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30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吴忧道,“都是男人。”

    “行了,下次我去吴大人那儿看回来就是。”林谨玉披上外袍一拢,系好绦带,“走吧,赶紧过去。”

    三人匆匆赶去时,正房五间已经烧得差不多了,以往的雕梁画栋全都成了灰烬,只余些大火过后的颓败。满院子的烟熏火燎惊去半条命的仆从与大小不一的水桶,将军府的大管家一见徒汶斐就扑过去跪趴在地上,抱着徒汶斐的腿哭了个惊天动地如丧考妣。

    火热渐熄,几个侍卫进去抬出了几具尸体陈放在院中石阶下,辩认之后,徒汶斐狠狠的流了几滴鳄鱼泪,装模作样的勉怀了他的西宁王叔一番,林谨玉跟一边儿苦口婆心的劝着。

    吴忧退了一步,对着西宁王的管家使了个眼色,温声道,“殿下悲伤过度,又远来是客。论理,更没我说话的份儿,大管家,你是府里老人儿了,还不派人找出衣物装奁起来,难道……”让你家王爷这样烧得煤炭一样还摆在院里乘凉?此事定有蹊跷,不过吴忧也得说西宁王死得好!

    大管家眼睛红肿着,低声道,“奴才是下人,我家王爷也没个亲眷,如今还得请殿下作主示下。”

    真是个上道儿的老人家,徒汶斐眼圈儿微红,哽咽道,“既然王叔府内的属官都在这里,小王说句心里话,这火起的不祥呢,昨夜一夜的雨,今儿又下了一天,怎么会着起火来?小王刚来没几天,也不大识得你们,正好一块儿说说话。吴大人,你陪大管家带人在府里搜查一番,看看可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吴忧低头领命。

    142、栽赃忠顺议亲探春 ...

    许子文在八月十四的晚上接到了吴忧的密信时,徒景辰正在提前与许子文庆祝中秋节。

    “这真是最好的节礼。”徒景辰拍案叫好,笑道,“忠顺竟然蠢到派出长史到平安州,吴忧这招嫁祸用得妙,若不是有人行刺,谁能信好好儿的西宁王就这么没了!我这就进宫让父皇看看吴忧的奏章,他一直宠信的儿子私底下就是这番作派。让父皇去问问忠顺,为何要派人谋害西宁!”

    许子文暗自翻了个白眼,抬头望天赏月。

    徒景辰一个人乐呵半天,他也只有在许子文面前如此喜怒于色得意忘形了,见许子文无甚反应,才讪讪笑了,“话声儿都低了三分。

    上皇是个很敏锐的人,他直觉便感到皇上病的蹊跷,这想找人问问吧,后宫女人不得干政,朝臣嘛,他一个退休的,也不好意思无缘无故的召相辅问话,于是把自家外甥找来了。

    许子文脸色也不大好看,直截了当,“舅舅,您还是别问我了,景辰说了不叫我跟你讲。”说着还翻翻眼睛看别处,一副不怎么愿答理上皇的意思。

    “混帐话,”上皇知这绝对有事儿啊,还要瞒着他,更加逼问道,“他不叫你说你就不说?朕叫你说,你说不说?皇上是怎么了?昨儿个不是还好好儿的嘛,这病得也太突然了!”

    “要不,您问王子腾吧。景辰脾气大,我说了他肯定不高兴,我也不想跟他吵架。”

    上皇愈发急了,怒道,“朕就问你了,你要抗旨是不是?”

    许子文闭紧嘴巴。上皇气得直拍桌子,“好啊,一个个翅膀硬了,不把朕放在眼里!平日里甜言蜜语的说得动听,遇到事儿都将朕蒙在股子……”

    “西宁死了。”许子文忽然开口,上皇一握扶手上的龙头浮雕,惊心道,“怎么可能?西宁还未到不惑之年,也没见到他上折子!”许子文的脸阴沉如玄铁,上皇问,“怎么死的?”

    “舅舅,你也知道皇上派汶斐去平安州的事吧。”待上皇点头,许子文才道,“如今汶斐他们就在平安州,是吴忧拟的折子……”说着长长叹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急得上皇头顶冒烟儿。

    “被人斩杀在室内,浇了油一把火烧了。”

    堂堂郡王……上皇怒,“这,一国郡王,被人行刺,难道整个将军府里都是死人吗?侍卫亲随呢!干什么吃的!”上皇发了通火,见许子文目光幽冷,拧眉问,“可是有内情?”

    “当时,忠顺王兄府上的长史带了十来位亲随也在将军府,死在客院。身上带的青锋剑,剑锋与西宁身上的伤痕相仿……还有其他的一些忤怍下的结论……”许子文低声道,“皇上看了密折脸色就不大好,因是密折专奏,皇上无示下,也没人敢看。谁知才一会儿,正批折子呢,就倒下去了,吓了我一跳,我问他半天,这事儿瞒是瞒不住的,他才给我跟王子腾看了。若说这事儿也怪稀奇的,让人觉得太巧了。皇上不叫我跟您说,也是怕您生气呢。”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上皇脸色淡淡地。

    许子文坐着没动,叹道,“就是怕您这样,才不敢跟您说呢。我跟忠顺王兄向来不好的,可也不信他做出这种事儿来。平时他也就拿拿笔杆子斗两句嘴还成,他打猎都不杀生的人,他哪儿做得出来呢。皇上生气也不是气忠顺王兄,他是气这些无法无天的匪徒呢,胆大包天……还有,这可怎么跟西宁王府交待呢?西宁也没个后。”

    上皇这才叹了口气,温声道,“你向来懂事,朕知道。行了,先去吧,朕好好想想,这事儿哪有这么简单的,一国郡王,死于谋刺,说出去朝廷脸面何在?叫当天看过折子的人都先闭嘴!去把折子拿来给朕瞧瞧。”

    上皇不是傻子,瞧得出这折子写得相当用心,忤怍的分析,谨慎合理,步步到位,甚至连这种惊天巧合都写尽了,忠顺王长史并几个侍卫的官职身份都很清晰,并无故意抹黑忠顺王的意思。吴忧知道上皇不大喜欢自个儿,可这种折子由徒汶斐上是极不合适的,毕竟他是忠顺王的晚辈,吴忧死活拉了林谨玉联名密奏,八百里加急递到京城。

    忠顺王听到他老爹的宣召,没当回大事儿,甫一进门倒挨了兜头一个青花玲珑茶盅,还好忠顺王也略通些武艺,如今上皇年迈,气力不济,也没砸中,忠顺王腿一软就跪下了,惊愕的唤了声,“父皇?”

    “你做得好事!”上皇勃然大怒,“敢派长史去平安州行刺西宁!谁借你的胆子!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还有没有皇上!你这个畜牲,谁挑唆的你,还不快快招来!”

    忠顺王惊得张大嘴巴不会说话了,什么,西宁死了!

    “还给朕装傻!”上皇上前便是一脚,踢了忠顺王一个跟头,忠顺爬起来,他也知道自个儿给人阴了,捂着肩头嘶声道,“父皇,儿臣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父皇,您最了解儿臣,儿臣怎会行此倒行逆施之事!父皇,定是有人冤枉儿臣,求父皇为儿臣做主申冤!”

    “冤枉!”上皇恶狠狠的俯视着忠顺惊惧交加的脸,冷声问,“好,那朕问你,你派长史去平安州做什么!”

    忠顺王涕流满面,肩上的伤带起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泣道,“儿臣不过是让赵长史送几坛酒给西宁,平安州产好茶,西宁重新制成了凤凰单枞,儿臣向他要了些,命长史带回来,想着献给父皇……”

    “忠顺!”上皇抬高声音,冷淡的视线盯紧忠顺王眼泪横流的脸孔,心中厌恶更甚,他是知道这个儿子有些小聪明,他也乐意在忠顺王刻意的奉承下享受些天伦之乐,可这并不代表着上皇可以容允忠顺生出别的心思!忠顺喜欢吟诗品茶听戏赏花,这当然很好,上皇甚至欣慰忠顺能安然的做个富贵闲人,如今忠顺王敢私下派人去平安州……上皇厉声道,“你知道朕赐你这个封号是什么意思么?忠顺忠顺,是取忠诚顺从之意!你把天下的人都当成傻子么?你命正五品长史带着正五品正六品的侍卫,原算不得亲戚,只是他们既然给了信儿,那敬老爷又是皇上追赐了官儿的,若装不知道,倒显得咱们眼里没人似的,叫人念叨出来也不好,略备了份祭礼应个景儿堵人嘴罢。八月初,荣国府老太太寿日,卫家大爷娶了史家大姑娘。再有,王子腾相爷府上的二姑娘定了神威将军冯唐府上的哥儿,冯紫英大爷。徐相家大爷得了哥儿,洗三礼满月酒,这三处,大奶奶都备了礼,奴才亲带了人送去的。”

    林谨玉喝了两口茶,有些不明白了问,“王相家?我们虽是同僚,这女孩儿大定都是女眷来往,少有请男人吃酒席的。哦,大管家坐吧。”指了指左下首的红木交椅。

    林忠笑着坐了,提醒道,“大爷忘了,史家太太跟咱家先太太原是表两姨姐妹,算起来,那也是大爷的表姨母。”

    “可不是,嗯,跟薛家打官司那会儿,我去王府给王相请安时认下的。”林谨玉仰头靠着椅背,拍着脑门儿叹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人情可见哪。”刚进京都时人情何等淡薄炎凉。

    “这都是大爷有本事的缘故哪。”林忠笑道,“忠靖侯家的二爷九月底迎娶景田侯家的孙女,帖子早送了来,大爷倒是赶上了。”

    林谨玉挥了挥手,“史家不必来往,老爷太太周年也没见他们来拈过香烧过纸,现在上赶着认亲,晚了!若以朝中同僚论,我与他家老爷也不熟!如今宁国府里如何,这守着孝,府里可还清静?”

    林忠咂摸了一下,叹道,“正想回大爷呢。唉,他们家果真是走动不得的,奴才出去时,听相近人家的下人管事提起,如今那府上老爷才去了没几天,听说珍大爷就召人聚酒赌钱放头开局,哪里看得出一点儿世家子弟的规矩做派?”

    “看来这事儿是传开了。”下人里头都知道了,林谨玉冷哼,“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这人眼里连亲生父亲都没有,还能有谁?远着些罢。宁府的帖子再不必接了,荣府的倒罢了,血缘关系,这辈子是撕虏不开的,只是日后走礼更不必你去,只派二管家带小子们走一趟也就罢了。”

    林忠应了,林谨玉笑道,“嗯,若无别事,大管家便去休息吧,我换了衣服,去先生那儿请安。后儿个晚上置席,把府里的管事们都叫上,咱们痛快的喝一回。”

    ************

    许子文其实就估摸着林谨玉就要过来,无奈徒景辰一定要留膳,许子文回府时,林谨玉已经在水阁里睡觉了呢。

    包子迎上前,低声道,“谨玉少爷头晌就来了,唉,瘦得跟难民似的,就剩一把骨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谨玉少爷是去赈灾了呢,叫人瞧了怪心疼的。”

    “嗯,那你吩咐厨下做几样他爱吃的菜。”以往许子文都嫌林谨玉话多烦得慌,这走了几个月,还有些想念这臭小子,听包子说得这么可怜,有些急着去瞧瞧林谨玉。

    林谨玉裹着被子,脸蛋儿都是红扑扑的,妃色的唇微微的嘟起,发出微微的鼾声,睡得正香。脸蛋儿的确小了一圈儿,初显出少年清俊的轮廓。被子拉到胸上,露出一弯雪白的膀子,纤弱的锁骨,细长的颈项。许子文坐了半晌,不见林谨玉醒来,俯身将地上的衣物拾起搁到一旁,便起身去主院儿给父母请安。

    公主先问,“见到谨玉了没?那孩子一回来就来看你了。唉哟,真是吓了我一跳,以前那孩子长得多有福气多喜庆啊,这才几个月就脱了形。他年纪还小呢,别派太繁重的差事,这伤了神可不是玩儿的。”

    许子文笑,“没事儿,看他还是水润水润的,晚间叫徐嘉来给他把把脉,估摸着没大问题。他就是以前太娇养了,出门子当差哪儿有舒服的呢,又正当赶了个暑天炎日的,苦夏也是有的。之前跟个胖墩子似的,瘦些才显得秀气呢。他姐姐最会做药膳调理人儿了,这回来一滋补,没几天掉的肉又补回来了。”

    公主眉眼一弯,笑道,“穆离的确是一天比一天的新鲜红润,连你父亲都说穆离这门婚事结得好,从脸梢儿就能瞧得出来。”挥手示意侍女退下,公主自果碟儿里拿了个橘子,掂着帕子剥了皮,一瓣瓣的放到许子文手里,温声道,“琳儿跟谨玉大婚也四五个月了,这才大婚没几天就出这趟远差,你这做叔叔的,也得为侄女考虑一二,正在新婚呢。”

    许子文细细的摘掉桔瓣上的白丝,吃了几瓣在嘴里,果真甘甜,笑道,“娘亲,谨玉这不回来了吗?他们才多大,过个五六年再生孩子也不迟……”

    公主瞪了儿子一眼,剩下的半个桔子没剥完就放回了果碟儿,擦了擦手,素白的指尖儿直戳许子文的脑门儿,嗔道,“我说你是成心给我装傻是不是?五、六年!这是做叔叔该说的混帐话吗?五六年黄花菜都凉了!别瞧着林谨玉当初说得好听,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娶了琳儿就不纳二色!若不纳二色,汶斐是什么的?摆设吗?你这真是亲叔叔呢!我跟你说,什么海誓山盟的都没有孩子来得稳当可靠!现在最要紧的就要琳儿马上生下长子来!”

    “娘亲,谨玉不会纳妾的,绝不可能有庶子,正经汶斐也就算个外室吧。”许子文没啥底气的解释。

    “他可没你洁身自好。”公主笑,“你现在说妾啊庶子什么都是空的,现在没有,以后呢?若孩子生下来,还能塞回去吗?当初林谨玉在你父亲跟前把话说得何其漂亮,定了亲,我才知道他跟汶斐的事,怎么样?苦果照样得吞。更何况琳儿嫁都嫁了,琳儿已经是林家的人,他真要失信娶小老婆,咱们能叫琳儿和离吗?别说这种随口而出的话,就是白纸黑字的和约都有毁诺的时候呢?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也是喜欢谨玉的,喜欢归喜欢,也得有个远近亲疏呢。再看中他,也越不过琳儿去,我怎么着也得先为琳儿打算。”

    “娘亲,这种事儿也不是逼出来的啊。”许子文劝道,“儿女都是天意。”

    公主握住儿子的手,笑眯眯的拍了两下,温声道,“我这不是在跟你说么,在谨玉跟前儿,我只有疼他的,自然不会提起一个字。这事儿,我交给你去办。不管你想什么法子,明年,我得见到重外孙的面儿。”

    “娘亲,我没这个本事,这是谨玉生孩子,又不是我生。就是我生,谁也不敢保证啥啥啥时间就让人怀孕的哪。”许子文推脱道,“娘亲,不如您叫琳儿回来,问问她闺房内的事儿,若都妥当,咱们只等着就行了。若是有什么不协的事儿,我倒能帮着想想办法。”

    公主长眉微拧,叹道,“琳儿倒是说都好。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谨玉现在说起来都是一口一个琳姐姐,不像夫妻,倒如同姐弟一般。还有,你瞧他这小半年儿在外面,一回来先往你这儿跑,他对你比对琳儿还好呢。”

    许子文嗤的笑了,“娘亲,您就放心吧。谨玉三岁时就跟我念书了,跟我在一块儿的工夫比林如海都长,他回来先给我请安也没什么。”语气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得意,许子文劝道,“娘亲,您说谨玉待琳儿像姐弟,我瞧琳儿对谨玉也就跟多个弟弟似的,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谨玉是个重情义的人,之前他姐姐嫁给穆离,他将家产一分为二,给黛玉陪嫁了一半儿。你看,多少姐弟能有这样的情份。他若将琳儿当成姐姐才妥当呢。”

    公主道,“怎么说都是你的理儿,我在京都的时间有限,还是要你照看琳儿,可别让她受了委屈。”

    “娘亲,你就放心吧。”许子文笑,“我是琳儿的亲叔叔,怎么会容人欺负她。时间久了,娘亲就知道谨玉的好处了。”

    母子俩正说着,外头的侍女禀道:三姑娘回来了。

    公主笑着命请进来,许玉琳一身葡萄紫的衣裙,簪一只小凤钗,笑着进来请了安,到公主身边儿坐下才道,“我也不知道谨玉今儿个回来,就到姐姐那边儿去了。管事找过去,姐姐忙催我回府,在家门口听管家说谨玉回来没在家住脚就到叔叔这儿请安了,我就也顺道过来给祖母叔叔请安。刚刚过去看过了,他可能是有些累了,正睡着呢,晚上我就在祖母这里蹭饭了。”

    “你们也有小半年儿没见了呢。”公主抚摸着许玉琳的鬓发,慈爱的道,“谨玉累着了,我瞧着瘦了许多。我这儿还有几株红参,你拿了回去炖了补品给他滋补滋补。”

    许玉琳掩唇一笑,“祖母,您自个儿留着吧,前儿您给我的还没吃完呢。我都没想到谨玉瘦了这般俊俏,如今真是脱胎换骨,差点儿认不出来了。他前儿是给姐姐养得太好了,家里哥哥们哪里像他似的一身的胖肉,不过,给姐姐瞧见不知道要怎样心疼呢。”说着又是一阵笑,“姐姐做的东西比御厨都要好吃,若不是姐姐忽然怀孕,我还想着跟姐姐学两手儿呢。”

    “你家大姑可还好?”

    “挺好的,姐姐现在吐得好些了。”许玉琳叹道,“姐姐其实身子还好,只是她天生袅娜纤细,招人疼爱,我每日都要去看一遭才能放心呢。若姐姐生个像她一样的女儿,我得赶紧生个儿子像我一样的儿子,以后好做亲。”所以许玉琳才盼着林谨玉回来呢。

    “琳儿,这可不是女孩儿家该说的话,还有,不准直呼谨玉的名子。”公主无奈地教导道。

    “祖母,我这是想跟叔叔说呢,先别派谨玉出远差了。”许玉琳笑望着许子文,“叔叔,一年之内,别让谨玉出去了,行吧?”

    许子文别过脸看房顶,敷衍道,“行,行。你跟母亲说话儿吧,我还有公事,母亲,先出去了。”

    许子文觉得林谨玉真有些本事,他就怀疑林谨玉怎样搞定许玉琳跟徒汶斐这两个异类的。

    145、碧水阁谎言露破绽

    林谨玉是被人吵醒的。

    徒景辰的笑声实在太响亮了,林谨玉揉着眼睛一肚子的抱怨,做皇帝的不好好住在皇宫,天天往他家先生这儿跑,讨厌不自知。不满的哼了一声,掀被子下床,拿起衣服穿。

    徒景辰是懂武功的人,而且还不错,耳聪目明的,当然听到了隔间儿一声极具怨气的冷哼,心道,林谨玉这小子刚回来不说回家抱老婆,往子文这里腻歪个什么劲儿,还没断奶不成?

    两人还没见面,都对对方有了极大的不满。

    “你小声些说话,谨玉还在睡觉呢。”许子文道。

    “他府里是没床还是没榻啊,非跑你这儿睡觉。”总得来说,徒景辰今日心情和悦,也不欲跟林谨玉计较,语重心长的劝许子文,“小孩子不能太娇惯了,你就是惯得他。”

    “皇上这话真是让臣听了心寒哪。”林谨玉拿着腰带趿着鞋走了出来,头发没梳,散在肩上,懒懒的一笑,坐在许子文身畔,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嘟囔道,“没睡醒。”

    “行了,现在睡饱了,晚上又会睡不着了。”许子文拢了一下林谨玉的头发,笑道,“先去梳洗吧。”神出鬼没的包子已经带着仆从端着水盆布巾在门口等侯了。

    林谨玉去外间儿梳头洗脸,徒景辰这才回过一口气,攥着许子文的手问了一句,“林谨玉真不是你生的吧?”

    “无聊不无聊。”许子文抽回手,又好气又好笑,“你看我们眉毛眼睛根本不像么,谨玉眼睛像林如海,鼻子嘴巴脸型更倾向于他母亲。”

    细看之下,林谨玉容貌与许子文并不相似,可举止投足真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以往林谨玉胖些,还不明显,毕竟包子跟饺子的差距太大了,那给人感觉也是完全不同的。如今林谨玉乍一消瘦,这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口气……徒景辰望向许子文,这人没感觉吗?

    “先生,你看我是不是变得英俊了。”林谨玉打整得俐俐落落,在许子文跟前转了个圈儿,许子文拉林谨玉坐下,笑着捏了捏林谨玉的腮帮子,十分遗憾的说,“不跟以前手感好了。怎么忽然就瘦了,是不是路上生病,还是出什么事了?”

    “是太热了。”林谨玉道,“我差点晒死在路上,看到那些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每天买很多水果用冰镇了吃,一下子就瘦了。”林谨玉声音带着江南人特有的绵软风流,挽着许子文的胳膊,大半个身子都趴在许子文身上。

    徒景辰咳了一下,“坐正了,一点仪表都没有。既然碰到了,先说说你们在平安州的差事吧?”

    林谨玉有些扫兴,“皇上,我都四五个月没见先生了,有好些话想跟先生说呢。”

    “先公后私,你就现在说吧,明天不必进宫了,给你半个月的假。其实我看你干脆把家搬睿卓这儿来算了。”徒景辰讽刺了一句,问正事,“西宁真死了?”

    “我估计是诈死,”林谨玉抬头摸了摸下巴,有些尴尬与不解,“其实我们去的路上就泄露了行迹,悦安银庄的老板生意做得很大,不过,直到最后也没表现出什么恶意,一路平安。西宁王对瑞王和吴大人都很客气,不过,他很讨厌我,没说过我一句好话,每次见面都冷嘲热讽的。”许子文脸梢一冷,问,“他都说什么了?”

    “也没啥,就是看到我脸就很臭,我说什么都不对。”林谨玉笑着安慰许子文,“没事儿,当他放屁呢,我根本不理他。”

    许子文脸色缓了缓,徒景辰接着问,“西宁王那里,除了忠顺王派了人,还有没有别人去?”

    “嗯,在西宁王的书房里,找到了一些忠顺王来往的信件,虽然没留下名号,不过字体上能辨别出来。另外,还有几封密码信。”林谨玉皱了皱眉,“这是另一种字体,估计跟忠顺王无关。不过,要破译这些暗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悦安银庄?”

    “不是。”林谨玉摇了摇头,“我见了越安一面,他说话的口气很狂妄,字里行间,仿佛能替西宁王做主的样子。可见,他与西宁王的关系应该是很亲密的。我觉得西宁王诈死的事,不是突然间做的决定,可能准备了很久。西宁王府发生火灾后,找到了兵符,平安州里西宁王的力量其实已经开始逐渐出现漏洞,吴大人派人追查西宁王的下落,结果追到港口,说是有相似的一批人出海去了。不过,懂行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出海的好季节,很有可能是西宁王故意留下的这些痕迹。若是他们早便计划着诈死离开平安州,该收拾该销毁的要紧东西应该早都办妥了,不可能留在书房等着我们搜查。书房留下的,必然是西宁秉弃不用,或者刻意留给我们看的。”

    徒景辰问,“那悦安银庄的暗帐呢,你既然见过越安,有没有找出来?”

    “没有。”

    徒景辰深深的望向林谨玉的双眼,林谨下不避不让,正色道,“我与吴大人把每个角落都翻遍了,西宁王府没有悦安银庄的东西。或许是藏在别的地方吧。”

    “越安留着这个帐本子做什么?其心可诛。”徒景辰眸中划过一丝不悦,“既然你见过越安,能不能把他的画像画下来?”

    许子文笑着摸了摸林谨玉的手,感叹,“琴棋书画,一窍不通。”

    林谨玉抓了抓头,笑道,“先生,西宁王请我们喝了一种茶,叫凤凰单枞。在越安的屋子里,找到了这种制茶方法,我留下来了,先生不是喜欢喝茶嘛,明天我给先生送过来。”

    “什么?你找到了凤凰单枞的制茶秘法?”许子文狠狠的揪了林谨玉的脸颊一下,恍然大悟,看向徒景辰,击掌笑道,“想到了!悦安,悦安,凤永离,字越安。肯定是他没错,除了凤家人,谁还知道凤凰单枞的制茶秘法呢?原来他还没死!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哪。谨玉,赶紧回去把制茶秘法找出来,还有没有其他越安留下的东西,一并寻出来,我在这儿等你。”

    “其他都被汶斐封存了。”林谨玉揉着脸,这个还是他徇私想着拿来讨好许子文的。

    “去吧,先把这个拿来。”拍了林谨玉的后腰一记,许子文的唇角勾起一抹深切的笑意来,半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亮色,让林谨玉不禁怀疑,这位越安先生是不是许子文的老相好。

    林谨玉本还想八卦几句,眼尾的余光扫到徒景辰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简直是杀气腾腾。林谨玉赶紧脚底抹油,先溜了。

    许子文自榻中起身,到窗前,推开半掩的茜纱绫花窗,西天残阳已落,留下漫天晚霞映着半湖碧荷一池冷水。因花期已过,荷杆上结出一只只碧绿的莲蓬,许子文温声道,“晚上做几碗莲子羹喝吧。”

    徒景辰拎起一领披风给许子文搭在肩上,“没想到那个贱人还活着。”

    “杀气太明显了。”许子文笑,“唉,可惜越安走了,不然真想见他一面。”

    “那个狗娘养的贱货!”徒景辰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见许子文这副怀念的神情,气道,“真看不出你当初是被他强迫的!”

    “多少年的陈芝麻烂谷子,你还记着呢。”许子文身子一歪靠在徒景辰肩上,轻声道,“义忠王兄最后落败,皆因他心慈面软,当断不断,若他肯听从越安的建议,现在还不一定有没有你我呢。虽然政见不同,不过,现在回忆起以前与他一起煮茶赏雪,谈经论道,斗酒赌棋的时光,还是有几分怀念。我朋友不多,都渐渐的散了去了,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我心里也是高兴的。”

    徒景辰恨得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一会儿你就把越安的画像画下来,朕帮你找他回来,你们继续花前月下吧。”

    许子文眸中流光转动,“我可是为朝廷做出了牺牲哪。你不念几分我的功劳,摆出这种嘴脸干什么。”笑眯眯地说,“现在想想都觉得越安有趣,若不是先遇到你,说不定我真会喜欢上他。”

    “我说你是没完了,是吧?”徒景辰一听到越安这个名子,心就跟针扎似的,那个贱人就站在他面前,自若的微笑着说出,“只求与许睿卓春宵一度。”虎落平阳,别说那时只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小王爷的徒景辰,就是如今的上皇当年的皇帝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发生那件事后,许子文就离开了京都,一走十年。

    上皇因此对许子文心怀愧疚,如今对许子文真是百依百顺。

    徒景辰如今回想,都恨不得将凤家的人自坟里挖出来鞭尸,犹不能解心头大恨!听着徒景辰牙磨得咯咯想,许子文坐正,扳过徒景辰僵硬的脸庞,对视着那双狭长的黑曜石一般的凤目,嘴角翘了翘,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可恶的味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跟越安并没发生过关系。”

    “怎么可能?我……”徒景辰至今犹记得许子文红肿的唇,身上的痕迹……多少年午夜梦回,都会重现的让徒景辰无数次痛恨嫉妒的场景。

    “没做到最后。你不了解越安,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儒雅温文狂妄偏执,他常说人生在世,总要在这名利场中走一遭,把该见的该尝的都经历了,才不枉这一生。义忠王兄其实并没有得到他倾心相助,在为王兄策划逼宫时,他已经备好了退路。后来王兄果真是中了舅舅的缓兵之计,义忠王兄太要面子了,想效唐太宗对待唐高祖的手段,逼迫舅舅退位,完全看不清形势异想天开?越安只是借着和谈的机会提了那个条件,其实根本不在义忠王兄的条件之内,是他擅自加上的。”许子文想到当年的凤越安,忍不住感叹,“越安辜负了许多人,不过,他从未害过我,最后也是他指点于我。”

    徒景辰听爱人用这种梦幻一般的温柔的口吻说起凤越安,更是火大,不过他关注的重点向来跟许子文不一样,厚着脸皮问,“到嘴的鸭子,他能叫你飞了?”

    “嗯,没做。越安不是凡人。你看到的那些,是晚上我喝多了,认错了人,有些失德,挨了他一顿打。”许子文回眸,望着徒景辰有些释然有些紧张的脸庞一笑,“不管有无此事,也是你们把我交出去的。越安放我一码,是我的运气。其实我自小就喜欢各地游行,只是一直瞎忙,后来才发现……”人这一辈子没什么是不能舍弃的……顿了顿,许子文道,“其实说走就能走,在外面见得多了,心胸也会变得开阔。有时,真觉得奇怪,比起有血缘关系的大哥,越安更像是我的兄长。”许子文收起这个话题,拍了拍徒景辰的肩,笑中越发有几分得意,“我知道你这些年都放不下这件事,觉得对不住我。以前不跟你说,是因为我曾经发誓,一定要折磨你二十年才能告诉你真相,不然真真难消我心头之恨。”

    徒景辰捏住许子文的手腕,将那只碍眼的手从自己肩上移了下去,冷笑问,“不错,这还没到二十年呢,怎么提前说了?”

    许子文意味深长的看了徒景辰一眼,望向在门口探头的林谨玉,笑斥道,“越发没规矩了,站没站相,贼眉鼠眼的干什么呢,还不滚进来!”

    “先生。”林谨玉忙进去,从袖中取出一卷素绢,奉予许子文,笑道,“先生,天也晚了,我跟琳姐姐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