请太医。

    不过,贾琏王熙凤都没在家,去王府给王子腾请安去了。王夫人只得命赖大拿了帖子延请太医不提。

    王子腾一子两女,儿子王仁自幼便是个不争气的,倒是对两个女儿十分偏爱,尤其王熙凤能说会道,在家时最得王子腾青眼,贾琏于外务打点也有一套,生得生度翩翩,也还入得王子腾的眼。

    两人先请安问好,王子腾摆了摆手,“行了,坐吧,你们但凡少生些是非,使我少操心就是孝顺了。”

    二人皆知王子腾出手,三五下的便将薛蟠自大狱中捞了出来,手段十分了得。王熙凤见父亲面有不愉,忖度着问道,“父亲,可是在生薛大兄弟的气?”

    王子腾冷哼,眸光凌厉的看向女儿女婿,道,“你们不是外人,我便明着问,你姑妈到底怎样同林家生的嫌隙,怎么还扯上阴私之事了?”

    王熙凤心中一惊,道,“父亲哪儿听来的话?”

    “别管我从哪儿听来的,你照实了说,别亲戚不成反成仇!”

    王熙凤低头支唔着说了,叹道,“林表弟是个有气性的,见了那燕窝直接拿到老太太面前,听说是薛家的燕窝,只差没当场摔到薛大妹妹脸上了!说出来的话真是跟刀子似的,二太太回去就病了,薛大妹妹也好些天没到老太太跟前。照我说,还是这事儿结了仇,不然薛大兄弟跟林表弟无冤无仇的,何苦雇人害林表弟呢!”

    王子腾猛得起身,握起手边的茶盏劈手砸到王熙凤的脚边儿上去,呯得一声巨响,碎瓷茶叶热水四溅,沾湿了王熙凤的绫子裙。

    王熙凤吓得脸都白了,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不敢开口。

    贾琏也被溅了一鞋面的热茶,忙上前两步扶住王子腾道,“岳父,这都是我们的不是,您老人家别动怒。”

    “罢了罢了。”王子腾灰心的摆摆手,叹道,“我不过是白生气,于你们何干。”王子腾多年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差错,自问向无欺心之事,没想到做下这些不长进的亲戚,一时喟叹,竟落下泪来。

    王熙凤上前服侍父亲,落泪道,“我瞧着林表弟不是个小气的,最是知礼不过,府中这么多姐妹兄弟,除了宝玉,老太太最疼的就是他们姐弟了。家常过日子,哪能没个嗑嗑碰碰?他们住了这么久,起居用度,都是最好的,我自问没半点亏待。姑妈这事儿办得是伤人心,老太太也劝慰过他们姐弟了,怎么着也成不了仇呢。”

    王子腾扶着女儿女婿的手又坐在椅中道,“你两个姑妈在家里也是千金小姐一般长大,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到如今这把年岁,都有孙子的人了,竟越发没个算计,做下这等丑事。这事若传出去,你妹妹也不必嫁人了,谁还敢要我王家的女儿?罢了,让你母亲备份礼,你们捎去,只当是给林家姐弟赔不是了。”

    贾琏道,“哪里用得着岳父出面,我跟谨玉说一声,他是个懂事的,断不会放在心上。”

    “你们怎么知道林家的厉害。”王子腾见女儿女婿还算可教之人,说道,“你们只见林家一代代的人丁单薄,虽是列侯出身,到林谨玉时已无爵位可袭,他又年幼,难免被人看轻。”

    王熙凤皱眉道,“前几天皇上不是刚赐林表弟袭了林姑父的爵位么?”

    “林家的渊源能追溯到前朝世家,”王子腾说起往事,不由感慨,“咱们四大家族的老祖宗还在土里刨食的时候,林家已是前朝显赫大族,山东世族便以林家为首,许家次之。开国之初,林家家变,一族分成两枝,如今林家便是自靖安侯时自立为宗,林谨玉便是靖安侯之后。”

    贾琏是跟着送过林如海的棺椁还乡的,马上反应过来,“另一支可是孤居深山。”

    王子腾点头,看了贾琏一眼,“你是去过的,觉得那里如何?”

    “就是山里,挺难进的,车马都进不去。”贾琏一想起来腿便疼。

    “这也是你的造化。”王子腾道,“当年靖安侯的兄长承毅公乃前朝末帝帝师,曾一箭射杀太祖胞弟靖王。这种深仇大恨,靖安侯生生保住了族人南迁,于山中布下五行阵法,太祖私下派兵三次,皆刹羽而归。那里看着普通,我听老祖宗说山里都被掏空了,里头地形无比复杂,车马难进兵士不行。靖安侯此人,有神鬼莫测之才,开国元勋中,独他得以陪葬太祖陵。”

    王熙凤道,“靖安侯如此忤逆太祖,太祖也没……”

    “偏偏靖安侯迎娶了太祖的姐姐重华大长公主,”王子腾冷笑,“林家后代身上是有皇室血统的。跟林家一比,我们简直枉称世族,一个个目光短浅骄奢成性,你看看林家的低调,才知什么是世家。人家不张扬,你们就当人家好欺,一个个不将人家放在眼里,怕到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见两人不说话,王子腾道,“这些古话,你们知道比不知道强,单看林谨玉此人,其心计城府之深,我都怵他三分,如今看人家年纪小,慢待于他,后日清算,便是灭族之祸!”

    王熙凤捏着帕子,咬了咬下唇,道,“自林表弟来了府里,姑妈的确是不大喜欢他们姐弟,每次挑些事出来,偏最后都是姑妈里外不是人。薛家这次也是伤筋动骨,林表弟却得以袭爵,其间的好处不是一点半点。”

    王子腾见女儿总算想明白了,叹道,“你即通了,日后怎么做自己看着办吧。这些话,你姑妈若愿意听,就跟她们学学,若是……那就算了。”

    王子腾没心情,也没留他们,下晌便让他们回荣国府了。这夫妻二人听出一身的冷汗,回府听人说薛大爷接回来了,都没心思去探望,自回房歇息不提。

    作者有话要说:嗯,林家的历史,这部份,因为年代久远,各家人的评述总不同~~~~

    38、贾凤凰宝玉挨责罚 ...

    薛家的事总算告你段落,薛蟠身体底子好,在家山珍海味鸡鸭鱼肉的将养的足一个月,又恢复了之前五大三粗满面红光的模样。

    薛蟠出门的第一件事便是跟舅舅道谢,虽免不了一番教训,到底是亲舅舅把自己从那不见天日的地方捞出来。王子腾又指点着薛姨妈摆了酒,给林家姐弟赔礼。薛姨妈本不愿,听了王熙凤附和点拨,才点了头。

    薛姨妈去了贾母那里,贾母笑道,“好久不见姨太太,怎么样,蟠儿那孩子可好些了?”

    “托老太太的福,好多了。”薛姨妈拭泪道,“可怜我一介妇人,每日在家坐着,蟠儿也是个实在的,竟然被个刁奴欺到头上,做出背主结仇的事,得罪了他林兄弟。”

    贾母笑道,“都是奴才们的不是,哪里能怪孩子呢。蟠儿这些日子吃了不少苦,鸳鸯,拿两株参来。姨太太若不嫌弃,就拿去给蟠儿那孩子补身子吧。”

    薛姨妈笑道,“那我就替他谢老太太了。我过来,不为别的,到底是蟠儿御下无方,冲撞了他林兄弟。他林兄弟在孝中,不好摆戏酒,我出来时叫厨下预备了酒菜,想请他林兄弟过去喝杯水酒,也是蟠儿赔不是了。”

    贾母笑道,“自家亲戚,哪里用得着这番客套。谨玉这会儿子在念书呢,我就说,多少大家子没这么勤快懂事的,每日里来给我请了安就是念书。鸳鸯,着人叫谨玉过来吧,说姨太太来了。”

    王熙凤笑道,“不用老太太夸,我父亲一见林表弟恨不得当是自家儿子呢,成日间骂我那哥哥不争气,说是有林表弟一半懂事就知足了呢。”

    今日贾政休沐便想起来考较贾宝玉的功课。贾政最喜欢读书人,便让人将林谨玉一并叫来考问。贾政念了多年的书,喜好为人师,与人探讨四书五经中的学问。

    林谨玉偏是有所小成,论功力绝不比贾政差,有意引着贾政论诗讲经,二人一问一答,眼看小半天过去了,还没考到贾宝玉。

    贾宝玉瞧着林谨玉侃侃而谈言之有物,身上的冷汗湿透了里衣,对比才显出差距,贾宝玉也念了几日书,自问没林谨玉的本事,想到自家老爹的性子……脸梢都白了。

    一舅一甥正说得尽兴,下人来禀:老太太有请林大爷过去呢,薛姨妈来了。

    贾政欣慰的赞许道,“外甥文章出众,见解也好,去吧。我再问问你二哥哥的功课,别让老太太等急了。”

    林谨玉笑道,“不过是些皮毛,与舅舅一论,与我颇有长进。母亲说当年舅舅的诗书就是最好的。老太太叫我,外甥就先过去了。”

    贾政吩咐身边小厮送林谨玉过去,林谨玉又对贾宝玉行了礼,便神采飞扬的去了,留下坐立难安的贾宝玉。

    宝二爷,你不是有时间看我姐姐的帕子么?

    ……

    薛姨妈倒是挺客气也挺有诚意,不过这酒最终没喝成,荣国府的凤凰贾宝玉被贾政拿戒尺抽成猪头。以贾母为首的这堆女人哭着喊着把贾宝玉抬回来时,又急催请太医取丸药。

    薛宝钗温声道,“妈,咱家那九转化淤丹对外伤是极管用的。莺儿,拿几丸来。”

    王夫人欣慰的看了眼薛宝钗,贾母叹道,“这念书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你这是做什么?你这么逼迫打骂,是想逼死我们娘们吗?”

    贾政道,“母亲一惯宠溺于这个孽障,须知谨玉比他小三岁,已有举人功名。四书五经,文章天成。这个孽障,文字不通,成日间弄些浓词艳赋,简直是斯文扫地,丢尽先祖颜面。”

    林谨玉轻声道,“外甥窃以为二舅舅这话偏了,四书五经,皆是死板之物,有套路可寻,我也只是手熟而已。诗词却最讲究灵性,非性灵之人难做出好诗。像外甥在这上面才能有限,二表哥天资过人灵性天生,假以时日,造化岂非常人能及?”

    “唉,你不必哄我,科举取士,最讲究八股文章,那些诗词歌赋能有什么用处?”贾政虽然榆木脑袋,在这读书方面还算明白。

    林谨玉低头不说话了。

    王夫人恨得牙根儿痒痒,自从这林小子进了府,她就没一天顺遂日子,如今连她的命根子都跟着倒霉。

    王夫人泣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如今宝玉才多大,老爷这般逼迫打骂,岂不是有意要绝我么?”

    “是啊,舅舅,我虽小些,不过生下来身子骨儿就壮实,自小摔打着长大,这念书是个费神的事儿,二表哥是纤弱之人,逼得紧了反倒会势同其反,更伤了老太太二太太之心。”林谨玉笑道,“再者,我也不好跟二表哥相比。二表哥公府少爷,上有贵妃娘娘相护,下有家族兄弟相依,但凡高门显第,有多少子弟要考科举呢?但凡科举,向来是寒门子弟晋身之道,像舅舅家这样的门第,更不用二表哥去抢了寒门子弟的出路。”

    贾母怒道,“你再这样逼宝玉,我宁可拿三五千银子给他买个功名。行了,你去吧!哼!你心里但有半点孝敬我的心,也不该把宝玉打成这样!”

    贾政马上跪下嗑头认错,痛哭流涕了一番。贾母一意心疼贾宝玉,最终将贾政骂了出去才算罢休。

    房子竟然提前修好了,才不过堪堪两月,林谨玉亲自去看了一遭,园子里移来的红梅开得正好,娇艳傲霜。

    林忠笑道,“多亏大爷的朋友,这京中都在备着修省亲园子,工匠也紧张,还是许少爷介绍了一个班子,做得巧实,工钱又便宜。这不,进度是极快的。下面的地龙也开始烧起来,屋子都干了,也暖和,大爷姑娘回来住还不觉得冷。”

    “啊?杨师兄介绍人来了?”

    林忠皱眉道,“是啊,那个工头说是奉杨非语杨大爷的命令过来帮忙的。怨我忙糊涂了,也没跟大爷说。”林忠怎么不知荣国府里的事呢?一心想着修宅子,让两个小主子搬回来,省得耽误了大爷念书。

    林谨玉笑道,“无妨,我同杨师兄乃同门,最亲近不过。这些天真是辛苦大管家了。”

    “老奴应当的。”林忠笑道,“大爷准备什么时候搬?老奴就是担心荣国府老太太不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