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39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许玉琳笑道,“到了饭点儿以为大爷有事不回来呢,我同三姐姐就先用了,没等大爷。大爷用饭了没?”

    “没呢。”林谨玉先到里间儿换衣裳。

    “香榧,吩咐厨下备几样大爷爱吃的小菜,不要油腻了,哦,今天有活虾,上道白灼虾,”许玉琳扬声问,“大爷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

    “看着上吧。用了饭我与三姐姐一并去园子里看望老太太,把要送的东西都拿出来吧。”

    探春眼里顿时涌出泪来,探春知道林谨玉同贾家不睦,这次也是厚着脸皮登门,成不成的总是尽了一份贾家女儿应尽的薄力。自己婆家尚且推捼,她略一提便被婆婆训斥了一顿,原以为林谨玉会婉拒,没想到连东西都准备好了。许玉琳劝道,“如今事已至此,皇上仁德,老祖宗、大嫂子都平安,女眷也未入监,就是天大的幸事了,三姐姐也宽心吧。待日后平安,重新整理家业就是。”

    探春心知娘家家业已败落,这几日心如刀绞,只是也不好在别人家放悲声的道理,强忍了泪,道,“妹妹说的是,我只是一想到老太太偌大年纪,还要为儿孙受这种苦,就忍不住的伤心。”

    林谨玉换了件家常的玉青色细棉布衣袍出来,往主位的榻上斜着身子随意的坐了,绿儿奉上茶,呷了两口,才道,“昨儿个我去牢里看过舅舅们了,送了些被褥吃食,形容不大好,也不差,起码平安。如今由北静王主审,三姐姐也知道府上与北静王有交情,一个公道是少不了的。”

    探春轻声道,“多谢表弟了。”

    “我没出什么力,亏得王大人多方周旋。”林谨玉看着探春尖瘦的脸颊,对许玉琳道,“家里的补品收拾出一份来给三姐姐带去,”见探春要推辞,一抬手道,“三姐姐不必客气了,身子要紧。你也别太焦心了,在婆家还好么?瞧着三姐姐比以前瘦了。”

    “还过得去。”探春强笑,“做人家的媳妇肯定跟做姑娘时不一样的,没事,慢慢会好的。”

    香榧端了点心上来,许玉琳笑道,“三姐姐尝尝,宫里的东西用料更考究些。大爷也先垫补些吧。”

    “我在宫里吃了不少。”林谨玉胳膊支在榻的扶手上,满心苦恼,“好像我喜欢吃宫里点心的事都传开了。哦,挺没面子的。”

    许玉琳笑道,“嗯,可能是吧,我好几次进宫给皇后请安,娘娘都会赏赐点心给我带回来,看来是有典故的?”

    “没有没有,”林谨玉起身道,“我去吃饭了,你们慢用。”

    探春见他们夫妻琴瑟相合,想到丈夫的两个通房,心下更添凄凉。

    ************

    赫赫有名的大观园,林谨玉正经只在元妃省亲时跟着走马观花看过一遭,也记得当时金璧辉煌玉树琼花的盛景,如今盛况倾颓满目荒凉,只一个小门容人出入,守卫极欢喜的接了银子便引着林谨玉贾探春等人进去了。

    林谨玉真不愿去见贾母,他不用想便知道贾母要说什么,对此,除了一万分的厌烦,便没有别的了。

    “三姐姐,你带着东西进去吧,我在外头等好了。”到了稻香村的门口,林谨玉淡淡地道。

    贾探春黯然的点了点头,扶着侍书的手急急的进去了。

    林谨玉找了个亭子坐下,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大观园花木繁茂,因无人修整,都疯长起来,“你们都坐吧,估计得一会儿子呢。”

    平安有些不忿,“大爷也忒心善了,之前他们怎么对大爷跟咱家大姑娘的,如今送吃送喝送人情,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林忠抬脚踹了平安个跟头,斥道,“混帐东西,轮到你指手划脚了,大爷这是仁义,你懂什么?满嘴的胡吣!”

    “唉,忠叔,有时候我真想出家当和尚算了!”林谨玉撅了撅嘴,仁义值个屁啊!他真不想做这种仁义的事!

    林忠愣了一下,问道,“大爷不是不喜欢吃素么?”

    “做和尚省心。”

    “和尚有和尚的难处,得天天出去化布施呢,还得念好几个时辰的经文,穿粗布衣裳,睡硬炕,天天吃青菜萝卜的,大爷哪里受得了这种苦。”林忠自己说着就放了心,谁做和尚林谨玉也不可能做和尚,笑道,“大爷小时候不是常装病不跟太太去庙里斋戒么?”

    “那是因为娘亲从来不肯去静月斋。”林谨玉道,“静月师太做得斋菜就很好吃,是吧,平安?唉,也不知道师太怎么样了?不如请师太到京都来,这样就能经常吃到师太做的斋菜了。”

    这样嘴馋,还会说当和尚的话,林忠发现完全不能理解林谨玉的脑子。

    一直等到夕阳西下,探春才眼睛通红的出来,林谨玉也没多问,倒是探春低声道,“老太太说多谢表弟援手了。”

    林谨玉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送探春到牛府门口,林谨玉道,“天晚了,我就不进去了,三姐姐保重吧。代我问候府上的长辈,这是今天的点心,看三姐姐没吃几口,我家里人少也吃不掉这些的……”

    “我明白。”探春捏着帕子点了点眼角的泪,“表弟路上小心些,这么晚了,弟妹肯定也在等着你吃饭呢。”

    站在门口看林谨玉上了马车,探春深深吸了口气才转身进门,先回自己的院里洗过脸,重匀了胭脂,梳妆过,命侍书捧着东西去牛夫人的主院请安。

    牛夫人刚用过晚饭,两个媳妇都在身边伺候呢,见探春进来,问道,“才回来吗?”

    “是。”给婆婆请了安,探春道,“去过表弟家了,表弟说我父亲伯父都还好。下午,与表弟一道去园子里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精神也还硬朗。”

    牛夫人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纹,“这就好。”

    “表弟说今天太晚了,怕太太不方便就没进来请安,这些点心是皇上今天赏给表弟的,表弟请太太嫂子们尝尝呢。”探春垂首敛眉道。

    牛夫人道,“都到了家门口,怎么不请林大人进来坐坐呢?传出去岂不说咱家失礼吗?”

    探春温声道,“太太有所不知,林表弟最重规矩礼仪,或许觉得这个时辰有些唐突吧。”

    牛夫人笑着点头,“这也是有的,读书人嘛,想得就是多。咱们家又不是别人家,林大人的姐姐与你大姑子是妯娌,他又是你的表弟,这都是咱们两家的缘份,以后只管请他进来说话。”

    探春低声应了。

    ************

    林谨玉回府时特意绕路去许府一趟,包子一见林谨玉仿若见到大救星,“谨玉少爷,你怎么才来啊?”

    林谨玉挑眉,“怎么了?”

    “别提了,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皇上赏了六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来,少爷全都留在房里了。”包子跺脚低声叹道,“吵架了,谨玉少爷去劝劝吧。”

    林谨玉马上掉头跑了,后头就跟有鬼追似的。

    169、悲催人再遇悲催事

    闯祸了!闯祸了!

    林谨玉死的心都有了,火烧屁股似的一路快马回家。

    真是的,这么好的一个主意,怎么这两人就吵吵起来呢?本来想着两面讨好,这下倒好,两人都得罪了!

    门房迎出来,林谨玉把疆绳递给他们,捂着心口直哼哼,“完了完了……”

    “大爷可是觉得哪儿不好?”

    “心脏病差点吓出来,能好么?”林谨玉抬腿就往里走,门房禀道,“大爷,瑞王殿下来了。”

    林谨玉两道浓淡相宜的眉毛差点竖起来,王八蛋,竟然还敢上门!

    徒汶斐没在花厅等,他去了林谨玉的卧室。林谨玉让院里的丫环都出去,省得丢人。掀帘子一瞧,嗬,好一副海棠春睡图,徒汶斐倦拥绣被,睡得正香,颊上晕出淡淡的粉红,长眉之下的眼睫长而翘,妃色的唇角微向上弯起,那叫一个安然无辜,林谨玉顿时火冒三丈,折身出去,在院中养睡莲的水缸中舀了一盆冷水,一点儿没糟蹋的全浇徒汶斐头上了。

    徒汶斐就是个死人也得诈了尸,惊叫着支起身子,见是林谨玉忙道,“玉包,有话好好说!哟!”

    咣当——铜盆直接扣徒汶斐头上,林谨玉拖他到地上好一顿拳脚,一面打一面怒道,“你还敢来!你还敢来!你当我好欺负!是不是!是不是!”

    徒汶斐把脑袋上的脸盆掀下来,护着头任林谨玉出气,林谨玉见他不还手,打了几下也就停了,床上狼籍,林谨玉冷冷看着徒汶斐半身的水,一绺绺的头发粘在脸上,形容狼狈的爬起来,低声下气道,“你若打够了,咱们好生坐下说会儿话成么?”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玉包儿。”徒汶斐软软的唤了一声,林谨玉上前就给了他一耳光,瞪着眼睛,冷声道,“不准再这样叫我!”

    两人互相对瞪了片刻,林谨玉忽然觉得很累,转身到榻上斜倚着坐了,淡淡地,“想说什么,说吧?”

    徒汶斐走过去,坐在榻旁的老红木圈椅中,面上终是有一抹黯然,“我这几天都在想你。”

    “托王爷的福,王爷也时常入臣梦中。”

    徒汶斐苦笑,“怕不是什么好梦吧。”

    “王爷不会想知道的。”林谨玉不欲多谈,“王爷有什么话就说吧。”

    “开始的确是想利用你接近舅舅,我很早就出宫开府,却一直不为父皇所喜,空有王爵,连个闲差都没有,处境艰难。后来舅舅回京,我跟他关系其实并不好,可那会儿除了舅舅也没人能帮到我,穆离在太白楼摆酒,听说舅舅会去我也就去了。我注意到舅舅待你很不一般,问过穆离关于你的事,派人到荣国府盯着,知道你隔两日必去舅舅府上,我是掐准了时辰故意去等你的。舅舅对我的印象是永远都不会改观的,可是去他那里仍有莫大的好处,起码能偶然见父皇一面,提醒他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舅舅对父皇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你深受他的喜爱,你那会儿天天忙荣国府的事,也是在那时我觉得你很不一般,虽然有些好色,不过才智出众,有舅舅做靠山,仕途一片光明。而我身边缺少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所以处处关照你。”徒汶斐咬了咬唇,眼眶微红,“后来,父皇命我去户部当差。知道那种感觉么,好像一瞬间,瑞王府的大门前就热闹了许多,处处有人奉迎拍马。兄友弟恭一团和气。”

    “这些都是接近你才有的好处。”徒汶斐自嘲道,“你是很聪明,可惜防备还是差了些,不知不觉被我得了偌大好处。只在你身边就有诸多益处,若是能得到你,或许能使得舅舅对我改观,好处自然更多。是人就有弱点,你更明显,喜欢漂亮的人。你的确很谨慎,那两年你年纪小,怕也不是很相信我,耍我玩儿的成分居多,我却是竭尽全力了,你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样式的衣裳、什么口味儿的饭菜、爱念什么书、早上几更起、晚上几更睡、了如指掌。跟你越接近,我朝中的事就越顺利,你也不负所望,金榜题名,我没想到舅舅会把许玉琳嫁给你。这简直是……”徒汶斐整理了一下思绪,轻声道,“外公来朝时,皇后有意让老七娶许玉琳为嫡妃,不过外公没应。后来舅舅要把她嫁给你,这里头涉及到了利益分割更让人心动。你一旦成亲,就是最炙手可热的拉拢对象,而你那时还未经人事,所以在你大婚前,我诱使你与我发生了关系。后来的事,自然水到渠成。”

    林谨玉的唇瓣颤了又颤,半天方涩涩地低声道,“我明白了。”

    “你,你是个很干净的人,”徒汶斐道,“跟你相处越久,越是自惭形秽。你遇事用计、用手段,可感情上向来清白忠贞。跟像你这样的人相处,我从没觉得委屈过。好不容易有人不图名不图利的待我,就是迁就你,我心里也是高兴的。”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现在说喜欢你,你也是不能信的。我以这样的目的接近你,却妄想得到你的爱。你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其实你跟我在一块儿,能有什么好处呢?舅舅先会不喜,就是父皇怕也会疑你用心。可你还是接受了我,那时我就知道你待我是真心的。”徒汶斐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天色已黑,房内没有掌灯,两行泪映着月华蜿蜒而下,心中有说不出的酸痛,“是我辜负了你。以后,别再大意了。”

    徒汶斐也没等林谨玉赶人,说完话便低头走了。

    外头玛瑙翡翠见徒汶斐浑身狼狈的离去,才敢进来点亮烛火,林谨玉回了神,徒汶斐这一番剖白,他完全没有半分感动,唯默然冷笑:真是感谢你,让老子由傻x升级为超级大傻x!

    两人自林谨玉幼时便在旁服侍,她们原是好人家的女儿,家败人亡被卖为奴才到了林家,因有幼时调教,府里的奴才管事她们瞧不上,一年年的耽搁到了年纪,便一直没有婚嫁,林谨玉问过她们的意思,到如今将她们的月钱涨到教养嬷嬷的份例,管理着林谨玉所住的院子。如今看到这房里又是盆又是水,床上褥子湿哒哒的不像样,玛瑙因道,“大爷先到外头偏厅用饭吧?厨下早温着呢,都是大爷爱吃的菜。”

    林谨玉点了点头,“一会儿去跟大奶奶说一声,我不过去了,今天在这院儿里歇。”

    ************

    林谨玉原本打定主意第二天绝不去朝里当差,反正徒景辰也说了,叫他到许家盯紧肖恩。哪知大早上就被徒景辰的贴身大太监高松的徒弟高明来传口谕:命他用过早膳就去御书房见驾。

    狗屎皇帝,猜他心思猜得还真准。林谨玉恭恭敬敬的接了口谕,请高明喝茶,给了赏封。高明不着痕迹的掂了掂,心道这位小林大人真是个和气人,高高兴兴的走了。

    林谨玉没敢耽搁,吃过早饭就去了。徒景辰在宣德宫召见的他,林谨玉抬眼一瞧,徒景辰颧骨上一大块乌青,林谨玉忙低了头,徒景辰见到林谨玉就怒火中烧,劈头一个茶杯砸过去,林谨玉头一低,“扑通”趴地上了,顺势行了大礼,“臣叩见皇上。”

    茶杯落地上摔得粉碎,徒景辰怒,“你还敢躲!”

    “皇上,臣到底犯了什么错,请皇上明示!”林谨玉高声喊冤。

    “你说你犯了什么错!”徒景辰气得直拍桌子,“混帐东西!朕的脸面都被你这个无知的东西丢净了!”

    林谨玉装出毫不知情的模样,张大嘴道,“啊?不会吧,这中间肯定出了差子……”

    徒景辰冷笑,“可不是有差子么?朕看你是失忆了,昨天晚上到了睿卓家门口掉头就走,怎么给忘了呢?要不要朕帮你回忆回忆?高松,传板子。”

    “啊!臣,臣想起来了!”林谨玉迷惑的问道,“皇上,臣回家想了一晚上也没明白,您不是说要赏肖恩的么?怎么会被先生留下呢?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

    徒景辰恨不能生吃了林谨玉,“是啊,谁给朕出主意,信誓旦旦的说夷人开放,不会拒绝的?拉下去,重打十板!”

    “臣,皇上,臣有话说,先听臣说完吧!”林谨玉道,“皇上,先生又不会变心,您这么敏感做什么?只要先生喜欢您,肖恩在您面前永远是失败者,您何必跟他一般计较呢?不但不能计较,还要在他面前表现出与先生的恩爱来,让他知道,只有像皇上您这样有风度有相貌有能力的人才能得到先生的青眼!就是先生把人留在身边,那说不定也是为了想让皇上吃醋呢?皇上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先生的苦心呢。皇上您不会跟先生动粗了吧?天哪,先生可是读书人,皇上怎么能做那样的事呢?”林谨玉瞪着眼睛,“原来皇上说对先生好都是假的,真正喜欢一个人,哪里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呢?”

    徒景辰仔细打量了林谨玉一番,见林谨玉义愤填膺的模样,啧啧道,“朕发现你真是很有本事哪,什么事说到最后都是你的理啊?”

    哪里,比您的狗屎儿子差远了,林谨玉腹腓,面上仍是一派赤诚忠心,“皇上,先生是不是很生气哪?要不要臣代您去看看,您放心吧,难道臣会偏着别人不成?臣以前年少无知,常叫您那个,其实心里是真的把您当成先生的另一半看的。皇上,听说您跟先生从小就认识了,青梅竹马一样长大,先生是长情的人。说实话,之前臣觉得先生真的太亏了,喜欢您喜欢得都有些神魂颠倒,很担心您会辜负先生。现在看到皇上这样紧张,真是松了一口气。”

    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不过听到许子文喜欢他到神魂颠倒这种话,徒景辰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得意,心情稍稍和缓了些,“朕与睿卓的事不必你操心。这十板子,朕先给你记下,记住自己说的话,去吧。”

    林谨玉毕恭毕竟的退下了,吓出了一脑门子汗。

    林谨玉愤愤不平了。靠!明明是自己没本事,竟然还怪上他了!还敢威胁打他板子,动一下试试,包管你们散伙!

    ************

    许子文心情与徒景辰形成鲜明对比,人家摆了戏台子正听戏呢。

    林谨玉一来,许子文见他愁眉苦脸,顿时就乐了,“听说你进宫听赏去了?”

    “弟子冤死了。”林谨玉作了个揖,“给先生请安。”

    “行了,别来这套虚把式了,包子说昨儿个你一听我跟景辰吵架吓得迈进我家门口的一只脚又退回去,撒腿就跑了?亏我昨儿还想着厨下做了你爱吃的小菜瓜饼留着给你带回去吃呢?不承成你真是懂得趋利避害哪,把包子气坏了,一怒之下都喂了狗,好可惜了。”许子文笑着摆摆手,一指手边儿的空位子,“坐吧。”

    林谨玉脸有些微烫,偷眼儿瞧包子,人家鸟都不鸟他,林谨玉赔笑,“都是我给皇上出的坏主意,我昨天是怕皇上在气头儿上收拾我,到时岂不让先生为难么?再者,这是在先生家,谁吃亏您也吃不了亏啊?”

    “我说景辰怎么会做出这种昏头事出来,原来是身边多了个狗头军师哪。”许子文拈了颗樱桃塞林谨玉嘴里,拍了拍他的脸,“说说他又给你什么新差事了,如今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来这次的差事与我有关?”

    包子端来一碟子杨梅放林谨玉跟前的梅花束腰几上,笑道,“这个奴才都能猜得着,肯定是谨玉少爷主动请缨来劝少爷的,这样既能在皇上面前讨了好儿,以赎昨日之过,还不耽搁谨玉少爷在少爷跟前儿得个孝顺的名声呢。谨玉少爷向来是一箭双雕两相得益的事才肯做呢。”还惋惜的叹道,“怪道谨玉少爷您这个儿长得慢呢,光长心眼儿,累的啊。这心操的,真是到了。奴才吩咐他们中午给您做了一大碗冬草蒸猪脑,好生补补吧。”

    “包子叔,我错了还不成么?”

    包子眼望天。

    林谨玉双手合十,“我昨天不该逃跑。包子叔,你就原谅我这回吧,要不,我给你嗑头赔罪。”

    有种你真嗑一个!包子见得多了,根本没理林谨玉。

    林谨玉还是很有种的,屁股一离椅子就跪下了,把包子惊了一跳,忙扶起他来,林谨玉一点儿心里压力都没有,一掸膝上尘土笑道,“没事儿,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就当提前过年了。包子叔,你就看我年纪小的份儿上,别跟我计较了,啊?”

    “你也就欺负包子脸皮薄。”

    “包子叔,你就信我吧。我真的是确定先生不会有事才没进去的,若是先生真有危险,刀山火海,再所不辞。”

    “这话也跟景辰说过吧。”

    “我跟皇上是顺嘴说的,对先生是真的。”林谨玉正色道,“我永远都不会辜负先生。”

    许子文摸了摸林谨玉的头,“以后有什么事提前来跟我打声招呼,给我一点时间准备,不然很容易出乱子。”

    “知道了。”

    许子文爱听戏,林谨玉听不懂,不过可以跟许子文分析一下小戏子的身段儿,“先生,看那唱小旦的,丹凤眼、瓜子脸、樱桃口,你看手上那肉皮儿多细啊!”

    许子文瞪他一眼,林谨玉毫无所觉,待人家唱完了一折子还叫到跟前摸腰掐屁股的占人家便宜,看人家眼泪汪汪的,他就咯咯笑,活脱脱的小色狼。

    170

    170、洗三宴谨玉逢汶斐 ...

    林谨玉是个洒脱的人,就算他是正而八经的真心实意的喜欢过徒汶斐,察觉到徒汶斐变心,立码一刀两断,再痛再难,他忍着,死都不会吃回头草。

    尤其是徒汶斐特意到他家里找了顿打,又表白了一番,林谨玉彻底没心理压力了,再见徒汶斐就跟见一路人差不多。

    林谨玉陪着肖恩逛街,迎面见徒汶斐骑马迎来,林谨玉没觉啥,还是跟肖恩有说有笑,徒汶斐却在十米远处停了马,幽幽叹叹的望着林谨玉,那小眼神儿,真叫一个黯然逍魂,可以直接拿去拍神雕演十六年后的杨过了。林谨玉深觉晦气,拉着肖恩走老远还能感觉到那人凝神而望的视线。

    肖恩好奇的问,“林,你的情人?”

    “前情人。”

    肖恩耸耸肩,夸张的叹道,“真是个不幸的男人。”

    林谨玉笑了笑,他没料到的,这只是个开始。自此,徒汶斐只要碰到他就会用那种欲说还休的眼神儿直勾勾的盯着他,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次数多了,林谨玉感觉像给鬼跟上了一般,后脊梁直发凉。

    尤其是穆离儿子的洗三宴时,林谨玉是正经的舅舅,自然在受邀之列,不知怎滴,徒汶斐也来了,还坐一张桌子上,首位就是东安郡王,徒汶斐居左下首,菜也不吃,有人说话就聊几句,可那眼睛就没从林谨玉身上离开过半分钟。连东安郡王这样老道的人都活跃不起来了,一桌子人跟着不自在。林谨玉一搁筷子,盯了徒汶斐一眼,起身出去了。

    徒汶斐后脚也去了,东安郡王这才松了口气,朝中都传言瑞王被林学士折腾的不正常了,这亲眼一见,果真不是空穴来风哪。

    因为是自己姐姐家,林谨玉还是比较熟的,七拐八绕的到园子里赏风景的亭子里才住了脚,视眼开阔,省得有人偷听,徒汶斐一来就低声问,“这些天,你还好么?见你好像瘦了?是不是天热又不想吃东西?别总是吃些水果,身子要紧……”

    林谨玉咬牙瞪眼,逼上前道,“我求你,你想开一点吧。咱家现在根本没关系了!是你把我甩了,我是受害者,求你别成日哭丧个脸,好像我才是负心汉一样,成吧!”

    “我只是忍不住,你放心,过些日子就好了。不会打扰到你的。”徒汶斐完全一副小媳妇的神态,心里还十分冤枉,他又可没想甩林谨玉。

    林谨玉觉得自己是鸡同鸭讲,怒道,“总之不许你再瞧我,你再乱看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谨玉,我们还能重新来过么?”

    林谨玉犯了个错误,他直接去摸徒汶斐的脑门儿,想看看这人有没有发烧,怎么满口胡话来着?没想到被徒汶斐一把拉到怀里,紧紧抱住,徒汶斐个子高林谨玉大半头,扑簌簌的眼泪都流在了林谨玉的脖领子里去了。

    徒汶斐失声痛哭。说实话,徒汶斐这小孩儿自小是在黄莲水里泡大的,林谨玉没别的本事,不过天生乐观很能哄人开心,又会撒娇又体贴,完全迎合了徒汶斐心中那一点儿大男子主义以及贫乏的感情世界。人嘛,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一直活在黄连水里,并不觉得苦,不过,跟林谨玉过了一段蜜糖般的生活,又让他继续以往的黄连日子,实在有些不够人道。虽然这段日子里有关徒汶斐的种种私心,无可否认,这是他生命中最为美好的时光。现在忽然之间原本该对他笑的人去对别人笑了,原本对他说的关切的话去对别人说了,甚至徒汶斐开始怀念林谨玉偶尔的小脾气,更别提两人更为私密的情事爱语……徒汶斐发现林谨玉比他想像的更为重要,挥一挥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他做不到。

    林谨玉不知道徒汶斐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咋会这般伤心,也没好意思推开他,林谨玉一下下的抚摸着徒汶斐的脊背,温声劝慰道,“好了好了,慢慢你就会忘了我的……咱们别见面了,你跟皇上说去外地当差吧,三个月不见,就会忘了我的……”

    徒汶斐哭了一会儿,似乎好些了,放开林谨玉,眼眶透红,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事了,对不起……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慢慢就会好的……我先回府了,你代我跟穆离说一声吧……”

    徒汶斐离开的背影似乎都有无限哀伤,实际上徒汶斐是真的伤心,他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忘不掉林谨玉早想着重新追回来,可瞧林谨玉,似乎是完全放开了。那些话,他也不愿意说,可是事情既然做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可寻,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与其在日后由别人告诉林谨玉,不如他先说开来,起码贵在坦诚。如果真的还有复合的机会,他不希望同林谨玉之间再有任何隐患。

    林谨玉轻轻叹了口气,坐要亭中挡板上,闭着眼睛,感受着暖暖的带着花香阳光的和风。上天已经非常厚待于他了,黛玉姐姐平安生子,孩子大人都很健康,他再没什么不放心的了。纵然生命中有一星半点的遗憾,也并非不能接受。他的确喜欢徒汶斐,就是现在看到徒汶斐痛哭心里也并不好过,可是他累了。徒汶斐别有用心,他开始就知道,说明白点儿,一个人接近另一个人,肯定得别有用心才会主动靠近,有人为爱,有人为利,并无不同。可是林谨玉知道自己已经尽力了,他从未对徒汶斐真正要求过什么,最后只换来一个“省事”的评价,他已没有办法做得更多。

    耳边传来轻盈的脚步声,林谨玉睁开眼,见是黛玉身边的奶嬷嬷王嬷嬷拎了个食盒走来,王嬷嬷跟着陪嫁到穆府,如今年老荣养,这两年愈发福态了,林谨玉起身接过来,“嬷嬷怎么来了?”

    “听小子们传信儿说大爷在这儿呢,席上没吃几口,今天是哥儿的好日子,都忙着呢,丫环们不能出二门,我给大爷带了些小菜过来,这天热,都是些清清淡淡,极爽口的小菜。”王嬷嬷一面说,一面将菜摆了石桌上,笑道,“大爷请用吧。”

    林谨玉在席上根本没吃几口,这会儿是真饿了,拿起筷子甩开腮帮子大吃起来。

    王嬷嬷一脸的慈爱,“怪道连咱家姑娘都说瑞王爷跟大爷关系好呢,连大爷没吃好都惦记着呢。”

    林谨玉一口香菇噎在喉咙里,忙喝了口汤送下去,问道,“嬷嬷,是瑞王跟你说我没用饭么?”

    “老奴哪儿有这等福份见着瑞王呢,是王爷身边的管家叫我家小子往里传的信儿。”王嬷嬷笑道,“大爷是个有福的。当初太太怀着大爷时就梦到天上掉下一颗星星落在庭院里,好不耀眼,第二天就生下了大爷,谁都说这梦是大吉大利呢。”

    林谨玉“扑哧”笑了,“这样啊,嬷嬷,那娘亲生姐姐的时候有没有做过什么梦哪?”

    “听夫人说是梦到了福天宝地,仙花异草……”

    林谨玉忙问,“那咱家来过什么和尚道士么?”红楼梦里重要的龙套人物癞头和尚跛足道士怎么一直没出现呢,自林谨玉投胎到了林家,就巴巴的等了他们好几年,也没见个影子。

    “这就多了,老爷太太乐善好施,只要上门总不会叫他们空手而回的。”

    林谨玉夹了一筷子香麻藕片,侧脸问道,“不是普通的和尚道士,长得比较邋遢的那种,和尚满头疮,道士是个瘸子,没来过吗?”

    王嬷嬷使劲儿回想,一拍大腿,“哦,要是别的老奴还不记得呢,这个却是知道!”说着一脸愤愤道,“胡说八道了一通,气得老爷把他们赶出去了。”

    “说什么了,是不是说要化姐姐出家的话?”

    王嬷嬷笑,“嗨,哪儿啊,说是要化大爷出家呢。”林谨玉一下子懵了,啥啥啥!没搞错吧,化他出家!他又不是绛珠草!王嬷嬷年纪大了,越发喜欢说古,笑道,“大爷是老爷太太的命根子,生下来那叫一个俊俏,谁不夸呢?忽然就俩疯子登门要化大爷出家,这不是脑子有病么?饶是老爷那样好脾气也怒了,直接叫人给赶了出去。”

    叫谁说也是这俩人神经,林如海盼儿子盼了几十年,好不容易老天开眼有了林谨玉这么八道一通,笑道,“要我说这石头也忒不会挑人家儿,怎么就到了贾宝玉的嘴里,若是落到你嘴里,此时怕还得受着香火供奉呢。可见是块儿没眼光的石头。”

    林谨玉笑了起来,“臣是没这等福气的。”

    “朕说你有便有,这玉就赏了你吧。”

    “可别,”林谨玉摆摆手,“这么神神叨叨的东西我可不要。不然我拿去还给二表哥吧,这是二表哥的灵窍,没了玉他都有些痴痴呆呆的。”许子文只是觉得稀奇才要来一瞧,如今看过了便随手递给林谨玉,“你小时候不是挺不戴见这位二表哥的么?”

    林谨玉顺手将玉收在荷包里,“我就是现在也不怎么喜欢他。不过是顺水人情,北静王审案结得挺快,如今外祖母她们正为找不着玉急呢。”听说能把玉交还者赏银万两。

    徒景辰端起茶呷了一口,有几分嫌恶的皱眉道,“有些事想装看不到也不容易,才抄了家,不知他们哪儿来的万两白银,还要张贴出告示来,这是上次没抄干净呢。”

    林谨玉真不知道该怎样搭话,要说皇上您别客气再去抄一回吧,这肯定容易让人误会他不顾亲戚情义,只得沉默。徒景辰道,“罢了,看在父皇的面子吧,贾代善到底曾经救驾有功。”

    包子端了碗牛乳沙冰来,林谨玉接过来挨着脸贴了会儿,眼睛还是有些发驰,许子文道,“困了就先去睡。”

    “现在睡晚上会失眠的。”林谨玉先舀了一勺送到许子文嘴边儿,许子文笑了笑尝了,徒景辰见那碗里就一个调羹,忍不住醋道,“睿卓不能吃凉的。”

    “就一口,先生又不是纸糊的,皇上也太紧张了。”林谨玉舔了舔勺子,徒景辰眼角抽了一下,若无其事的给林谨玉添堵,“你跟汶斐是怎么说的,看他这些天神色不大妥当。”

    “我这些天也睡不安稳,每日噩梦不断,饭量都减了,时不时恶心干呕,怕是有了呢。”林谨玉深情厚谊的唤了声,“表叔,您老派个太医来给侄女婿请个脉吧。”

    许子文听到“表叔”二字,当场就喷了,徒景辰一面给他捶背,一面瞪林谨玉,真是……许子文笑得喘不过气来,指着林谨玉问,“你们这是什么时候论的亲哪?哟……表叔……”

    什么时候论的亲?徒景辰策反林谨玉帮他在许子文身边儿做奸细的时候!徒景辰知道林谨玉这是威胁他呢,不过他没啥好办法堵住林谨玉那张臭嘴!林谨玉是个有分寸的人,这只是小事,徒景辰的心胸不可能连这点放肆都容不下。其实不但可以相容,徒景辰内里还有些小小的愉悦,一个人一天听一万声“是”,总希望听到一声“不是”。再者,林谨玉这小子很会来事儿,一日三五趟的来许家转悠,就是一条狗这样殷勤,时间长了也有感情,何况林谨玉能说会道哄人开心。

    徒景辰自袖中抽出一块绢帕递给许子文擦拭嘴角的水渍,无奈道,“谁知道,你怎么养了这么个厚脸皮的东西。”

    林谨玉吃完一碗牛乳沙冰,又要了一碗,嘱咐里头要多多放草莓,许子文忽然叹口气,“要不说福气是天生的呢?”他从心底羡慕林谨玉连吃三碗沙冰面不改色,铁打的肚皮,他却不能,他顶多吃小半碗就不敢再多吃。许子文十分嫉妒的去掐林谨玉的脸,林谨玉扑过去跟许子文闹成一团,徒景辰瞬间醋海决堤,怒道,“林谨玉!云南大理还缺个知府你要不要去试试!”

    林谨玉一愣,俩眼放射出一种称之为“惊喜”的光芒,伸长脖子一叠声的问,“真的?哦,云南,大理、丽江、苍山洱海、玉龙雪山、过桥米线、丽江粑粑、野汤鸡、抗浪鱼……真的,皇上,大理真是缺知府么?你派我去吧。小臣一门心思就想为皇上分忧呢。”他上辈子没来得及去就穿了,想想原汁原味儿的美景美食美人儿,林谨玉乐得摩拳擦掌,别说去大理,真叫他在那儿住个十年二十年他都不会说个不字。

    林谨玉像中了头等大奖,许子文拧住他耳朵,训道,“父母在,不远游,这个道理都不明白么?云南?给你安俩翅膀,你要不要上天哪?你上辈子是不是饿死的,还是老子给你缺衣少食了,别跟八辈子没吃过饱饭的破落户似的叫人瞧不上,你是没吃过鸡还是没见过鱼?”

    “我起码没出海。”林谨玉抱怨,许子文说起大道理来真是一套一套的,比较起来真不是什么好榜样,当初肖恩回国时,林谨玉挺想跟着去转一圈儿,开开眼界,乍一开口便被许子文骂了个狗血淋头。许子文是拿林谨玉当心肝儿一般,多少人出海有去无回,就是许子文当年也得感叹一声自己命大,碰到林谨玉这儿,说明白点儿,他舍不得,他也受不了那种牵肠挂肚的苦。当然由此可以推断,许俊卿当年过的是什么样担惊受怕的倒霉日子。

    许子文没料到刚打消了林谨玉出海的念头儿,又要去那瘴林密布夷人混居的云南,他不由得重新思考,林谨玉是不是叛逆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