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15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吴忧是在工部,只是荣国府老二贾存周在工部为员外郎,也是吴忧的下属。他上折子并不算为过呢。”皇帝好脾气的笑道,“朕知道父皇不大喜欢吴忧,人谁没点缺点呢。文人难免放浪不羁,他刚去工部一年,便研制出了强臂重型弓,实在是守城利器,也算是难得的能臣了。”

    上皇笑道,“一个男孩子生得那副模样,实在……朕也不是不喜欢他,年轻人多有些傲气,不过总得知道收敛。像这种在朝上把人骂得厥过去的事,皇帝既然看重他,也要警戒一二呢。”

    “是。”皇帝笑道,“父皇不喜欢吴忧的相貌,若是见了林谨玉定投缘,凡见过林谨玉的人都说是一脸的福相。”

    上皇也乐得抛开荣国府不谈,转了话题说起林家事来。再从林家说到许子文,拐了一你家盛产假燕窝,咋卖的?多少银两一斤?我也想称上两斤送人呢?”吴忧修长的双腿叠起,端着成窑描金绘彩小盖盅,喝着茶,笑道,“这是用药水泡的,还是用什么熏出来的吧?到底什么价,贾大人跟本官说句痛快话。”

    “贾大人,在你家住两个月要一万两,其实我真觉得便宜了,你家不是有个省亲园子么?听说修得美仑美奂,本官拿出一万两,能不能给本官住一个月。”吴忧笑问。

    “贾大人……”

    贾大人终于受不了吴大人的精神摧残,告病回家了。

    贾政一怒,誓要休了王夫人。这事儿,除了赵姨娘,没人赞同。贾母哭道,“你真是个好样儿的,休起老婆来了!咱们家上百年,没出这你这般出息的人物!你眼里可还有没有我!”

    贾政落泪道,“母亲可知道外头怎么说咱们府上的,这等败家老婆,还留着她做什么!给家族招得祸蒙得羞还不够么!若不是她,娘娘怎么会受到连累!”

    “你还知道娘娘呢?”贾母叹道,“你若为娘娘着想,便不能休她!咱们家,难道还缺她一口闲饭么?王大人不念兄妹之情,你别忘了,凤丫头还是王大人的女儿呢,咱们与王家照样是姻亲!我想过了,王大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咱家送去的信经了御前,王大人能怎么办?难道因咱家将王家都拖下水不成?她不贤惠,你也得想想娘娘跟宝玉呢?休了她,叫他们如何出去见人!以后宝玉出仕亦是瑕疵。我想过了,她即为娘娘惹了祸事,我这院子后面收拾出佛堂来,叫她每日在屋里念经礼佛,为娘娘祈福。你觉得呢?”

    贾政咬了咬牙,低声道,“母亲吩咐,儿子但无不从。”

    “行了,你去吧。”待贾政走了,贾母又命鸳鸯叫了王熙凤进来。

    如今府中,王夫人彻底失势,王熙凤便是自贾母之下第一人,风光是风光,只是自她当家起糟心事真是一出接一出。虽有李纨探春援手,一个是老好人当不得大用,一个是未出阁的小姐,稍微阴私的事凤眼也不愿探春沾手。整个人忙得陀螺一般,恨不能长出十只手来操持。

    王熙凤红唇微抿,金簪步摇洋罗裙,她人生得明媚爽俐,也能干,贾母极是看重,笑道,“凤丫头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王熙凤笑着矮身一福,坐在贾母下首的椅子上,贾母问,“林家小定的日子可确定了?”

    “嗯,下月十五。”王熙凤道,“我去了陪林妹妹坐了会儿,林家已经开始备小定的回礼了,丫环婆子们都是各司其职,在忙呢。我问了问,还算齐全。酬客的事我也说了,瞧着林表弟的口风,却是不想用咱们呢。”

    贾母眼睛一瞪,“谨玉怎么说的?黛玉呢?”

    王熙凤叹道,“林妹妹只管内宅的事,林家外头全是林表弟一人作主呢。我略一提,林表弟便差了过去。瞧林表弟行事,怕另有打算。”

    “凤丫头,你说呢?”

    王熙凤道,“叫我说,这是难得的修好的时机。林表妹小定,林家内宅总得有理事酬客的人,平日里我跟他们也是好的,林家亲近一点的族人亲戚都没有。咱们若是不管,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叫外人怎么看咱家呢?林表弟的脾气,如今这个情形,我也不敢狠劝。再惹得他不高兴,下次就堵咱们大门口来讲理了。”

    贾母叹道,“你姑妈最是温柔和善的人,你姑丈也是雅儒博学之人,待人处事以和为贵。这个谨玉真不知像谁,脾气暴烈,手段冷酷。林丫头的小定,咱们不去是咱们的不是,若是他不让咱们进去就是林家的不是。既然他不要咱家帮忙,到了正日子,你只管备了厚厚的礼,到时你、你太太、我、都扮得风风光光的去。他姐姐的好日子,他还能耍混不成!”林谨玉一而再,再而三的撕虏贾家的面子,贾母早厌烦了他,只是为了荣国府声名着想,还得走动。

    王熙凤低声应了,贾母道,“你觉得薛家当如何处置?”

    王熙凤姓王,却是贾家的媳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次,元春降位,她心里也气得狠,拧眉道,“太太如今病得起不来,薛姨妈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只是每日去看望太太,也不说别的。”

    贾母冷笑,“不说就不说,让他们住着吧。这次虽是他们撺掇,到底是二太太糊涂,人家薛家没出面,赶他们出去容易,到时他们若传出什么话就不好了。咱们这样的人家,也做不出赶人的事。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住到什么时候,宝丫头有什么动静没?”

    “每天去太太房里侍奉汤水。”王熙凤道。

    贾母笑,“很好,将太太房里的丫头留下两个就罢了,她愿意做丫头的活,就让她做去!你只管送帖子给史家,接了云丫头来小住。多少家子我从没见过像宝丫头这般有心机的女孩子,哼,二太太同薛姨妈,他们两个的脑袋相破了也想不出让娘娘赐婚的主意来!小小年纪,就生得这般恶毒,她也不拿把镜子照照,不过是个商家女,倒想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王熙凤心里一惊,她也觉得太太没头没脑的跑去找娘娘赐婚可疑,却不知道根儿在这里呢。再想到薛宝钗面儿上的温柔贤淑,王熙凤生生的惊出股子寒意来。

    “行了,你去吧,宝玉回来后直接让他到我屋里来。”说到孙儿,贾母脸上才显出一抹慈和的微笑,她的宝玉果真是个有福气的。

    话说,此次事干荣国府,勾起了上皇心中一段往事,倒生出想见见荣国府子孙的心思,是否真如奏章上所言一般不成事。

    太后笑道,“这也容易,之前汶渲身边一个伴读岂不就是荣国府的嫡孙么,唤作宝玉,听说生就衔玉,倒不知道什么模样。”

    上皇点头称善,又道,“这次闹得这一出,很让朕操心,不是还有林家小子的事么?他们是表兄弟,一道进宫,省得他们不自在。”

    上皇这一神经,叫皇帝为了难,连忙叫贴身内侍高松去许府上先报了信儿。

    许子文心中叹息,他这舅舅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想来一出是一出,其实上皇此举,是意在沛公了。许子文只得吩咐人伺侯着更衣,又去林府打听。

    林谨玉接了旨正犯迷糊,听说先生正好携自己一道进宫,忙换了衣衫,林黛玉上下打量了一番,林谨玉个头儿比她稍猛了些,不知是滋补太过还是咋的,脸圆圆的,有些小双下巴,幸而他五官生得好,身量本是纤细,纵然肉多些,只是圆润罢了,并不显痴肥,反倒有几分少年人的可爱。

    林黛玉叮嘱道,“去吧,别让先生久待了。宫里可得谨言慎行,别什么话都往外突突。”

    “我记住了,姐姐不必担心。”

    林谨玉满腹不解的去了许府,许子文携林谨玉上车,不待林谨玉开问,便道,“有两件事,先跟你说了,你也别害怕。”

    林谨玉点头,许子文握住林谨玉的手,微微一笑,“陈景元的身份,你一直搞错了,他不是东安郡王,他是当今圣上,姓徒,上景下辰;当今太后姓陈。这是其一。”

    林谨玉差点没抽过去,半晌才回了神,哭丧着脸,两条淡淡的眉毛绞成八字,带着哭音问,“先生,你这是要带我去法场吧?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你哄我干什么啊?你要我命呢?”

    许子文狠狠掐了林谨玉的腰一下,斥道,“看你这没出息的模样,真是丢尽了我的脸。皇上就皇上呗,照样是一个鼻子一张嘴,值得你怕成这样!我倒想说,你那么聪明自信,不是认定他是东安郡王么?你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也不是小鸡肚肠,不会计较你之前的失礼,你怕什么?”

    我不怕,林谨玉吸吸鼻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秋后算帐呢。他之前便觉得许子文眼神不好,没想到差到这个地步,跟皇帝搞在一起,这不是找死么?

    许子文拧了拧林谨玉的胖脸说,“给我争些气。他是皇上,先生我也不差,我母亲是上皇的妹妹,我与景辰是表兄弟,自小一起长在,他不是个小气的,也挺喜欢你。上皇就是我舅舅,他那人,十分糊涂。这次不知道哪根筋儿搭错了,传你跟荣国府的贾宝玉进宫,你去了,叫你吃就吃,问你话你就实话实说,没什么要紧,他不会动你半根手指的,否则我跟他没个完。”

    林谨玉这才有了些底气,原来他家先生这般有来头,深吸了口气,才坐安稳了。许子文靠在软座上,唇角微微翘起,若是别人知道自己傻乎乎的连削带打的跟皇帝相处了这么久,不吓瘫了才怪,瞧瞧林谨玉,照样坐得牢,真不知说他心理素质好,还是没神经。总之,许子文挺欣赏林谨玉这种状态。

    74、林谨玉力压贾宝玉

    林谨玉上辈子去过紫禁城,此刻由太监引领,随着许子文步入皇城则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感受。唐朝诗人骆宾王的一句诗“未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才能说明林谨玉此时的心境。此时这个城并不是空的供人瞻仰怀念故宫,雄壮的宫殿以及高高飞起的檐角会让人无端觉得自己渺小而卑微。虽是上午,天光暗淡,踩在石砖铺就的地上,林谨玉忽然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会不会忽然从这里再穿回去呢?

    脚重重的踩实了,心才略略安稳了些,他毕竟不是真的十三岁,自己安慰一下,里头住的就是一群土鳖,没见过飞机电视空调电脑,土著一样的一群人,怕个毛啊?没啥好怕的。

    这样自我催眠阿q一下,林谨玉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再去看许子文,这才知道什么叫风华气度,人家完全当皇宫是自家后花园一样,依旧是那样的卓绝潇洒,走路的频率都没变过一下。

    两拨传旨的人一块儿出去的,这到永寿宫的时间也就差不多,林谨玉看到了一身大红的贾宝玉,不禁哀悼,唉,贾老太啊,你这眼光真是数十年不带变的,你孙子五岁时穿大红喜庆,他都十五了,你怎么还把他往红包包里装扮哪。不过,贾宝玉这皮相真是一等一的好,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眼如桃瓣,睛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相比之下,林谨玉一件湖蓝色的锦袍,腰束黑色莽纹缎带,蹬黑色鹿皮靴,腰上系了一块玉佩,其他再无任何装饰,他个头儿也不矮,倒显着比贾宝玉年长似的。

    许子文没等通传自己溜达着进去了,过一时,才有小太监叫进。

    贾宝玉做了两年伴读,是见过皇帝的,威严无比。这回虽是给上皇请安,心中还是极其紧张。林谨玉倒是放松了,反正有许子文压阵,瞧他家先生的作派,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有地位。

    你别以为林谨玉没进过皇宫便不知礼数,其细微处或许含糊些,却也不会走了大摺子,他出自世家,规矩礼仪自出生时就有人耳提面命的教导着,何况林如海有意给儿子讲些宫中朝内的逸事,林谨玉恭恭敬敬的嗑了头,听到一个老人的声音道,“都起来吧,赐坐。”

    林谨玉贾宝玉起身,便见两个太监搬了两个绣凳进来,一个身着青袍眉目雍容的老人坐了殿中主位,这自然就是上皇无疑了。上皇左下首是位发丝如霜的老太太,头上插了几样翡翠首饰,估计是皇太后。许子文坐在上皇下首,还是那样懒洋洋的神情,林谨玉便在许子文那侧的绣凳上坐了。

    上皇眼睛扫过两人,眼睛一亮,指着贾宝玉道,“这是荣国府那个吧,跟你祖父一个稿子描出来似的,他年轻时就这样的俊俏。”

    贾宝玉有些腼腆的起身回话,上皇笑道,“不必多礼,坐下吧。朕有些日子没见过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又看向林谨玉,林谨玉正打量着这老头儿呢,见上皇看自己,眼睛弯弯的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白瓷小牙,一边一个梨涡,上皇其实心里不大戴见林谨玉,见这小子朝自己坏笑,便道,“你见到朕很高兴啊?”

    林谨玉一愣,这是咋问话呢,脸色不变,依旧笑道,“回万岁爷,学生见到您的龙颜,内心无比欣喜激动。”

    上皇淡淡地,“你这胆子倒不小,怪不得敢去工部胡闹呢?”

    林谨玉闭嘴了,看来这老头儿是对自己有意见呢。上皇也不睬他,只问贾宝玉每日在家做什么?念了些什么书?可有习武云云,又命宫人呈上新做的果子点心给二人吃。

    两人道了谢,林谨玉也不客气,他坐了半天,没人答理他,正好尝尝宫里的吃食,拿在手里细细吃着。其实纵使林谨玉容貌不比贾宝玉,他也挺讨喜,尤其是中老年妇女,见到他都爱捏捏问问,此刻林谨玉低头吃得香甜,倒得了太后的眼缘,太后见林谨玉吃相便觉得舒坦,笑道,“谨玉,过来给本宫瞧瞧,真是个惹人疼的孩子。”

    林谨玉放下点心,身边一个宫装侍女搬着绣凳挪到太后身边,太后握住林谨玉的手,见他圆圆润润唇红齿白,一脸的福气,着实心喜,笑道,“你喜欢宫里的点心,一会儿本宫命人给你装一匣子带回去。”

    “谢太后娘娘。先生常说娘娘温柔和蔼,像菩萨一样呢。”林谨玉笑道。

    太后才想到林谨玉拜了许子文为师,此时更加欢喜,“是吗?睿卓就是个嘴甜的,教个小徒弟还是一样。你什么时候就跟睿卓念书啊?”

    林谨玉便说起扬州时的趣事,他哄中老年妇女颇有一手,尊贵如太后也被他逗得笑声不断。相比起太后这边的热闹,上皇与贾宝玉这一问一答实在冷清无趣,上皇不禁暗自恼火,有时听到一耳朵半耳朵的实在想问上两句,又碍于面子不好开口,更加气闷。

    “舅舅,尝尝这酥饼吧。”许子文笑着递上盘子。

    上皇冷哼,“放下吧。你在扬州过得还好?”

    “尚可。”

    太后实在喜爱林谨玉,笑道,“陛下,这两个孩子如此讨人喜欢,这也快晌午了,他们难得进宫一次,也让他们尝尝宫内的膳食。”

    “按太后说的办吧。”上皇道。

    皇帝不大乐意去凑这个热闹,不过听说上皇太后都留膳了,只得露个脸去。

    皇帝一到,又重新见了礼。见林谨玉的神色并不吃惊,便知是许子文打过预防针了。因上皇赐宴,又有皇上在,便是一人一席,分主次尊卑坐开。

    待上皇开了箸,太后笑指着一道银丝长鱼道,“这是淮扬菜,拿去给谨玉尝尝。”

    林谨玉笑眯眯的谢赏,皇帝一惊,不简单啊,这小子才多大工夫就把他老娘哄得这般乐呵。上皇接着赐了两道菜给贾宝玉,皇帝想,难道他爹娘在较劲儿。

    忽然外头一声惊雷炸开,接着便是电闪雷鸣,暴雨而至。殿中掌了灯烛,上皇眼珠一转,笑道,“你们两个都是读书人,朕忽有一上联,谁若对出下联工整,朕有重赏。”

    上皇为帝四十余年,文治武功皆是不俗,瞧一眼窗外,慢声念道,“玉帝行兵,风刀雨剑云旗雷鼓天为阵。”

    其实上皇也不算为难,他听太后唠叨过贤德妃省亲,家中幼弟极善花鸟山水题咏之事,看贾宝玉说话虽有些女儿态,规矩却是不错。再者,也有一试林谨玉的意思,林谨玉年纪比贾宝玉小两岁,身上已有功名,估计也不会出大丑。

    林谨玉眼睛一眯,笑道,“我为幼,文思不若表哥敏捷,请表哥先对吧。”

    贾宝玉本来就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这顿饭味同嚼蜡一般,此时还要对对子,便有些着急,不过,他素有些捷才,长于诗词吟诵,眼睛打过花凳上摆的一盆帝皇焦,稍一沉吟便道,“天女散花,桃粉梨白菊黄蝶紫花作媒。”

    上皇笑着点头,“虽有欠工整,你这个年纪,也极难得了。”遂看向林谨玉。

    林谨玉转眸笑道,“龙王设宴,日灯月烛山肴海酒地当盘!”

    此联一出,上皇大悦,击掌连赞了三个好字,笑道,“好气魄,果然是俊杰之才!”

    林谨玉笑着谦虚了几句,上皇笑问,“这一联,对仗工整,气势过人,你想叫什么赏赐尽可与朕说。”

    林谨玉笑道,“回万岁,学生有今日,皆是先生教导之恩,万岁想赏,不如赏赐学生的先生吧。”

    上皇做了多年帝王,此时也得感慨林谨玉圆融机敏,这句话,即点到了许子文,又表示出他尊师爱师之意,许子文眼中果真有几分欣慰,上皇笑道,“睿卓的功劳,朕自会赏他,问的是你,你就说吧。”

    “回万岁,学生第一次进皇宫,便有幸尝到这般珍馐美味,实在是造化不浅。学生父母早逝,家中尚有姐姐在,却无此福缘,万岁要赏,不如也照此赏一席御膳给家姐,也让家姐一沾万岁福泽。”林谨玉笑道。

    上皇叹道,“你小小年纪,不但学问极好,此时此地仍不忘你家中姐姐,可见是个友孝之人。你这般心怀,朕焉能不成全。”抬手赏了林家一桌御膳。

    这顿饭吃得皆大欢喜,尤其上皇对林谨玉的看法,那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林谨玉除了容貌不比贾宝玉俊美,其他心胸学识真是胜他百倍不止。再看贾宝玉仍是言语恭谨,林谨玉却是神采飞扬举止自若言之有物,上皇暗自摇头叹息,赏赐了二人一番,才命出宫。

    林谨玉出彩,这就是给许子文脸上增光,许子文更加大爷样的坐在椅中喝着清香无比的贡茶,心情之爽,亘古未有,颇有种吾家有子初长成之得意。

    上皇道,“此子非池中物,比当年林如海犹胜三分。”

    许子文呷口茶,才抬起脸来,笑道,“舅舅真是过奖了,难得舅舅这么夸外甥一回呢。”

    上皇白了许子文一眼,“看到你就来气,人家再好也姓林,又不姓许。”

    许子文淡淡地,“迂腐。”

    上皇恨不得把茶盏砸到许子文脸上,指着他骂道,“滚滚滚,朕不想见到你!”

    到底是亲舅舅,又这好几年不见,许子文放下茶盏,一揖笑道,“是,外甥口出无状,跟舅舅赔罪了。我也好久没陪舅舅下棋了,不如杀上一局如何?”

    上皇笑允。

    75、史太君请旨慈安宫

    许子文亲自修书与南安太妃,太妃年纪大了,想着南安王府自来与荣国府相交甚厚,此事不便自专,便命人请南安郡王商议。

    南安郡王先给母亲请了安,接了书信阅过,笑道,“即是睿卓的面子,怎么好轻拂?母亲可见过这林家女孩儿?”

    南安太妃笑道,“我成日间在家睡觉,如今女孩儿也见得少了。林家那个小子倒是有过一面之缘,一脸的福相。你知道咱家与荣国府乃世交,荣国府是林家正经外家。林家小定,荣国府出面才是正经,怎么倒要认在我的名下?咱们不应是拂了睿卓的面子,应了又将荣国府置于何地?真真是两相为难,这个睿卓又给我出难题了。”

    南安郡王倒不以为然,笑道,“若是这信早上两日,我们还当难以抉择,如今却不必了。林谨玉是荣国府的外甥不假,可是荣国府三番两次欺负于他,如今林贾两家不睦,在京都也是不秘密。看来已无转寰余地,否则此次林家姑娘小定,岂不是修好的良机?荣国府那些事,我听到些,不好跟母亲学,着实办得有些失体面分寸呢。人家孤女弱弟,不说照看些,反倒三番两次的谋算人家,也难怪人家不用他们?”

    “嗯,竟到了这个地步了?上次荣国府太君的寿宴,我去喝酒,还看到林家小子了呢。其实那次我本想看看荣国府那衔玉的孩子,没想到那孩子不在,倒是引林家小子给我见了。长得挺结实,五官周正,讨人喜欢。”南安太妃笑道。

    南安郡王道,“什么玉不玉的,母亲可知,前日上皇召林谨玉贾宝玉一同入宫,赐宫中宴,席间上皇出一上联:玉帝行兵,风刀雨箭云旗雷鼓天为阵;林谨玉当场对一下联:龙王设宴,日灯月烛山肴海酒地当盘。上皇龙心大悦,笑赞他是俊杰之才。这个林谨玉小小年纪,学识心胸俱是不凡的。眼下就快过年,转年便是春闱,上皇亲口赞过的人,怎么会没有前程?再者,睿卓是他的师傅,我可没见睿卓为谁出面料理过什么事,此事,咱们应下。至于荣国府,修身不正才致此劫,与咱们有何相干!我去回书给睿卓,如此倒不如认在王妃的名下,再摆几桌酒,才更为妥帖。“

    南安太妃笑允。

    荣国府。

    王熙凤皱眉将南安郡王府的帖子呈给贾母,贾母看后,默不作声,良久才道,“真不知道,林家怎么搭上南安郡王的路子?”

    贾母之前有恃无恐便是因着荣国府势大,谁都知道荣国府乃林府外家,荣国府仍在,便不会有人冒着与荣国府结怨的危险,敢大着胆子去主持林家小定。她一直等着林谨玉上门折腰相请,没想到,竟然是南安王府!

    荣国府再自恃身份,也断无与南安王府相较的可能。贾母一拍请帖,冷声道,“去!一家子都去!备重礼!我倒要看看他们林家有没有将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

    林家此举,真是太狠了,外家不用反攀结王府,真是不吝于一记耳光抽在荣国府的脸上!

    贾母绝不是市井里的泼妇,她心里气恼林家,若是找上门斥责,便走了下流失了尊长身份,贾母眼睛略眯,轻声道,“没想到林谨玉如此不念亲戚情份,他们姐弟到了京都虽受了些委屈,哪次我没有给他们主持公道呢?奈何,林家薄情至此。”

    王熙凤倒了杯温茶奉于贾母,低声道,“叫我说林表弟做得也太绝了。”

    “哼,不就是上皇赞了一句,他就不知东南西北了。”贾母冷笑,“狂得他不晓天多高地多厚!南安王府也来扫我们荣国府的面子,往宫里递牌子,我进宫给娘娘请安。”

    王熙凤低眉照办。

    贾母正二品诰命,元春如今降位,也是位居嫔位。内眷往宫里递牌子请安,先得经皇后允许,才进得宫闱。太后在位,凡事皇后并不自专,太后想到前几天才见了荣国府的孙子外孙,便允了。

    大多数命妇只是在慈安宫外给太后请安便罢了,荣国府也算有几分脸面,贾母亲自进宫,太后便着她进宫说话。时贾元春也在太后身边侍侯,贾母见了礼,太后笑着命人赐坐,“如今你年纪也大了,有这份心就罢了,怎么还亲自来了?”

    “各自的心,谁替得了谁呢。奴婢一是来请安,二是替奴婢那外孙女谢恩。”贾母笑道,“奴婢就这么一个外孙女,她自幼失母,奴婢最惦记的便是她。今万岁爷恩典赐婚,奴婢那外孙女感恩不尽,在外头叩谢万岁娘娘的恩德。”

    太后笑道,“你是个有福气的,孙子外孙本宫都见过了,俱是好的。”

    贾母笑道,“宝玉在家是被奴婢宠坏了,谨玉却是争气,念书习文都好,我眼里心里看他比宝玉都要喜欢。只是……”贾母眼圈一红,含泪道,“奴婢年老昏馈的,也不知道为何,这孩子却是同奴婢生份了。”

    太后惊道,“这是怎么说的,本宫瞧着谨玉断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孩子呢。”

    贾母拭泪道,“兴许是人老了,凡事容易多想。奴婢那外孙女下个月小定,奴婢只她母亲一个女孩儿,疼若珍宝,如今她母亲先奴婢而去,奴婢这泪都没断过一天。不论如何,只盼着外孙女小定时,能看着她成礼,便再无所憾了。”

    太后皱眉,她不是圣母皇太后,而是母后皇太后,因儿子做了皇帝,才做了太后。儿子能做皇帝,元妃也算出过力,如今虽因故降位,太后心里也还念着她的功劳。贾母七十几岁,满头银霜,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着实可怜。太后于荣国府之事也算稍有耳闻,她在后宫几十年,听贾母哭诉这些哪有不明白的,叹道,“你自己的外孙女,林家又无父母长辈,原本便是应该你们操持呢。谁还敢越过你们呢?”

    忠顺王太妃拧眉道,“娘娘说的是呢,你乃林家嫡嫡亲的外祖母,你说句话,他们还能不听?”

    太后脸色微沉,“谨玉那孩子是上皇亲赞过的友孝呢,本宫包管他不会如此。你既然开了口,少不得给你个恩典,去跟林家说,由荣国府主持小定吧。”

    贾母谢恩。

    林谨玉接到太后的口谕,差点没气得吐了血。

    王熙凤下半晌便去了林家,笑道,“我也是过来人,有什么要帮忙的,表弟不要客气,只管开口。小定待客,帖子可有写好?还有,你一人难免招呼不过来,要不让你琏表哥过来帮衬一二呢。”

    “谢二嫂子惦记了,我家还好。倒用不着这些排场,二嫂子舅母老太太只管正日子过来就是,该备的物件儿,家里早备好了。”林谨玉笑道,“太后娘娘的恩典,我自会遵从,二嫂子放心。”

    林谨玉端茶送客,王熙凤也未多留,叹息一声,黯然离去。

    林谨玉少不得走一趟南安郡王府,他年纪尚小,在门房等了会儿便有小厮引他去了太妃的院子。林谨玉已来过一回。明三暗九的屋子,里头陈设摆置俱是典雅精致,说起来南安太妃的排场不比贾母,起码用膳时不必儿媳妇孙媳妇的站地上伺候。

    南安太妃倚在榻上,榻后是一件十二折缂丝山水屏风,周遭几个美貌侍女伺候,林谨玉行了礼,南安太妃笑着命他到跟前坐,道,“你来得不巧了,王爷王妃都出去了,可是有事?”

    林谨玉皱了下眉,“今日我接到了太后娘娘的口谕,娘娘命荣国府为我姐姐主持小定。”

    南安太妃抿了抿嘴,没说话,半晌才笑了,“这事儿真是稀奇,太后在宫里,怎么会管到黛玉的小定上去?”

    林谨玉道,“我年纪浅些,不瞒太妃,也想不到这里头的事呢。太后安居慈家宫,这京都每日有多少是是非非,怎么偏就我家的事传到太后耳朵里去呢?传话的是谁?我想了许久都不明白。不过,显然上面是想我家同荣国府修好呢。”

    “你说的有理。”南安太妃笑望着林谨玉道,“有没有跟睿卓说这件事?”

    林谨玉摇头,“这已是定局,再多说也是无益的。关键是接下来怎么办?”

    见林谨玉如此稳重,南安太妃心中不禁添了赞许几分,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很喜欢黛玉,你也不是外人?有话直说无妨,若是怕得罪荣国府,我开始便不会同意结这门干亲。”

    “是。”林谨玉轻声叹道,“在荣国府看来,主持小定是与我修好的时机,也能找补回荣国府的面子。其实,小定只是一个仪式,他们总在做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我让姐姐认王妃做干亲,图得并不是王府的身份地位,最主要的是有些事务,只有内宅长者,才能教导我姐姐。区区一个小定,他们主持又能怎样呢?如果他们肯对我们姐弟稍稍慈善,怎会有今日的局面?如果您觉得我们姐弟是可以教导之人,酒席照摆。若是您为难,也不必因先生委屈到自个儿,我断无怨怼。”

    南安太妃明白林谨玉话中亲近之意,想到荣国府今日所为,心中冷哼,笑道,“这是哪里话,我看中的是你们姐弟为人稳重,有风骨。怎么不摆,都商量好的事,帖子也撒出去了,不但办,还要大办!小定的时候,我与王妃还得去热闹一番呢。黛玉的喜事,便是我这个做祖母的喜事。”

    南安太妃早做好了得罪荣国府的准备,倒没料到荣国府能请到宫中旨意。不说林家份量够不够,她绝不会因为一个荣国府同自己的侄子生份了去!孰轻孰重,孰远孰近,若这个还分不清,她真是白活这几十年了!

    林谨玉刚一走,南安太妃垂眸道,“去王妃院子里瞧着,待王妃回来,请她过来说话。”

    76、徒景辰问话吴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