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40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171

    171、许子文一斥徒汶斐 ...

    七皇子觉得自己真是命里与徒汶斐犯冲。

    七皇子是今皇后嫡子,徒汶斐是先皇后嫡子。

    而且徒斐还年长几岁。

    初始,七皇子并没有将徒汶斐放在眼里,不为别的,徒汶斐不受宠。他老爹不喜欢徒汶斐,完全当徒汶斐不存在,虽然徒汶斐一个人住在王府最精致的院落里,可除了七皇子的亲娘——当年的荣王妃,没人愿意搭理他。后来来了个人教徒汶斐念书,嗬,徒汶斐的日子没有更悲惨只有最悲惨,书是念了,经常被揍得屁股不敢挨板凳,时不时还要饿肚子,当然这些他是从母亲的奶嬷嬷嘴里听来的。后来母亲还要请那位夫人教他念书,七皇子当年年纪小,吓得小病了一场,日后才知道那位夫子是他那万能的舅舅,遗憾终身。

    按理,俩人的妈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就算有天生的敌对意识,起码也要装个兄友弟恭,可七皇子硬装不出来。不是七皇子有毛病,实在是徒汶斐不正常,别瞧这小子如今人模人样,生下来就是从眉骨下往上打量着看人,不说话,那眼神怎是一个阴森了得!任谁也有些吃不消。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徒汶斐逢人见面三分笑了,怎奈七皇子心理阴影,同这位兄长始终是客客气气的。他们老爹登基后,王子升级为皇子,徒汶斐没在宫里住几天,就分府自个儿住了,娶妻生子后也没个差事,还不如几个庶出的兄长。更没人将他放在眼里。

    可是这人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徒汶斐的运气就来自于林谨玉。

    徒汶斐刚跟林谨玉接触时,七皇子也知道,他特意去瞧了一遭,林谨玉那会儿白白胖胖、圆圆嫩嫩、身量不高,可爱是够可爱了,不过真是很难让人下手。那会儿,林谨玉只是人小举人,除了拜了位好师傅没啥特长,七皇子又是年小自负的年纪,觉得天老大他老二,一个林谨玉并没放在眼里。

    谁知,徒汶斐就借林包子的光发达了。

    如今谁敢小瞧林谨玉,多少人想巴结没门路,谁都知道四皇子下手快,没留余地给别人。七皇子因这事一直郁闷,没想到老天睁开,这俩人一拍两散了。徒汶斐这些日子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乐坏了一帮子兄弟。眼睛亮胆子大的都知道,机会来了。

    哪怕拉拢不动林谨玉,只要他保持中立也比偏帮着谁强!

    林谨玉与一群大人刚自内阁下班,上车准备回家,就见车中小几上摆着一个红漆的食盒,林谨玉掀车帘问,“平安,这是哪儿来的?”

    平安有些不好开口,策马到车窗外,低声道,“瑞王府大管家送来的,小的们本说不要,何管家放下闷头就走,一句话都不肯说,总不能扔了呢。大爷瞧瞧吧,兴许是什么重要东西。”

    林谨玉取下盖子,见里头先是一个大薄胎铜碗里放了许多碎冰,冰块儿中间搁着一只带着盖子的雪瓷碗,掀开是一碗冒着凉气的什锦水果羹,里头有荔枝菠萝蜜香蕉苹果桃子莲子等,还有糖桂花的香,这大热的天裹着厚料子官服出来看到这样一碗冰镇水果羹,真是叫林谨玉吞了吞口水。只是一想到是徒汶斐叫人送来的,握了握拳,林谨玉闭着眼睛把食盒盖好,总不能这样没骨气,跟人家分手了还吃人家的东西。

    吃人嘴短。

    林谨玉生性怕热,就是车里摆了冰盆也融得差不多了,林谨玉索性把那个装冰的大铜碗抱在怀里解暑,反正他是不会吃徒汶斐的东西的。可不知为何,林谨玉总觉得一阵阵糖桂花的香味儿往鼻孔里飘啊飘的,现在吃了,不知道多舒坦呢,车里没人,林谨玉狠狠的吞了几口口水,心中大恨徒汶斐。

    一到家门口,林谨玉装做不在意的对平安道,“车里有碗水果羹,你跟吉祥分了吧。”内心恶狠狠再次诅咒了徒汶斐一般。林谨玉不是叛逆期的少年,即便分手,也做不出将人家的好意摔到地上的事,何况那样色香味俱全看着便让人食指大动的水果羹呢。

    许玉琳见林谨玉回府,命丫环们伺候着换去官服,许玉琳问,“大爷现在要用饭么?”

    “有没有冰过的水果羹来一碗?太热了。”馋了一路,林谨玉想自己又不是没钱,家里厨子也不赖,干嘛要吃徒汶斐送的,他才不会那样没骨气呢。

    许玉琳摇着团扇笑道,“这不巧了,今儿只有酸梅汤,东西易得,只是要冰镇就得费些时侯了,大爷先喝酸梅汤解暑吧,晚上我吩咐他们备着水果羹。”

    香榧呈了酸梅汤上来,林谨玉一口气喝了个底儿朝天,许玉琳笑道,“今天端郡王府上送了帖子来,这个月十二是端郡王寿辰,请大爷过去吃酒。”

    林谨玉点了点头,将空碗递还给香榧,“不过瘾,香榧,再去给我端一碗来。”

    “皇后娘娘叫人传谕命我明儿个进宫说话儿呢。”许玉琳斜倚着榻,笑睨了林谨玉一眼,“明儿个是休沐吧?怕有人上门呢?”

    林谨玉抚着额头呻吟,“我躲先生家去。”

    “能躲一时,还能躲一世么?”许玉琳笑,“现在想来,我虽不大喜欢瑞王,有他在的时倒是块挡剑牌,咱们还有个清静日子过。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后台硬的自然会明着来。其他来个偶遇或者派个代表什么的也常见,现在绝不会要你做什么,不过先结个善缘儿。”

    林谨玉微微皱眉,“七皇子过寿备份礼替我告罪吧,就说我身上不好。”

    “都听大爷的。”许玉琳歪头望着林谨玉,“那玉已经派管家给二表哥送去了,外祖母等都感激不尽。只是听说外祖母的身子不大安了,想见大爷呢。”

    “有什么好见的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许玉琳劝道,“外祖母也是八十几岁的人了,既然说了这话,就当是看着母亲的面子,大爷趁着明儿个休沐,就去瞧瞧吧。”

    “备些补品药材。”

    ************

    林谨玉是头一遭到抄家后的贾家的住处来,虽然是北静王主审,案中多有偏颇,可北静王再偏也不会昏头去给贾家洗白打皇上的耳光,贾家的败落在抄家的那一刻已经注定。

    贾家诸人都住在一座二进小院儿,此时一应丫环仆妇都无,邢夫人等俱都是荆钗布裙,光彩不再。贾赦贾珍都被发配了,当初偌大的贾家,能主事的就剩下贾政贾琏,贾政唯唯中带了一丝羞愧,还是贾琏言语活泛才使得气氛不大僵持。

    林谨玉很久没见过贾母了,最近的见面是在林黛玉的订亲宴上,此时贾母仍是雪白的头发,脸色泛黄,唇角下垂,带着一股老人的气息,半昏睡的盖着一床枯草青的被子躺在床上,王夫人李纨在一旁轻唤了几声,贾母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定神看了一会儿,缓缓的点了点头,挣扎着要坐起来,王夫人邢夫人忙扶住了,在贾母背后叠放了两个枕头,贾母看了贾政等一眼,淡淡地道,“你们先出去吧。”

    待众人退去,贾母指了指身边的椅子,林谨玉过去坐了,只是静静的望着贾母,未曾开口。贾母嘘叹,“你不像你的父亲啊。”

    林谨玉勾唇笑了笑,“我怎敢与父亲相提并论?”

    “不。”贾母摇了摇头,“你比你父亲厉害,手段也好,会做官……我叫你来,一是想再看看你,知道你怨恨我,临死前还是想见见你,到了地下,也好跟你母亲说说你的近况,叫她放心……还有,你舅舅们脱险,多亏了你帮忙……也是要谢你。”

    “外祖母客气了,该做的我自然会做,亲戚情份,就是看在母亲的面子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贾母长长的叹了口气,“贾家在我手里败了……是我愧对祖宗,也愧对你外祖父的一番苦心。自古独木难成林,你在朝中总要有人支应……二太太对不住你,是她短浅无知,可自你来了京都,你两位表哥对你都未曾半点失礼……琏儿自幼不爱念书,不过外事上圆融,还有宝玉,念书有灵性,虽比不得你,日后科举上也会有成就的……你们是亲姑舅表亲,不比外人强么?谨玉,外祖母没有别的事相求,只求你们兄弟互有照应帮度……”

    林谨玉温声道,“两位表哥自是不凡的。我才做了几天官,又知道什么呢?琏表哥有王大人这样的岳父,宝玉表哥更不必说,乃王大人的亲外甥,王大人儒雅睿智,稍加点拨,两位表哥自然前途无量。”

    贾母眼神一冷,盯住林谨玉,声音发颤,“你不愿意么?”

    林谨玉脸上带了几分闲适,贾母很快镇定,“我知道,你岳父家极有权势……可自古外戚干政就是大忌,为官者狡兔三窟,给自己多留条路不好么?”

    “这就不劳外祖母操心了!”林谨玉不客气的打断贾母的话,“当初我刚到京都时,也没见外祖母没这样关心过我的将来,如今外祖母缠绵病榻,更不必在我身上费心了!我一个四品小官儿,干些零零碎碎的活儿,领着俸禄养活妻子,犯不着去做什么犯大忌的事,也无需狡兔三窟!”

    贾母哪听过如此冷厉坚硬之话,顿时气得眉眼倒竖,好半天说不出话,半天指着林谨玉道,“我真不知道是哪里对不住你了,让你这样防着贾家,你母亲虽远嫁多年,到……到最后也没得见一面……可我待你们姐弟是与宝玉一样的……”说着已是老泪纵横。林谨玉见贾母如此作态,冷声道,“外祖母真不知道什么地方对不住我么?”

    “不知道就罢了。”林谨玉似笑非笑的瞟过贾母苍老的面容,“那就跟外祖母直接说吧,您也说了我不像父亲,特别是脾气,更不比父亲温文雅致。我对贾家已经尽过力了,外祖母不要以为在皇上跟前进言是随便可以说的,我与王大人都是冒着失官去职的风险才将贾府的官司转到了北静王手上。我做这件事,看得并不是外祖母和舅舅表哥的面子,是为了过逝的母亲!外祖母,我的母亲即便过身之后仍惠泽贵府,您该知足了!”

    “您若觉得我林谨玉无情无义,尽管到外头说去!我言尽于此,告辞了。”

    林谨玉真觉得贾母脑子不正常,她以为自己还是荣国府内高高在上的一品公爵夫人么?就算仗着辈份高,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德行再开口!竟然敢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要他照看贾家,说到头儿还是为了他林谨玉自己好,真是一通屁话!当年算计他们姐弟时,他何曾想过自己嫡亲外祖母的身份!

    林谨玉抽身出去,外头贾政等都在,如今院小屋窄,估计都听了个清楚,脸色也都不怎么好看,林谨玉胡乱招呼了一声,便离开了。

    一家子精神病!

    林谨玉气哄哄的走了,贾母直接晕了过去,幸而林谨玉送来的老参熬了一剂吊住了命。贾家人真是好算计,如今自家算是不行了,指不上靠不上,又不甘心就此一败涂地,能说上话儿的亲戚只剩一个王子腾了。不过王子腾素来谨慎并不是好求的,何况王子腾年纪渐老,林谨玉才是冉冉上升的新星。只要林谨玉有心,在这个时节拉扯贾家一把,贾家虽比不了以前,起码不会泯然众人。

    没想到的是,林谨玉决绝至此。

    贾母老泪顺着眼角滚下洇湿了一小块儿枕头,王夫人忙劝,“老太太不要伤心,还有琏儿和宝玉呢,兰儿也叫他好生念书科举,以后定有出息,光耀门楣。”贾政等俱是苦心开解贾母。

    林谨玉怀着最后的耐心来贾家,不料这一家子还真是属吸血鬼的,专照着心软的招呼,不搞死你他们是不罢休的!想家去,可这个钟点儿,估摸着许玉琳也没回去呢。

    转悠到许子文的门口儿,当头就遇到了大仇人——徒汶斐正撑着林谨玉去年送他的遮阳伞准备进门呢。徒汶斐见到林谨玉顿时笑逐颜开,那样深情的目光配着那张画儿一样的脸、画儿一样的伞,硬是叫林谨玉恍惚了一下。

    “谨玉,你怎么来了?”且惊且喜的语气,还往前走了几步,将伞给林谨玉撑在头顶,伸出白玉一样的手要扶林谨玉下车。林谨玉“啪”的打掉徒汶斐的殷勤,自己跳到地上。

    尽管林谨玉不答理自己,徒汶斐还是极高兴的同林谨玉并肩而行,林谨玉真想将那把碍眼的伞扔到地上踩个稀巴烂,他多有先见之明哪。当初见人家吴忧撑着好看,忙花银子订做了一把一模一样的给徒汶斐,真是成全了一对奸夫淫夫的情侣伞!

    许子文见这俩人一块进门,有些惊诧,徒景辰面不改色的问了一句,“你们怎么一块儿过来了?”

    两人行过礼,徒汶斐笑,“在舅舅家门前碰到的。儿臣来给外祖母请安。”

    许子文将手中的诗集放到一旁,漫不经心道,“那真不巧了,母亲进宫去了。”

    “外甥给舅舅请安。”说着就长身一揖,林谨玉心里直骂“马屁精”。

    “殿下真是折煞臣了。”许子文摸摸林谨玉的头,半点面子都不给徒汶斐,倒是徒景辰圆场道,“这不是应该的么?”对徒汶斐道,“你小时候不怎么懂事,现在明白也不算晚。”他不是特意帮着徒汶斐,实在是徒汶斐消沉了两个来月,这刚有个正常模样,徒景辰就当说句话当鼓励一下儿子。

    许子文让林谨玉坐在自己身边,笑道,“厨下备着冰镇的水果羹,牛乳草莓冰还有酸梅汤,要不要吃?”

    “水果羹。”林谨玉因去贾家,穿得比较正式,起身道,“先生,我衣裳还在不在?我去换件薄点儿的袍子,太热了。”

    “在小间儿柜子里。”许子文这里也只多放了徒景辰与林谨玉的衣物罢了。

    林谨玉去换衣裳,许子文笑眯眯的盯着徒汶斐打量了一番,那目光极是露骨有穿透性,徒汶斐自小被许子文敲打着长大的,知道许子文这是不大高兴,习惯性挺了挺脊背。

    “下个月谨玉就去云南赴任了。”

    这句话犹如一记晴天霹雳落在徒汶斐头顶,把徒汶斐震懵了,徒汶斐那小脸儿瞬间褪去血色,目瞪口呆的望着许子文,半晌才握了握掌中虚汗,“舅舅,舍得么?”

    “这是历练的机会,舍不得也得舍得。”许子文唇角弯弯,拍了拍徒汶斐的肩,“不知道三年后会怎么样,嗯?云南那地界儿跟京都不一样,百族混居,男人女人都格外热情。有个地界儿,女人根本不用结婚,只要夜里把窗户打开,男子半夜自窗房进去,缱绻缠绵后,天亮前离去即可。风俗礼仪都极有趣。”

    徒汶斐轻声道,“因为我么?若是舅舅想分开我们,别叫谨玉去那里,太远了,他还小呢,也不安全。我,我愿意去。”

    “就是艰难才能为朝廷立功呢。远怕什么,我年轻时去过,是个风景如画山明水绿的好地方。”许子文一笑,“我更不必拆散你们,你们不是早分手了吗?听说你另结新欢,抛弃了谨玉。看你这脸色,还真叫我误会了一把,以为你余情未了呢。”

    徒汶斐脑子已经开始乱了,心跟火烤似的,许子文是完全可以为林谨玉做主的,就算林谨玉不想去,许子文叫他去他也得去,云南?徒汶斐想都没想过的地方,蛮夷荒凉之地,许子文的心向来是比石头还硬三分的,怕是真的。徒汶斐心内焦急,觉得许子文实在是冷情冷心冷血动物,便有些口不择言,“他才几岁,舅舅就让他去那老远的地方!三年之内病死了两任巡抚,谨玉自小锦衣玉食的长大,沿途奔波水土不服,不知何时要了小命儿,到时后悔就晚了!舅舅大公无私,好歹也为亲侄女打算一二吧。”

    许子文听徒汶斐的话就来火,冷笑道,“你这不是来给我请安,是给我送气来了吧!是不是看我过顺心日子你就不痛快,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趁早死了心吧!滚!”

    徒汶斐脸涨得通红,他还得等着林谨玉出来问个究竟呢。许子文一拍桌几,“你是等赏呢!”

    许子文积威深重,徒汶斐心里哆嗦了一下,硬是压下脾性起身给许子文赔不是,许子文挥手道,“罢了,你回去吧,我少生几回气,也能多活几年。”

    徒汶斐只得忍气吞声的退下。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jj真叫一个抽啊,希望今天正常~~

    172

    172、完结章 ...

    徒汶斐跟许子文八字不合,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林谨玉同许子文呢,不是父子情同父子。

    许子文早就不看好林谨玉同徒汶斐在一起,他早就知道徒汶斐的企图,从徒汶斐头一次见林谨玉时的小眼神儿,他就猜透了徒汶斐的目的。当然他没说,他冷眼旁观,他不能一直扶着林谨玉,他要看林谨玉的动态抉择。

    徒汶斐虽然借林谨玉的东风开始展露头角,可此时徒景辰正当壮年,储位什么的言之过早了。徒汶斐对林谨玉那是没得说,连许子文如此挑剔的人想离间一下都无处下手,其实只要徒汶斐继续拢着林谨玉,完全可以花前月下的继续过悠哉悠哉的小日子,不料天降横祸,林谨玉听到他与吴忧的谈话。

    那时正巧徒汶斐刚获知同吴忧的关系,满腔忧愤下得了点儿小风寒,吴忧前来劝了几遭,就给林谨玉撞个正着。

    其实徒汶斐不知道,林家人武功不咋地,十分擅长偷听,这也是祖传了。当年林谨玉的祖宗靖安侯就是偷听到太祖磨刀霍霍要对自家族人下手的消息,连夜安排族人南下,才保住了一家老小的平安,把太祖皇帝气个半死。

    这回林谨玉听到了也是个五雷轰顶的事儿,徒汶斐对自己好竟然是装出来的,彻头彻尾的大阴谋!贾家是亲外家,对不住林谨玉,林谨玉都恨不能剥了他们的皮,这回轮到徒汶斐了!

    徒汶斐对林谨玉有情义,林谨玉还有些心软的毛病,徒汶斐是想趁热打铁,再与林谨玉复合。林谨玉的心软也是要看对象的,徒汶斐一骗他足足三年有余,此时气头之下别说徒汶斐流几滴鳄鱼泪,他就是眼里流出血来,林谨玉都不会原谅他。

    何况中间还夹了个许子文。

    许子文这次绝不会坐视徒汶斐与林谨玉复合。

    林谨玉吃了亏,已经知道到风花雪月这东西有多不可靠!在许子文看来,徒汶斐尽到了他的用处,但是想更进一步,先得过许子文这关。

    徒汶斐从许家出来都有些绝望,他知道自己几个兄弟对林谨玉都虎视眈眈,尤其是七皇子端郡王,天生就一副虚伪仁义的脸孔,内宫还有皇后替他拉拢许玉琳。林谨玉经他一事肯定会更加小心,不会轻易上七皇子的船。可是徒汶斐一想到林谨玉跟别人亲热谈笑,心中就有说不出的光火!

    林谨玉是他的!

    徒汶斐觉得自己只是有一个不太纯正的开端而已,可他对林谨玉是动了心的!关键是现在他磨破了嘴皮子哭瞎了眼,这一对师徒也不是会相信他的!徒汶斐是有劲儿没处使!

    而且许子文在京都,他以后的发展也是有限的。

    他对林谨玉有情义,可情义不能当饭吃,徒汶斐嫡皇子的身份十分要命,他得想办法先保住他的命才好!否则日后怕要拖累林谨玉的,他是个男人,难道要靠情人保护么?

    徒汶斐只是命人到林家周围打听消息,再没有轻敌冒进,得知林谨玉并未亲去给端亲王拜寿时,徒汶斐才稍稍放下心来,不管林谨玉是做什么考虑,徒汶斐都觉得安心。

    此时,朝廷收到云南节度使王忠一起私带神枪火药出边事的奏章,虽然罪犯全逮住了,徒景辰仍然震怒,徒汶斐想林谨玉一时半会儿是消不了气的,何况林谨玉吃他的教训,绝不会再轻易相信他人。此时徒汶斐觉得在朝中这样细煎慢熬,还不如出去做一番事业,树挪死人挪活,他当时便请旨代朝廷巡抚云南。

    若是徒汶斐请旨巡抚江南,那肯定是找骂呢。可云南大家都知道那地方不大太平,夷人混居,瘴林密布,气侯湿热,闹不好就有去无回的,徒景辰犹豫了一下,下了朝又单独召见了徒汶斐。

    徒景辰换下十几斤重的龙袍,劈头便问,“为了林谨玉?”

    “谨玉跟儿臣已经断了。”徒汶斐轻声道,“神枪火药是朝中机密,神枪营多少枪式少火药都有记录,既然能自朝中流出去,自然不能等闲视之,云南自古深林野道人种混杂,离京都也远,儿臣是想略尽绵薄,为父皇分忧。”

    “如果你还打算跟林谨玉复合,就应该对你舅舅尊敬些。”徒景辰思量着云南的事,挥了挥手,“朕再好好想想,你先下去吧。”

    徒汶斐已经下定了决心,现在的局势其实非常明朗,徒景辰年富力强,对掌廷有绝对的掌控权,朝中文武只要长脑子的绝不会现在去跟某个皇子示好。其他那种想借王府势力的跳梁小丑,徒汶斐也看不上。其实徒汶斐虽然与许子文不睦,他还得感谢他的母亲姓许,许家势大,许子文又与徒景辰有这种情份,皇储绝对非嫡皇子莫选,估计就是徒景辰也从未作他想。

    在京中,对徒汶斐其实相当的不利,因为正位中宫的皇后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不要小看皇后,每月初一、十五各命妇都要依礼向皇后行礼请安,皇后也有召见命妇的权利!许多七皇子不方便做的事,皇后是可以施为的。

    何况徒景辰十分满意皇后对后宫的管理。

    所以这种情势下,即便知道云南是块儿难啃的骨头,徒汶斐也打算去啃了!好骨头是轮不到他的!

    徒汶斐是个很有韧性的人,反正林谨玉一时半会儿不会回心转意,他绝不相信七皇子能做得比他好,林谨玉可不是好伺候的人。至于其他,徒汶斐自有对策。他是元嫡之子,做不了皇帝就是死路一条,只要他活着做了皇帝,抢也能把林谨玉抢回来!

    徒汶斐已经下定决心要争取到云南的差事,说是争取,其实没人愿意跟他抢,凡能混到御前的人,有哪个不是爱惜性命的。

    云南,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看来,实在不是块儿好地方。

    徒汶斐就这样得到了巡抚云南彻查火枪流失一案的差事。

    林谨玉得到消息是因为徒汶斐亲自上门告诉他的,那时徒景辰还未发明旨,只是徒汶斐知道自己在京的日子不多了,落了衙便来找林谨玉。

    他厚着脸皮上门,林家也做不出赶人的事。

    徒汶斐说了要去云南的事,林谨玉沉默了下来,他倒不是舍不得啥的狗血心情,他是惊叹徒汶斐此举实在明智至极。林谨玉以前为徒汶斐想过,徒汶斐想出头儿不容易,他只是年长之岁,可后头七皇子八皇子一母同胞,也不是吃素的,若联合起来,好虎架不住群狼,再过十年,徒汶斐不一定是那两人的对手。

    在京都,徒汶斐打理户部,其实这已经到头儿了。就是偶有外面的差事,徒景辰更愿意使唤几个庶子,所以徒汶斐这几年就一直呆在户部。

    户部,是徒景辰的天下,尚书侍郎都是忠于徒景辰的老臣。

    若徒汶斐想走在七皇子前头,唯一的办法就是出京都。可是如今国泰民安,好一点儿的地方真轮不到徒汶斐,如今云南是个极好的机会,因为云南不太平,小种族的冲突或是小规模的边事从未间断过,冲突就是机会,徒汶斐多留几年,定是一大功劳。

    可说回来,云南不好呆也是众所周之,气候饮食,还有那些异族夷人部落之间势力纵横交错……所谓富贵险中求,也就是如此了。

    林谨玉慢慢的琢磨着里头的利弊,徒汶斐温声道,“估计要好几年,你不要担心。我之前是骗了你,以后都不会了,你也常说两个人的感情要到死的时候才能知道是不是真假。谨玉,我会让你相信的。你趁这几年多生几个孩子吧。”

    “这就不必你操心了。”林谨玉道。

    徒汶斐笑了笑,“我走后,只有王妃一人主持王府的事,若有难事,你看我面子多帮衬些。”

    “托以妻女?我们还没到这个份儿上。”林谨玉端起茶呷了一口,“想王爷在京也没多少日子,还是去多陪陪家人吧。”

    “那就说定了。”徒汶斐十分无耻的走了。

    林谨玉虽然气得吐血,仍然在第二日内阁讨论瑞王巡抚云南一事时,请求徒景辰派御医相随,林谨玉说得大义凛然,“臣往日读书,云南此地气侯环境地域风俗,与京都大有差别,云南乃百族混居之地,许多夷族善毒善蛊,瑞王:庆祝一下吧,终于完结了,后面还会有几章番外~

    173

    173、番外一 ...

    林谨玉的传家宝被徒汶斐吃了,这件事真是叫林谨玉咬牙切齿一个月直到徒汶斐伤好了毒清了身体倍儿棒吃饭倍香时都心疼不止,时常做的事就是守在徒汶斐床头掰着手指算那一株灵芝价值几何。

    十万两起码打不住,十万两能买回一条命吗?还是皇子殿下的金命!

    于是林谨玉熬了一宿,熬了两个大黑眼圈儿,拟出了一份欠款合同来,熊猫儿似的拿给徒汶斐看。

    徒汶斐接过略一瞧过,挑了挑一双秀眉,不可置信,“我一条命只值十万两?你也忒没个算计了。就是一百万两,也买不来哪!”

    “你有一百万吗?”林谨玉黑着脸问他。

    徒汶斐实诚的摇头,“一百万没有,不过我府上还有一样宝贝,不比什么灵芝差,可以抵压给你。”

    闻言,林谨玉两只猫眼发出灼灼的光来,徒汶斐忍笑,“人都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林谨玉被耍,推他一记,“快点签字!分期给我银子,一年一万,总还得起吧!你知道那株灵芝长了多少年吗?一千年,一年一升两银子算,也得一百万,知你没那么多家当,我是看你是熟人,给你打了折扣,你也别让我亏太多。我以后到了地下,见了祖宗怎么说呢。”

    徒汶斐抓住林谨玉的手,脸上的笑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你这样抠门儿,我还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怎么舍得把传家宝拿出来呢?”别说是徒汶斐,就是他那长寿的爷爷也不知道林谨玉家藏有金灵芝的事儿。林家人没别的优点儿,自个儿有点儿啥好东西,藏得真叫一个严实。这也是林家为啥家底儿厚实的原因,一家子都是属过冬松鼠的,善于储蓄。

    林谨玉抽出手来,“也没什么,总不能看你去死。”

    徒汶斐轻声道,“这几年,我没找过别人。”

    林谨玉淡淡地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这句话,徒汶斐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就说过一次了,林谨玉不是没有触动。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真要守身如玉八年,不是件容易的事,徒汶斐伸出手逗林谨玉,“先前还笑话过穆离,你摸摸看我手上出茧子了没?”

    林谨玉握住徒汶斐的手,柔软纤长,徒汶斐一阵激动的反握在手心,却被林谨玉下句话给轰晕了,“我们做朋友比较好。”徒汶斐大惊失色,若是换别人他直接用强的了,可是人家林谨玉刚把传家宝拿出来救了他一条狗命,他就真是条狗,也做不出这样忘恩负义的事,所以徒汶斐只是沉默了一瞬,“你还是不信我?”

    林谨玉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没想好。”

    徒汶斐只得叹气,“那你慢慢想吧。也别想得太久了。”

    无奈林谨玉一想就想到年根子底下,徒汶斐真快给他憋死了!他不怕丢人的说一句,他就是为了林谨玉才没碰其他人,虽然以往那事儿闹得比较大,可徒汶斐一直认为是林谨玉单方面分手,他从没同意过。

    忍了八年哪,好不容易见到林谨玉,林谨玉这时候又慢吞吞跟蜗牛似的犹豫啊俳佪啊……徒汶斐再一次用自己的右手兄解决后,决定不能再这样拖着了,他找了一个人来商量——这人也不是外人,他的同胞兄弟,吴忧。

    吴忧听了如闻天方夜谈,天哪天哪,他竟然有个天下第一情痴做兄弟。

    “这有什么好发愁的,你把他弄到家来,下点药,上床办事就什么都有了。”吴忧啧啧道,“真不明白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你那里有没有什么不伤身子的药。”

    “知道了,明儿给你送来。”吴忧叹,“林谨玉就真这么好?”

    此时吴忧同林谨玉关系挺融洽地,不过吴忧此人比较护短,他总是偏颇自己兄弟。

    徒汶斐以腿脚冰凉体虚血弱的名头儿叫着林谨玉一道去温汤庄子泡温汤,其实林谨玉真不乐意去,“就是断了腿,这大半年也该养好了吧!不就给蛇咬了一口么!你哪儿凉啊,我摸摸看是不是装的!”

    徒汶斐软声羞怯,半遮面道,“玉包儿,你又不喜欢人家,哪儿能再乱摸人家呢。”

    听到“人家”二字,林谨玉差点没吐出来,徒汶斐总能找到理由磨了林谨玉过去。

    吴忧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正赶第二日是休沐,他是不请自到,想弄点儿花边新闻娱己,仗着武功高提前躲到了徒汶斐主卧的柜子里。

    徒汶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与林谨玉泡完温汤就到屋里吃火锅,这是林谨玉的最爱,还烫了一壶三十年的老酒。

    酒能乱性,何况是加了料的酒。

    林谨玉情动时就觉出来了,他脸有些红,眼睛里像含了水,其实林谨玉长大后的容貌只能算清秀,干干净净的一个书生,这个时候的林谨玉已经完全是一个男人,脸上有棱角,喉间有喉结,早过了雌雄莫辨,可徒汶斐怎么看怎么更兴奋了,手都有些发抖。

    林谨玉捏着一只小玉盅,他皮肤极好,细腻白晳,指甲泛着淡淡的粉色,身体虽然有些变化,脑子还是极清楚的,他勾起唇角道,“我知道你是有目的的,无非就是想上我。大家都是男人,何况……何况……”笑了笑,林谨玉没继续说,这几年的生涯让徒汶斐变得强势许多,他现在并不着急入朝当职,他的父亲还年轻,而且相信他的能力大家已经有目共睹,他早已不是当初仰人鼻息的皇子,在云南,他见过刀光剑影,也见过权利更迭,他才是真正收服云南之人,徒汶斐早心有成算,他直接将林谨玉拦腰抱到床上,轻声道,“我会让你信的,可你不能再让我等了。”

    于是,徒汶斐十分坚决主动的被林谨玉吃掉了。

    其间过程,吴忧一想到就替祖宗脸红。

    日后终其一生,徒汶斐未成一攻,稍有嫌疑,林谨玉便会瞬间哀怨,“信人哪信人……”

    由此可见,林谨玉还是青出于蓝的。

    174

    174、番外二 ...

    王子腾是个很有才干的人,文成武就,样样都行,出身还好,做起官来也一帆风顺。。

    世间有句话,叫,天妒英才。就是在说王子腾了。

    基本上老天嫉妒起一个人来只有两种下场:第一,早死,如霍去病;第二,命运坎坷、怀才不遇。

    不过王子腾都不属于这两种,老天的对他的安排比较特殊,赐给了王子腾两个糟心的姐妹,那对糟心的姐妹又给他生了一堆更糟心的晚辈。

    自金陵四大家族独剩王子腾一家后,王子腾行事更加谨慎小心。他想退,可是现在他不能退,四大家族的大仇人贾雨村还虎视眈眈的在朝中站着呢。

    王子腾与林谨玉联手夺了贾雨村主审贾家的权力之后,贾雨村却未消停,接着上手参奏赋闲在家的缮国公之孙现任京都府尹石光珠勾结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王子腾制造冤狱为其外甥脱罪。

    是的,就这样不巧,王子腾的糟心外甥薛蟠在外头酒馆里打死了个当槽,那当槽儿出身低贱,脱罪很容易,石光珠自平安州回来就有些官运不大亨通,他也很乐意给王子腾一个人情。按理这点小事儿不至于惊动内阁,可贾雨村正双目聚焦的找茬,偏这么巧,薛蟠就撞在了虎口里。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贾雨村刚闭嘴没几天,一开口就咬了一个内阁大学士,一个公府继承人。

    石光珠的父亲去的早,家里只他一脉,不过他爷爷辈份比较高,同贾代善一个辈儿,如今八十几岁,当年放过兵打过仗的老爷子,历历功勋在目,平日里徒景辰给缮国公的赏赐都会更胜别家一筹,以示敬重。

    偏贾雨村就把缮国公府的石光珠给咬出去了,缮国公历经三朝,可不是好惹的,他的作法很有宗族风范,听说有人把孙子给参了,又一打听,嗬,是近些日子挺有名的贾雨村,他也没纠集人上本驳斥贾雨村,他开祠堂用家法先收拾了石光珠一顿,直接把人收拾到床上去了。然后,久不上朝的老爷子亲自穿着蟒袍玉带颤颤巍巍哆哩哆嗦的上朝请罪。

    缮国公身子骨儿还是相当硬郎,只是年迈,个头儿就抽得精瘦,他先说自己教孙无方,“老臣听说司马大人参他枉法人命官司,到家细细审问,他却只是不认,无奈只得祭出家法,这小子痛晕过去也不肯认。如今是起不来了,老臣代他向皇上告个假。老臣看他长大,对他的性子还是颇知一二,司马大人又英明在外,冤屈了谁都不好,这次上朝,也是想找司马大人要了证据,宣之于众,国法不怠,家法不容,臣食国家俸禄,忠于皇上朝廷,待跟司马大人取证后,就请皇上降旨,臣愿亲自捧旨惩处这石家不孝之孙!”

    老头儿说得很清楚,你以为我是吃素的么?行啊,你参老子的孙子,你够狠,够胆量,你给老子拿出证据来!

    其实徒景辰没料到贾雨村狗胆包天,敢在朝堂之上拉扯国公府跟大学士下马,若徒景辰有心弄死石光珠,平安州就是最好的机会,可他放过了石光珠。石光珠还有用处!

    再者,金陵城五大家族去其三,薛家根本没在徒景辰的眼中,留下一个王子腾,徒景辰也不愿意动了,王子腾是个很识向的人,善于揣摩帝王心思,在徒景辰心中,王子腾除了有几门子不争气的亲戚外,并没有太多不是,何况王子腾已是战战兢兢,徒景辰留着他也就是留着自己仁厚的名声。

    此时面对缮国公的质问,徒景辰非常光棍儿的把问题推给了贾雨村,贾雨村傲然道,“待刑部会审,自然有证据,老国公一心为国,实在是可嘉可叹。”

    “皇上,臣久不上朝也不知朝中情势,想问一句,这位贾大人是御史言官么?”

    当然不是,于是缮国公抓住了贾雨村的小辫子,他涕泪泣下,“皇上,老臣为官几十年,自太宗朝起,只知御史言语言风奏事不为过错,如今司马大人可是开了此先例了么?无凭无证,司马大人就参奏一品相辅三品京都府尹,还敢大言不惭的说邢部会审,先不说司马大人此举不合规矩,妄开尊口!皇上尚未定罪,怎轮到司马大人说会审二字!此大不敬之人,老臣历经三朝也未曾见之啊!”

    贾雨村误会了徒景辰的意思,他显然还不大了解自己的主子,他立码开口驳道,“向来无风不起浪,王大人外甥薛蟠闹市中伤人至死,这是有真凭实据,多人亲眼所见,石大人判其误伤,岂不是有意为他开脱!试问,国公大人,若无内幕交易,石大人为何偏颇薛蟠!而薛蟠正是兵部尚书王大人的嫡亲外甥,试问,石大人不是看王大人薄面,看谁的薄面!”

    见贾雨村入套,缮国公冷冷一笑,“老臣也想问一句,贾大人一心致薛蟠至死是何故!”缮国公扶着老腰转身,望向皇帝,振声道,“万岁,老臣有一内侄孙自金陵回来,前儿跟老臣说起了一桩事故,说金陵城薛家薛蟠在金陵曾卷入一场官司,乃是与人强争买侍女以至将一户冯姓少爷冯渊活活打死的事情,当时金陵知府判词为‘死者了结。冯渊与薛蟠原因夙孽相逢,今狭路相遇,原薛蟠今已得了无名之病,被冯魂追索而死’,”缮国公精光闪闪的眼睛转向脸色泛白的贾雨村,厉声问道,“若臣记得不错,那时正是这位贾司马贾雨村大人任金陵知府!若臣孙未出错,今日朝中贾大人口口声声所告杀人案中所涉的这位薛公子正是金陵城薛家长房薛蟠!臣倒要请教司马大人,曾经被司马大人论为死人的薛蟠如何又活过来了!贾大人一味要至薛蟠到死地,可是怕这位尚在人世的薛公子挡了你的路,被人翻了旧帐!贾大人为金陵知府时徇私薛蟠,看得是谁的薄面!”

    缮国公是有备而来,他冷眼盯着贾雨村脸色一瞬间的委败后又挺直了胸膛,高呼冤枉。如今的贾雨村已不是当年金陵知府、更不是初入京的巡街御史,他位列三公,当朝大司马,他此时掩去俱色,声色俱厉,满腔正气,大声控诉缮国公冤枉于他!

    缮国公是绝不会就此罢手的,这位老家伙深知打蛇打死的道理,他上前一步,冷声道,“是真是冤,凡案子必有文本记录,自金陵取来便知!老臣在这里立下军令状,若是贾大人实属冤枉,老臣请陛下治臣妄言诬蔑重臣之罪!”

    王子腾此时也出列道,“薛蟠的确是臣的外甥,此子素来猖獗,若为实情,请万岁依法治罪。王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臣在朝多年,难道国法例律倒不知,徇私薛蟠不成?若这般,臣有何面目站于这朝堂之上。贾大人并无凭证,私自捏造参奏臣等不法之事,请万岁为臣等主持公道!若贾大人所奏不实,请陛下依法治其狂悖之罪,还臣等清名!”

    这个时候,别说薛蟠,就是亲儿子,也不能多管了!

    王子腾见缮国公都下了血本,他自然不能坐视,因贾雨村淫威而瑟瑟的权贵此时见两大家族都跟贾雨村叫了板,也请陛下公审此案!贾雨村的确得罪了太多的人!

    徒景辰不是个逆势的人。

    他并没有当朝夺去贾雨村的官职,他将薛蟠的杀人案交到三司会审。

    贾雨村此时自然急着去销毁金陵的案底,他的确在朝中颇有些权势了,也有不少人巴结奉迎他,不过贾雨村此时的对手是王石两大家族的联手。

    金陵是哪儿,金陵是王子腾的老家!他家祖宗就是自金陵发迹的!而缮国公更是年老成精之人,贾雨村派去赶往金陵的人刚出发,缮国公的家人已经拿着印鉴完好的薛蟠冯渊案的案件记录回京了,并且缮国公老奸巨滑的给贾雨村下了套儿,现金陵知府当着贾雨村家人的面儿将一份假的案件记录烧成了灰,贾雨村自以为事成,悠哉只待开审,殊不知石王二府已经举起了要他性命的铡刀!

    要说薛蟠冯渊案何以落到缮国公手上,林谨玉功不可没,他不但双手将香菱送到缮国公府上,更将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合盘托出,半点不差的当人情送给了缮国公。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缮国公听到过这位贾雨村的手段,知道这是位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若不弄死他,国公府就得成了被贾雨村吞下的骨头。贾史二府前车之鉴,虽知这位小林学士借刀杀人,缮国公还是谢了林谨玉的好意,才有了缮国公入朝请罪一事。

    甫一下朝,王子腾缮国公两个老家伙便走到了一块儿。

    王子腾展现了世族庞大的人脉,当年的涉案人员,香菱、冤死鬼冯渊尚在人世的老管家及家人、香菱老迈不堪的母亲、甚至连那个出馊主意被贾雨村发配葫芦僧门子都找到,除了出家为道的甄士隐仍不知所踪,全都请到了京都来当呈堂证供。

    话说现在这位葫芦僧十分不简单,当年能给贾雨村出谋划策,虽被发配,到底命大,他是善于钻营之人,也有几分造化,如今就在京都工部做了个小侍卫头目。当初在工部看大门没看好被林谨玉强闯大闹工部的侍卫甲是也。

    话说侍卫甲也有些机缘,他当年误放林谨玉进了工部,事后被吴忧责问,不想却投了吴忧的青眼,提拔他做了工部侍卫的一个小头儿。他在京都无人脉无靠山,王石两府许以富贵,他不会不应,何况他与贾雨村有仇,以贾雨村的性子,若是知道他还活着,少不了再发配他一回。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首次公审一件民案——薛蟠酒馆杀人事件!

    薛蟠是个很有些运气的人,相比他那倒霉催的王子腾舅舅更是如此!他打死冯渊、雇凶杀林谨玉,直到杀死酒馆当槽儿,三次杀人事件他逃过了两次,不得不说他命大、运气好!可是运气不会一而再的垂怜于一个蠢材!此时,王子腾也不得不借薛蟠的人头一用了!

    缮国公偌大年纪,他请了一个差事,要求旁听,徒景辰也准了!

    这是个必死之局。

    贾雨村不死,就是石王二两覆灭。反之亦然。

    事实证明,贾雨村还是太嫩了,这次石王两家将他的老底都抖了出来,他的老婆是甄家婢,他受甄家资助进京赴考得中功名,却在金陵知府任上趋炎附势,任恩人骨肉甄英莲——香菱,流入豪族薛氏为婢。

    而当初他趋从的势力却是被他一手参倒的荣国府贾家。

    贾雨村不仅输了官司,还输了人品名声,不说别人,徒景辰看了三司案呈都是满心厌恶,他不介意养一只会咬人的忠狗,但是这只狗不能是只无情无义的疯狗!

    徒景辰没有保贾雨村,不是这人太坏,实在是太恶心了!

    失去帝心的贾雨村被嫉恨已久的权贵们收拾到了流放的路上,此次他流放途中监管的小头目正是当初遭他发配的葫芦僧,当然这也是王子腾的费心安排了。

    所谓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便是如此了。

    贾雨村已成落水狗,王石二府都得到了帝王的扶慰,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缮国公却要感慨一句,“后生可畏。”

    王子腾更是心生寒意,林谨玉的心思真是深不可测,他早便知道香菱的身世,也早拿到了贾雨村的把柄,不过他一直不说,就是在亲舅舅家被抄时也未将此事示众,他一直耐心的等着最好的机会,一个不得罪王子腾却又能将薛家打落尘埃的机会。

    林谨玉是圣人么?

    当然不。

    他不但不是圣人,他颇是小心眼记仇,他永远忘不了薛家那副让人作呕的嘴脸,还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谋划,这几年并非没有收拾薛家的机会,可这还不足以使薛家致命,薛蟠还有个能干的没半路儿喝错药的舅舅——王子腾。

    林谨玉不想得罪王子腾。

    他像一个绝好的猎手,耐心的等待着时机,直到贾雨村参奏了王子腾与石光珠,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林谨玉没上缮国公的门,他通过缮国公的内侄孙——史湘云的丈夫卫若兰传信儿给了缮国公一把可以杀了贾雨村与薛蟠的刀。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番外大赠送,亲们想看谁的番外尽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