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33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老人的嗓音中蕴着一股子阴寒狠厉,饶是贾珍胡闹惯了的,也禁不住心尖儿惊颤,连连叩头认罪。责退贾珍,贾母看了尤氏一眼,尤氏泪眼模糊,贾母指了指身边的红木六角凳,尤氏坐稳了,贾母方道,“若真是想把妹妹给你兄弟,何必偷偷摸摸的?你来跟我说,我是会不允还是凤丫头不能相容怎的?”

    “你既然默许你妹妹在外头,想必也是想你那妹妹进贾家门的。”贾母看了鸳鸯一眼,鸳鸯抱着个绿皮儿包袱到尤氏跟前,贾母指了指包袱说,“不过,你妹妹的品性我也听了些去,不大合式。这里有五百两银子,给她置份嫁妆,忘了花枝巷的事儿吧,找个老实人好生过日子,比什么都强。要是在外头胡言乱语的拖累了府里,你这三品诰命也就到头儿了。”

    尤氏泣道,“孙媳对不起老祖宗,没脸见老祖母。”

    贾母挥挥手,尤氏起身行了一礼,抱着银子下去了。贾母疲惫的闭上眼睛,想起阖家男人,东府贾珍贾蓉品性已见;自己两个儿子,知子莫若母,贾母比别人更清楚,贾政在工部员外郎的位子上混了二十几年,方得了外任,也不知好赖。孙辈贾琏只是捐了功名,只得看贾宝玉的了。

    想到贾宝玉,贾母方打起几分精神,贾宝玉是个有来历的,以后定是有出息。

    ************

    贾宝玉自搬出园子,日日受贾母、王夫人的教导,要他好生习文念书。贾宝玉哪里受得了这些,仍偷空便往园子里找姐妹们玩耍说笑。

    探春惜春都在李纨处说话,帘栊一响,贾宝玉进来笑道,“今儿你们怎么没去老太太那里?”

    探春惜春皆起身迎了一回贾宝玉,李纨笑问宝玉,“早去过了,鸳鸯说老太太身子不好,我们也就没进去打扰她老人家休息。你怎么有空儿了,不是去学里念书么?”

    “读书有什么要紧,都好几天没见大嫂子、三妹妹、四妹妹了,妹妹们在忙什么呢?四妹妹的画儿可画好了?”

    惜春一身素衫,精致的小脸儿上平静无波,语气都是淡淡地,“什么画儿,我早不动那个了,不过有空抄几页经,听妙玉说上半日因果罢。”

    李纨隔窗瞅着外头的天时,早上还是大晴天,晌午就开始发阴,问宝玉道,“你这样出来,怎么倒穿了薄料披风,到底是深秋,天也凉了。瞧着这个天,下雪都不一定呢。麝月向来周到的,如今也这样着三不着两了?冻着你可是如何好?你出来可有人跟着?”

    宝玉捧着素云端来的热茶暖手,笑道,“大嫂子这里又不冷。昨儿个北静王府下的帖子,我早上去了北静王府了,没去学里,回来时顺道往园子里看看姐妹们。”

    探春笑道,“这就是了,听说二哥哥除了去宗学,便是在房里日日苦读,我们都不敢去打扰二哥哥用功,否则岂不耽误了二哥哥来年蟾宫折桂?”

    宝玉瞎声叹气,“如今老爷年晚都要传我过去考问,”又转颜笑道,“倒也不怕了,老爷不日就要动身赴任,到时我来找妹妹儿们玩笑就便宜了。”

    探春闻言劝道,“二哥哥,念书可是积年之功,人都学十年寒窗,像二哥哥三日打渔两日晒网怎么行呢。之前林表弟在咱家住着时,听林姐姐说都是五更即起念书,到晚上用过晚饭都还要再写会儿字呢。如今林表弟中了探花儿,也不枉林表弟苦读多年。姑妈姑丈泉下犹能含笑,林表弟现在朝中为官,得圣上器重,谁不夸林表弟有出息能干呢。二哥哥通透过人,稍一用功,就比世人都强的。待日后二哥哥中了进士,老爷太太老太太,连我们这些兄弟姐妹阖府上下谁不为二哥哥高兴呢。”

    自从林谨玉中了探花,贾政羡慕得恨不能跟林如海换换位子,若贾宝玉能有此出息,他就是死了也是甘心情愿的,每每教训贾宝玉,必然要拿出林谨玉来比较一番,贾宝玉早便不耐烦,只是向来畏惧父亲,不敢多言,何况他素来最恨禄蠹国贼经济仕途,闻探春此话,心下已恼,俏脸一冷,倒没抽身走人,也没口出恶言,只是瞪着眼不说话。

    探春自知宝玉不爱听这些话,她原是慧敏之人,又曾助王熙凤理家,如今家中每况愈下,皆因阖族无出众男丁之过,思来想去,惟贾宝玉还有些歪才,只是老太太娇宠太过,不肯用功。探春便硬着头皮劝了这一席话,她向来机警,察颜观色见贾宝玉不悦,便停住了不再开口,转而端了茶碗,一下下的拂去茶水上浮叶,轻饮一口,不知是茶还是心头,微微发起苦来。

    惜春面上淡然无波,指尖儿慢慢捻动袖中念珠,默然无言。李纨本不是能言善语之人,此时也得硬着头皮打破尴尬,强笑道,“前儿兰儿他叔姥姥打发人送了些面茶来,我尝了还好。叫素云冲几碗来,你们也尝尝。”

    贾宝玉方缓了缓脸色,冷道,“林表弟以往瞧着也是好的,只是可惜竟一味往朝中钻营,入了禄鬼之流,又有何可敬可赞之处!可惜林表弟如今极少来咱家,我若见了他,定要劝他一遭才是。三妹妹素来是个明白的,怎么倒欣羡起他来!”他以往与探春是极和睦,心里对探春难免失望,不过见探春低头无语的模样,便忍住没再多说。

    探春只觉一口气堵在胸口,越发闷了,低着头一昧喝茶。倒是惜春抬起眼帘,静望了贾宝玉半日,直看得贾宝玉不明白了,问道,“四妹妹看我做甚。”

    玉石念珠冰凉入骨,袖在手中半日仍不见一丝暖和气儿,惜春转头移开视线,透窗见院中花已残柳已败,冷冷道,“林表哥自然无可敬可赞之处,我只想起昔日清虚观张道士说咱家诸多子孙,唯二哥哥最肖祖父。如今看来张道士的话却是错的,祖父袭荣国公爵,官至一品京营节度使,高官厚禄,想来是二哥哥所不屑向往的!”说完也不顾贾宝玉紫涨面皮,起身道,“我要回去抄经了。”抬脚就要走。

    贾宝玉急道,“四妹妹不是最喜欢念经,释迦牟尼说:吾视王侯之位,如过隙尘;视金玉之宝,如瓦砾;视纨素之服,如敝帛;视大老太太身边儿的姑娘们不论容貌品性言行举止都是极出挑儿的。老太太不知,我这人有一桩毛病,这世上大都爱儿子,我却大相反,最喜欢娇滴滴的女孩儿。可惜我那姑娘早早嫁了出去,东安王府事务又忙,虽是给她姨妈做媳妇,等闲也没空回娘家。想得我啊,每到人家串门子都要多看几眼人家的女孩儿,虽不是自己的,也爱得很,过过眼瘾也是好的。”

    这位牛夫人,贾母也知道,荣国府与镇国公同为八公之列,老交情了。牛伯爷年轻时也是位花心的主儿,不过奇特的是,多少侍妾姨娘也没生下过子嗣,如今牛府现有的一女四男都是这位牛夫人所出,虽有人怀疑牛夫人不贤,不过牛夫人出身尊贵,儿女众多,脚跟委实站得沉稳扎实,也没人敢说三道四。

    贾母自然知道牛夫人的来历,笑着命人将探春请了过来。探春只是日常家中装扮,一身湖水色衣裙,乌鸦鸦的云鬓上簪了一只点翠金雀钗。她正当年华,并未浓妆艳抹,只略上了些胭脂打了腮红,半低头,极是大方的行了一礼。

    牛夫人见探春俊眼眉飞,不娇不怯,心中已有几分喜欢,拉着探春的手问了些日常事务,探春答得都不错,看得出是理过家的。牛夫人儿子四个,老三性子稍嫌软弱,她心里便想着给儿子说个能干些的媳妇以补不足。看探春容貌言谈都极好,虽是庶出,不过荣国府门第也算不错了,给了探春丰厚的见面礼,又赞了几句,贾母便笑着命探春下去了。

    牛夫人交不停口的赞着,“老太太这样的好福份,我羡慕得不知该说什么了。我见过多少家子的姑娘,不是容貌不足,就是性子不美,都比不得三姑娘可人疼呢,我只恨没三姑娘这样的好女儿呢。”

    “夫人喜欢三丫头,也是她的福气。”贾母笑道,探春为庶出,这些天也有不少人来给探春说亲,纵是高门大户,多是庶出子弟。贾母在心里对探春有几分偏爱,何况以探春的才干,嫁得好以后定能帮衬着家里。所以前头的媒人,贾母都不曾点头应允,牛府却不一样,这位牛家老三虽不居长,却是嫡子。牛家伯爵府第,比荣国府尚高一个档次,这样的人家,若是孩子想出仕作官也容易些。牛家大姑娘嫁的就是东安郡王府世子,上头两位公子娶得也是名门闺秀,探春嫁到这样的人家儿定不能委屈了她。若牛家有意,贾母还真乐意做这门亲。

    牛夫人来时是再三思量过,跟丈夫也商议了大半宿。贾家宫里有娘娘,虽听说娘娘小产,不过宁国府只懂得炼丹修道的白衣大老爷过逝,皇上尚追赐五品官职;如今荣国府二老爷又点了外差,可见贾家圣宠犹在。再者,荣国府很是有几门子好亲戚,各世家旧交不算,内阁里一个相辅一个学士都与荣国府极亲近的,只这一样,贾家要倒霉还真不容易。关键还有一处,牛继宗如今为兵部侍郎,王子腾恰好是他的顶头上司,兵部尚书。王子腾与贾家为姻亲,若与贾家结亲,这拐着弯儿的也就跟顶头上司攀上了关系,更近一层。

    在牛家看来,这府上唯一不足便是衔玉的哥儿订的甄家姑娘,甄家如今倒了大霉,可毕竟还没迎娶,依牛家所见,甄贾二府的这门亲事可不容易做了。

    “不瞒老太太,我家老三跟他那两个哥哥都不一样,他两个哥哥都是舞刀弄棒的没个消停,他却是最喜诗书,依着我家老爷的名儿,入了国子监。现今就要国子监念书,准备后年的乡试。老大老二老四自小都淘得很,唯我那三儿,文质彬彬的,不是那等鲁莽男子,他们兄弟四个,我自更偏疼他一些。”牛夫人笑道,“虽比不得府上玉哥儿的才名,我想着都是读书人,或许他们能合得来呢。”

    贾母牛夫人合了拍,越说越是高兴投机。只是贾母仍端着架子,没一时应下,毕竟贾政王夫人才是探春的父母,这事还得支应他们一声。

    到了晚上,贾母将事一说,贾政王夫人都无二话。探春真正算起来并不算侯爷千金,毕竟贾政无爵可袭,只是荣国府尚未分家,这说亲时都是打得荣国府的名义罢。

    贾政王夫人都与贾母想到了一处,牛家老三虽不是长子,却是实打实的嫡子,听牛夫人讲又是个喜欢念书的。贾政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读书人,再加上牛府的门第,探春这门亲事真是比迎春强出三条街去。

    因贾政马上要赴外任,一去三年,牛家也就想着先订下来,到时再依礼迎娶就是。因宁国府在丧期内,不过这与探春无干,两家换了庚帖,在贾政起身赴任前小规模的行了小定礼。

    不过探春这门亲事虽美,却彻底惹火了贾赦夫妇,贾赦邢夫人虽与迎春感情不亲,到底是亲女儿。一并在贾母跟前儿养大,同样的孙女,一个将将嫁入比贾家还高一头的伯爵府,一个就只嫁个八品典籍小官儿,天上地下,也偏颇得太厉害了。

    邢夫人背后没少说些酸话,倒是王夫人觉得圆满了,探春虽不是她亲生,可是在她跟前儿养大,也是二房的子女,何况探春是个有眼力的,向来对王夫人恭敬有加。如今王夫人手握荣国府大权,庶女结了门贵亲,只要宝玉的婚事定下来,她就再无所求,虽然荣国府的爵位不是贾政承袭,可如今二房更为显赫,也是她在荣禧堂理事,她才是真正的当家主母。想到此处,王夫人愈发露出几分得意,差金钏拿了套金头面给探春送了去。

    探春的婚事定下来,就连赵姨娘也只有高兴的。虽然探春向来瞧不上她,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没资格养在跟前儿,她也未曾有一日忘过。何况王夫人失势时,探春存了私心,明里暗里点拨了赵姨娘几次,叫赵姨娘到老太太跟前孝敬,赵姨娘如今的处境比以往好上太多。

    金钏去时,赵姨娘正在园子里探春房里说话儿。赵姨娘一见金钏,瞪着探春冷笑道,“罢!罢!我好心好意来姑娘这里道喜,姑娘就没个好脸色给你娘看哪!我真是白生养了你一场!如今姑娘翅膀硬了,占了高枝儿,不再将我看在眼里!”又拉扯金钏儿,“金钏儿姑娘也给我评评理,有没有不认亲娘的理儿!”

    探春脸梢泛白,张张嘴,什么都没说,两行清泪顺着脸颊默默的流了下来。侍书翠墨慌忙来劝,金钏儿弹压了赵姨娘几句,“姑娘大喜的日子,姨奶奶何苦来惹得姑娘流泪,夜深了,姨奶奶赶紧去歇着吧。我奉了太太命过来给姑娘送东西,什么亲不亲娘的,这话儿叫太太听到了,怕要着恼的。小鹊儿,赶紧搀了姨奶奶去吧。夜渐深了,提着灯笼小心脚下,别跌了。”

    赵姨娘回头啐了一口,方蹬着绣花鞋摆着水蛇腰去了。

    “叫你看笑话了。”探春拿帕子拭泪,“成日间没黑夜白天的闹,到底……”

    “姑娘向来是个明白的,万事有太太为姑娘做主呢,定不能叫姑娘受了委屈去。”金钏儿伺候着探春去了腕上金镯,小丫头们打来温水,侍书翠墨服侍着洗去脸上泪痕,又拿来妆奁,探春摆摆手,“大晚上的,哪里还用出去,罢了。”

    金钏儿笑道,“太太命奴婢给三姑娘送来些头面,太太说了,如今订了亲,姑娘不可像以往那样素淡了,该穿戴的都不要省了,方是大家子的排场。”

    “辛苦你了,这么晚了还要跑这一趟,吃盏茶吧。太太可好,这几天为着我的事,别劳累着太太。”探春笑留金钏吃了茶才去,转而靠在榻上,映着案上烛火,渐渐出神。

    女儿的婚事已有着落,贾政又说起甄家的官司,不免叹道,“唉,儿子听说甄家的案子这几日就要判了。儿子就要起身去任上,怕是等不到结案了。让琏儿在外头听着信儿,看看有什么能帮着的地方,让琏儿宝玉过去,到底是宝玉的岳家呢。”

    王夫人捻着腕上念珠,没说话。贾母脸上也淡淡地,“你只管好生为圣上效力,这些事儿有我们呢。咱们跟甄家是老亲,又是姻亲,错待不了的。倒是三丫头的亲事,你是她父亲,这不日就要去江西,山高路远的,牛家小子赶年就十八了,他家的意思是想着明年迎娶呢。我先跟你通个气儿,你觉得如何呢?”

    “儿子都听母亲的。”贾政向来不会忤逆贾母,这也是贾母喜欢小儿子的原因,谁喜欢总跟自己对着干的人呢。

    贾政退下后,贾母轻轻的吁了口气,“甄家这事……”抬眼看向王夫人,“你是怎样想的?”

    王夫人低声道,“琏儿一直打听呢,好几家子因给甄家说情被皇上训斥贬退了。听说是甄家罪责不轻,跟以前义忠老千岁的案子有关联,家都抄了……三姑娘,一直在狱神庙里……早先还觉得三姑娘是个有造化的,没想到……”

    “你去安排吧。”贾母觉得倦怠,与甄家几辈子的交情,没想到甄家竟是这个了局。荣国府子嗣愈发单薄,孙子辈的只有贾琏贾宝玉二人,贾琏娶了相辅嫡女,到了贾宝玉这儿,怎能娶一个犯官之女。贾母百般思量打算,至于庶出的贾环,贾母根本没算做数儿。

    林谨玉听到探春订亲的消息有些吃惊,许玉琳十分理性的分析着这桩婚姻,“牛家门第不低,兄弟四个,都是嫡出,三姑娘订得是牛家三公子。牛家大姑娘嫁与东安郡王世子为妻,跟姐姐还是妯娌呢。”

    “就是上回硬给姐夫塞丫头的那位世子妃?”

    许玉琳笑着没说话,林谨玉道,“挺相配的,三妹妹这门亲事做得门当户对。”说着探春的婚事,林谨玉心中想的却是甄家的官司,

    甄家之败已成定局,不过他家出嫁的两个女儿都是嫁入京都世族,案件无涉出嫁女。虽说家败至此,不过两个出嫁的女儿都已做了当家奶奶,邢部没法子进去,可是时常派人去关押女眷的狱神庙打点,被羁押的太太奶奶们并未吃多大苦头,起码衣食都还凑合,比关押在邢部的甄家老爷们已经是天堂享受了。

    甄家的官司拖得够久了,不日就要宣判。因事涉当年义忠老千岁的谋逆之事,揭了上皇心中旧伤,也没为甄家留情面,甄几位做官的爷们儿都是流刑,女眷丫环下人多是发卖了。倒是甄家老太太因年岁过大,不在羁押之列,被甄家大姑娘接到了修国公府上。

    林谨玉一直留意甄家的官司,从发卖甄家女眷头一日,就派林忠盯现场了,从丫头开始,果然那位与贾宝玉定亲的甄三姑娘竟被混在了奴婢里头一同卖了。林谨玉冷笑,贾家真是好狠的心,就算要退亲,直言即可。甄家也不一定非要赖着嫁女儿不可,偏他怕坏了名声,不敢开这个口。买通狱神庙的衙役来个鱼目混珠,三姑娘若被发卖到别人手里,即便再找回来,甄家也没脸嫁女儿了。

    古人非常注重名声,像孙绍祖这样无耻的说退亲就退亲的是极少数。若是书香门第,订了亲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不管对方家里是抄是败,该娶娶,该嫁嫁,方为有德之家。

    荣国府以累世书香自居,向来端着仁义道德的嘴脸,断不会主动退亲,便又想出这样恶毒的法子,让甄三姑娘落入他人之手,坏了甄三姑娘的名声,以逼甄家退亲。如此,荣国府名声实惠一样不落,又能为贾宝玉另择贤妻,端得是如意算盘。

    甄家在京都也有些名声,不少下三流的营生都盯着甄家发卖的女孩儿,甄三姑娘容貌出众,一时价码叫得极高。林忠一面派人去通知甄家两位姑奶奶的府上,一面加价,林谨玉吩咐了,不论多少银子,得保住甄三姑娘。

    林谨玉卖了缮国公府、齐国公府一个大人情,两府的管事到时,出价已经结束了,林忠足花了八百两银子才将人买下,连人带身契一并交与两位管事,笑道,“在下林忠,林学士府上的管家,让三姑娘受惊了。”

    两府的管事忙不迭的道谢,林忠并未多说,道,“都是家主人的吩咐,既然二位到了,还是先送三姑娘回去压压惊吧。”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句话对林谨玉同样适用。林谨玉如今像只翘着尾巴的猫,走起路来都是一跳一跳的,许子文笑,“真担心你长俩翅膀飞天上去。”

    林谨玉有个好处,脸皮厚,笑嘻嘻地道,“先生,你怎么不问我为啥这么开心哪?”

    许子文不理,包子插口凑趣,“谨玉少爷跟奴才说吧,为啥这么开心?也让奴才跟着沾沾喜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