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家谨玉 第42节

作品:《红楼之林家谨玉



    百度搜索“www.blwenku.net”或收藏 www.blwenku.net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

    虽然林谨玉属于可恶的嫖窃者,不过他是死都不会承认的,一问三摇头。反正铁齿铜牙的咬定这诗是他原创,至于薛宝钗咋会跟他写出同样的诗,他也奇怪呢?

    林谨玉说起谎来连他自己都会信以为真,徒景辰真没看出啥破绽,关键是他在林家有人,林谨玉的确没有半点儿可疑之处。

    徒景辰同许子文商量之后,又把许家的侍卫的老底儿都盘查了一遍,仍无破绽。嘿,这真是奇了!

    徒景辰为这事辗转反侧了,这事越是严密,越说明背后之人不简单。尤其是薛家,徒景辰不喜欢薛家。

    说起来薛家以皇商之身竟然成为四大家族之一,还有一段来历。紫薇舍人比较有投资眼光,当初资助过太祖皇帝造**后太祖打下江山也没亏待这些功臣。但还有一样,薛家参与了通政司的组建,那会儿国家不太平,太祖皇帝占了京都,可外头还有人不服造反,太祖听从靖安侯的建议组建了通政司。

    南方通政司便以金陵为中心,四大家族联手组建,由此,薛家以皇帝的身份成为金陵四大家族之一,而备受帝宠的甄家却落了选。

    直到上皇在位仍十分宠信这四家,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老话永远不会错,徒景辰不喜欢将这种帝王耳目交与世家操控,如今的通政司早正式的脱离了四大家族,成为徒景辰手中的利器。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薛家会不会留有后手?

    所以说平时印象非常重要,林谨玉心眼儿多,不过徒景辰相对比较了解林谨玉,再者,林如海死的早,林谨玉再能耐他现在也没本事探听得到郡王府内院儿的事。西宁王是自己的儿子,徒景辰不信这儿子缺心眼儿到这地步儿。

    那可疑的就只剩薛宝钗了。

    这件事经过了极其复杂的调查,最后其实仍未解开。

    因为薛宝钗自尽了。

    她百口莫辩,然后她的孩子意外流产,她本人失去了西宁王的宠爱,仍要接受审问。

    除了死,她没有别的方式解脱。

    其实就算死了,她仍背负了罪名,除了林谨玉,没人知道,这回,薛宝钗真的是无辜的。

    番外六  贾母、李纨的……

    许玉琳正在与林谨玉闲说坊间奇事,还是有关贾宝玉的。

    “听人说是一个癞头和尚到门口化缘,一见二表哥便跟二表哥说时候到了,抢了 二表哥凭空消失不见了。还有的说二表哥是被和尚拐了去。”抓了一把新炒的瓜子,许玉琳边嗑边道,“再有说是二表哥主动跟和尚走了。你说这事儿多奇哪,外祖 母他们又贴告示悬赏找人了,叫我说还是别这样大张旗鼓,二表哥又不是小孩子,断不会被人拐骗的。再说,人家拐他做什么呢?若是绑匪,早找上门子要银子赎人 了,可都过去好几天了都没动静,可见是二表哥自己或走或出家了呢。”

    林谨玉见许玉琳嗑了一小搓瓜子仁儿在手里捏着,想图省事儿,直接过去拿现成儿被许玉琳一巴掌打了回去。林谨玉摸着自己被打红的手背,皱眉道,“轻着点儿,真是一点儿温柔都没有。”

    许玉琳白眼斜他,“你先给我温柔一个再说。”

    林谨玉只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嗨,外祖母他们还是收着些,没听说过哪家子刚抄完家,就今儿悬赏玉,明儿悬赏人的,哼,等什么时候二进宫就不悬赏了。”

    “二表哥不是俗人,早晚都得有这么一遭儿。”林谨玉感叹着,王夫人一生假慈悲,真是遭了报应,二子一女都没能留住,可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俩人正说着话,就见香榧进来禀道:回大爷、大奶奶,二门传话儿进来说贾府琏二爷来了。

    俩人互相交换个眼神,许玉琳道,“你去瞧瞧吧,估计是有急事呢。”

    林谨玉叹口气,无奈出去。

    贾琏一身灰色绸衫,腰上扎着黑色缎带,脸色有说不出的憔悴,眼角周围竟有细细的纹络出来,正在小花厅里来回踱步转圈儿,可见是极为心急。

    “琏表哥。”林谨玉唤了一声。

    贾琏见林谨玉进来,忙迎上前一把抓住林谨玉的手腕,急声道,“林表弟,老太太不大好了,想见你和林妹妹。”

    林谨玉愣了一下,见他和姐姐?他们林家同贾家什么时候有这样深厚的交情了?

    林谨玉犹豫的看向贾琏,贾琏露出企求的神色,叹道,“老太太临了就这么个心愿,表弟就当瞧在姑妈的面儿上吧。”

    话到这份儿上,林谨玉也不好拒绝了,“那表哥稍等,我去换件衣裳就来。”

    贾琏见林谨玉只是家常衣裳,倒也齐整,便道,“没事,就这样吧,现在讲究不了这些了,你凤嫂子去请林妹妹了,表弟先随我过去吧。”

    林谨玉只得叫管家备马,带上随从与贾琏同去。

    他们到的时候林黛玉也是刚到,扶着雪雁的手看了林谨玉一眼,小小的一间屋子除了流放的贾赦、神秘出家的贾宝玉不在,迎春探春也都来了,大家厮见过,生疏而又客套,仿若当年初来京都初进荣国府,透着一股子虚假的热络。

    王熙凤引着林谨玉、林黛玉到贾母床前,轻轻的唤了几声,贾母方睁开眼睛,看到林家姐弟时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珠儿转向林黛玉,轻声问,“孩子……好吗?”

    贾母已是弥留之际,林黛玉心中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点了点头,“挺好的,明年就能开口叫人了。”

    “你有个好兄弟,是有福之人。”贾母似乎想明白了许多事,欣慰的露出不假掩饰的善意,“好好过日子吧。”

    其实贾母的容貌变化不大,只是没了之前安享尊荣的老封君的神彩,整个人都黯淡了,林谨玉思量贾母会对他说什么,求他照应贾家?这次贾母却让林谨玉吃惊了,“谨玉,四丫头好么?”

    “听说惜春妹妹在西山出家了。”

    “多谢你了。”最后一个牵挂放下,贾母慢慢的闭上眼睛,再未开口。

    第二日,林谨玉便接到丧信儿,贾母去了。

    林谨玉不喜欢贾母,就如同贾母不喜欢他一样,他觉得贾母是红楼梦中最大的一颗死鱼眼睛,明明侵吞了林家的家产,还要摆出一副疼惜林黛玉的嘴脸,如果真的她真的还对林黛玉有一点感情,就不应该让林黛玉成为一草一纸皆要贾家施舍寄人篱下的孤女。

    他一直对贾家加以防备,没想到初来京都,贾母便半点香火情都不留的开始算计林家。原书中林黛玉是孤女如此,而现在明明林家有了后人,她仍是视林家家产为囊中之物,坐视王夫人动手。

    贾母心中还有对贾敏的情谊么?

    或许她用宝黛联姻来表达对女儿的感情?

    林谨玉一直不理解贾母,要多冷酷的心才能对自己女儿的遗孤下手。

    贾母的丧仪并未大办,依现在贾家的情形也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林谨玉去吊唁了一趟,尽到礼数就罢了。

    相信贾母也不希望灵前见到他的身影。

    番外之李纨

    李纨看素云将蒸好的馒头摆到小四方桌儿上,转身去请公婆来用饭。

    如 今长房二房分了家,凤姐贾琏在郊外买了个十来顷的小庄子为生,携邢夫人举家搬了过去。王夫人却将自老太太那儿分得的银子一股脑儿的藏起来,李纨提过几回效 仿着凤姐她们买个小庄搬到郊外,一来房租便宜,二来有庄子里出产,吃食也能节俭些,却遭了王夫人三五顿的臭骂,说她还没死李纨就肖想起她的私房。久了,李 纨也就不再言语,反正她只管干活儿就是。

    王夫人扶贾政进来,见桌上三碟子咸菜,外加一个清炒大白菜是热菜,一样白菜肉丝汤是荤的,撇了撇嘴道,“咱家都清贫至此了?”

    贾政“咳”了一声,到主位坐下,“家道艰难,能省则省吧。”

    王夫人道,“我是说老爷近来消瘦了,山珍海味是吃不起,鱼肉也能补补身子呢。老爷每日出去给那些蒙童讲课,也辛苦着呢。若是我们娘们儿,有什么要紧。”贾政别无长处,不做官,总得想法子挣银子养家,便在外谋了个馆,因他没个文凭,只能给孩子启蒙罢了。

    李纨低眉敛目地轻声道,“正想跟太太回禀呢,上个月跟太太支的五两银子只剩三十钱了,一会儿还得出去买菜,得跟太太再支些银子。”

    王夫人一哂,“成日这么青菜萝卜的,也不知道给你这银子都花到哪儿去了。”

    李纨听话间有疑她之意,不咸不淡地轻声道,“每日采买媳妇都有记录,一会儿送给太太过目。”

    王夫人想到自己不识字,顿时恼了,贾政淡淡地道,“吃饭吧。珠儿家的也下去同环儿兰儿一道用吧。”

    李纨福了一福,无声无息的退下。

    贾政细细的吃了早饭,如今也没那个茶给他糟踏漱口,喝了两口温水道,“环儿转眼也大了,得开始寻思环儿的婚事了。”

    提到贾环,王夫人眼圈儿就开始红,含泪道,“怎么着也得先说宝玉,才轮得到环儿。”

    “不必提那个孽障了,但凡有一点孝敬之心,也不会丢下父母离去。”贾政冷哼,“若不是他无故失踪,老太太也不会……”一摆手,“就是他回来,我也只当没这个孽障!”

    王夫人道,“我不信,宝玉定是有什么苦衷。”

    “环儿到了年纪,不能再拖了。他若是肯回来,早就回来了,你就死了这个死吧。”贾政道,“你可有什么主意?”

    王夫人敷衍道,“我如今也少出门子,天天在家,能见过哪个呢?现在还在老太太孝中呢,也不好提这个。”

    “是不好提,待出了孝,环儿年纪就到了,咱们得心里有数才成。”贾政道,“他虽不是你生的,也是你儿子,日后有了出息也是你享福。”

    王夫人忙笑道,“老爷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跟珠儿媳妇说吧,现在我精神也短了,有什么事都是她出去张罗,她又是念过书的,做事也底细,长嫂如母,定能给环儿说个可心合意的。”

    贾政点了点头,便起身上班去了。

    贾政有个优点,笃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何况贾兰的文章还可以,贾政更将心思放在孙子身上,怎样节俭也要供贾兰去念书。

    如今每月四两银子,送贾兰、贾环跟着个老举人学做文章。

    李纨亲手给儿子整理书本,从炕头儿摸出个鸡蛋塞贾兰书箱底下,如今王夫人掐得太紧了,李纨不敢露出自己的私房来,只得委屈着儿子了。

    送走贾兰贾环,李纨又得去打扫房间。如今丫头只有素云一个,王夫人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拿捏着太太的谱儿,素云干不过来,轻松一点的事儿都是李纨做。

    李纨要银子买菜时,王夫人实在不耐烦道,“成天就是银子!我哪儿来得银子钱呢?老爷一把年纪还要出去给人家使唤,一个月满打满算才二两银子!还指望着你们孝顺呢,就差啃公婆的骨头油儿了!你那些银子难道就搁箱底霉烂了?还是要等它生个小的下出崽儿来!”

    “回 太太的话,前些年媳妇的确是攒了几百两银子,可后来家里出事儿,太太们给关在蘅芜苑,媳妇在外头心里哪有不急的,给那些军士疏通往里头通吃得用得,那时老 太太身上也不好,外头请医用药也用去不少。”李纨道,“若是如今还有银子,不必太太说媳妇也会拿出来交给太太的。媳妇自个儿要银子有什么用呢?”

    王 夫人冷笑,“我知道你是亘古少有的大贤惠人儿,不过说句玩笑,也值不当较真儿。老爷说了环儿年纪大了,出了孝要给他娶亲,你出去瞧着谁家姑娘合适,回来跟 我说。”自怀里掏出个手绢子,里头裹着几两散碎银子放到炕桌儿上,“快冬至了,买些羊肉回来吧。应个景儿也好,兰儿正长身子呢。”

    李纨是个佛爷,自贾珠去后,她能忍过年青守寡,能忍过抄家,能忍到现在,也就能接着忍下去,百忍成金。

    李纨就这样忍过贾环成亲,贾政病逝,王夫人一百两银子给贾环分了家,当然这还是看在探春的面儿上,若是探春不在,估计王夫人也就给贾环十两银子。

    王夫人头发已经花白,眼神儿也不大好,仍是挑剔着衣食饭菜,不时刺李纨几句,其实李纨已经习惯了,带着小丫头将饭给王夫人摆着,行礼就要退下,王夫人端坐着道,“自你公公过身,我这屋里愈发冷清了,叫兰儿过来陪我吧。”

    李 纨眼皮略往上翻了一翻,轻声道,“兰儿如今也大了,都是自个儿一间屋子,太太这屋子隔了卧房,就是外头一间小厅,兰儿来了睡哪儿呢?若是这样十五六的大小 伙子还要跟祖母睡,传出去就叫人笑话了。现如今兰儿要准备明年考秀才,每天温书到半夜,若过来,点灯熬油的,扰了太太休息岂不是罪过。再者,太太前儿不还 说晚上觉轻睡不好么。”

    王夫人道,“那以后你们都到我屋里来用饭吧,笼共就这么三口子人,还得分几回呢。又不是从前了。”叹息中犹有几分向往。

    一山更比一山高,事实证明,李佛爷真乃深藏不露之人。

    番外七  太祖与靖安侯之初遇

    司徒小三觉得自个儿做了桩赔本儿的买卖。

    司徒小四病了,司徒小三带着人下山给弟弟找大夫上来瞧病,连抢了三个上山都没个鸟用,司徒小四仍是高烧不退,满嘴胡话,眼瞅着就不行了。

    司徒小三就这么一个宝贝弟弟,急得差点儿上了吊,天未亮又带人找大夫,一到山脚,嗬,只见好一片铁血格斗后的场景,马尸人尸的鲜血浸透了地面,边儿上还有几辆破车,其他箱柜细软一并搜罗了干净。

    “三哥,难道这山上除了咱们还有别人?”贾演挠了挠头,“不能啊,这山我们兄弟一天溜几遭,没见谁敢劫咱们的生意哪。”

    “笨,你看这些人穿得都是侍卫打扮,说不定是被人追杀呢。”司徒小三没当回事儿,一提缰绳就要接着赶路。

    这 时,就见一辆马车帘子一掀,里头竟钻出个人来,这人生得……真是叫司徒小三三生难忘。即使在多年以后他都能清晰的说出林靖当年穿得是一件浅紫色暗纹的织锦 袍子,腰带上镶嵌着碧水一样的美玉,头上金冠束发,长眉凤目,瓜子脸,尖尖的下巴,脸上带着一抹玩味的微笑,修长如玉的手里还攥着一柄泥金折扇,扇子上画 得是青梅煮酒的故事。

    这是司徒小三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如斯美人,他竟然一下子忘了要开口说些什么,哪怕是最俗套的“此路是我开……”之类也比在马上傻站着强呢。

    周围的血腥味儿太浓,林靖摇了摇头,抬袖掩住口鼻,跳开地上的血污,信步到司徒小三跟前,打声招呼,“喂,你们有银子么?”

    司徒小三恍过神,这位脑子没问题吧,您打算跟山贼借银子!老子还打算找你借呢!贾源已道,“三哥,瞧这小子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咱们绑了他要多少银子没有!”

    林靖将凤眼瞪成杏眼,惊中带喜道,“难道你们是山贼?”他这辈子还是头一遭见着活的呢。

    “你坐在车里怎么没死呢?”司徒小三不自觉的将语气放软,盯着林靖问。

    林靖一指自己的脸,“你没见我衣冠不整么?那车里有夹层,我藏里头才躲过了一劫。你山上有水么?我想沐浴。”

    司徒小三再次将他从头发丝儿打量到脚后跟儿,也没看出这位仁兄哪儿衣衫不整来,想了一想道,“你上马吧。一会儿我带你回山上。”

    林 靖摇了摇头,叹道,“笨啊,你看我的模样,你带我到镇子上去不是明摆着告诉要追杀我的人,我还没死么。他们可是武林高手,若是知道被你们这伙人弄到山上 去,你们就等着吧。你应该先把我藏到山上,再给我家里送信儿,要多少银子没有呢。”他实在忍受不了了,在车底夹层闷了一夜,身上都要臭了。

    “阿演,你带他回山,其他人跟我去找大夫。”司徒小三道。

    林靖眼珠儿一转,哈哈笑了几声,“笨啊,我就懂医术,还是跟宫里太医学的,不比你们这荒郊野外的蒙古大夫强百倍,除了脖子掉了我没法再给他安上,其他的就包在我身上。”

    司徒小三就带着林靖回山寨了,一路上林靖品评了一下山水风光,那模样不像肉票,反如游客一般。

    林靖医术的确高明,把完脉开了方子,就要洗澡。

    司徒小三比较尊敬有本事的人,弟弟的性命还得指望人家呢,吩咐道,“带林大夫去后山河里洗澡去吧。”

    林靖皱眉,“都秋天了哪儿能洗冷水澡,我要在浴桶里洗,快给我烧水去。我可是救了你兄弟的命啊,你们不是最讲义气的么?就这样对待救命恩人?连澡都不给救命恩人洗?”

    贾演脾气有些急,伸手将林靖推了个趔趄,“你小子给我老实些!洗澡!洗个屁!再烦舌头给你割下来!”

    “你才给老子小心点儿呢!小心老子把你药成哑巴!”林靖撸袖子冷笑,“有本事你就别生病!”

    “行了,阿演,你先去看弟兄们练刀吧。再让小六子抓药时顺便买个浴桶回来。”司徒小三一直不明白为啥这些有钱人都瞎讲究,非要在桶里洗澡,哪儿有河里宽敞呢。

    司徒小四到傍晚就退了烧,睁开眼睛叫了声“哥”,把司徒小三给高兴的,觉得林靖不仅相貌如神仙一般,还有神仙一样的本事,这桶洗澡水没白给人家烧。

    接下来,他就觉得这位神仙不大好“伺候”了。

    林 靖头一回吃高粱窝头儿差点噎得背过气去,于是此人除了每天要洗澡外,又添了个毛病,他不吃粗粮,白面馒头都要揭了皮才肯吃,司徒小三十分看不惯,骂他糟蹋 东西,无奈这人死不悔改,依旧我行我素,司徒小三怒火盈天之下,实在舍不得浪费,就把林靖丢下的馒头皮都塞嘴里吃了。

    林靖叹道,“我以前还以为做山贼都是吃香喝辣,你们怎么过得如此清苦呢?平日里不是都要抢劫么?”

    司徒小三喝了口杂面汤,“像咱们就是好的了,起码有口饭吃,去年大旱颗粒无收,饿死多少人去。要是能过日子,谁乐意做山贼?我劫都是劫富人,可这山下就一个镇子,也不是交通大镇,能有多少人经过?劫的银子不多,下山也买不起细粮,你又这样嘴馋。”

    林 靖头一遭被人说得脸红了,怒道,“我哪里馋了?还不是你笨,你都占山为王了,这山就是你的,山上的野味儿,河里的鱼虾,林子里的山珍药材就都是你的,与其 天天守株待兔,你可以发动兄弟们打猎捕鱼、采摘药材山珍,收拾好了拿到山下去卖,这样也能得些银两。入宝山空手而归就是指得你这种人了。”

    司徒小三道,“兄弟们还得练武呢?万一有官兵剿匪怎么办?”

    “你们这百十号子人,哪里算得上匪?现在外头都不太平,南边儿早有人造反了,那里顾还顾不过来呢,谁有空理你们?”林靖白他一眼,“你还真拿自个儿当碟子菜呢。”

    司徒小三琢磨了半天,笑道,“林大夫,我们山上就缺像您这样的念过书的秀才呢。您要是不急,就在我这山上多呆些日子,给我做先生如何?”

    “嘿,你还真不傻啊!”

    “先生过奖了。”司徒小三举起汤碗,“来,干一碗!”

    林靖撇嘴,“傻不傻啊。”不过看司徒小三举着碗傻笑着望着他,林靖也端起来,司徒小三义气道,“以后等有了银子,我给先生买最香的酒。”嚼都不嚼一碗杂面片汤吞下去了。

    林靖心里哀叹,真是一群穷得叮铛响的山贼哪。

    不过林靖受不了司徒小三一口一个先生叫他,年龄差不多,总觉得别人叫自己先生会把自己叫老。于是,司徒小三开始晚上跟着林靖学认字。

    其实司徒小三觉得林靖这人挺不好养的,衣裳都要细棉布的,被子要熏出一股子香气来才睡得着觉,床单啥的三天就要换一次干净的,吃饭还挑食,每天要吃小灶,比他这个山大王还威风。不过为了跟着人家学着认字,司徒小三忍了。

    林靖泡在浴桶里闭目养神,觉得水冷了,就向一旁灯下挥墨的司徒小三道,“三哥,给我加热水。”

    司徒小三不乐意,头都没抬一下,“你洗了快一个时辰了,差不多就出来吧。”

    “快点,水冷了会着凉的。”

    司 徒小三扭头就看到林靖水气氤氲下淡淡地粉粉的嫩嫩的小脸儿已及一截纤细无暇的脖颈,或许是因为月圆之夜,司徒小三觉得嘴巴有些干,讷讷的出去从锅里舀了一 桶热水拎进去,林靖已经再打香皂了,司徒小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的小肩膀小锁骨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要不要帮你擦背?”

    “总 算长了回眼力。”林靖将布巾丢给司徒小三,双手叠放在桶沿儿,下巴搁手背上,露出那样如月光一样皎洁的脊背,司徒小三咕嘟咕嘟吞咽了两口口水,心想这有钱 人家的少爷就是会保养,身上比女人还要光细,顺手就摸了一把,林靖嫌弃道,“别用你那粗毛儿手摸我,扎得慌。”

    司徒小三故意上下其手的摸去,一面摸一面往林靖身上淋水,“爷们儿的手就应该这样,哼,你懂个啥?”

    林靖还是少年,回身兜头把司徒小三往桶里按,司徒小三很有些功夫,此时一愣倒顺势扎进了桶里,双手沿着林靖的腰一路从屁股摸到大腿,鼻子还撞在林靖的腿间,蹭了人家的小**一蹭,气得林靖拿着布巾抽了他一顿。

    司徒小三忙从水里钻出来,压根儿不提暗地里调戏了人家一把的事儿,举着双手道,“别闹了别闹了,小心冻着,瞧我也给你弄湿了,”到床上拿了干布巾递给林靖,“你赶紧出来吧,我趁着有热水也泡泡,别冻着。”

    林靖气哄哄的夺过布巾,从浴桶迈出来,边擦边往床上走,那几步的风光啊,司徒小三鼻间一热,滴嗒嗒的一通鼻血汹涌而出。

    番外八  太祖与靖安侯之分离

    自林靖到了山上,徒小三觉得自己的生活水准大有提高。

    林靖是个很渊博的人,他家大哥管得严,起床睡觉都有时辰,出个门都要打报告,酒色财气一样都不许沾,他在家里除了看看书养养花也没别的消遣。

    看了十几年的书,懂得也就多些。

    连机关暗器都小有涉猎,将这些山贼们布的拙劣陷阱加以改进,捕猎的郊率大大提高,以至于后来他家大哥带人营救时很费了一番力气。

    林靖在家闷了十几年,接着又到宫里给那狗屎太子做伴读,更闷,如今山上虽然衣食不大周全,不过也自在有趣。林靖每天背着个小竹篓去山里采药材做药,人都有志向,林靖打小儿就想做个名医。

    不为良医便为良相,他觉得依现在的世道做良相比较没出路,就改行做大夫了。

    林靖的良医之路就从这群山贼开始了。

    他是山上唯一念过书识过字的人,又会看病,这些人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来找他,三五剂药下去都便见好,于是更加受人尊敬。

    人家不仅会看病,连做饭都懂,刚开始在山上,那位伙夫小六子的手艺,真叫个惨不忍睹,林靖无奈只得亲自出马指点于他,熬汤时要注意什么火侯,放什么调料,加什么配料,熬到什么成色才最鲜美……后来这位小六子不负所望学成出师,成为太祖皇帝的首席掌勺御厨。

    不过也不是没人找林靖的麻烦,他救下的徒小四就百般看他不顺眼,用徒小四的话形容:娘们儿兮兮。

    当然,徒小四在内心深处也有一眯眯地吃醋,以往他哥嘴里总是“小四啥啥啥”的,现在改了口,满嘴的“林大夫啥啥啥”,后来更亲密了,改为“林兄弟啥啥啥”,现在直接叫“阿靖”了,把徒小四气个死。

    这个林靖规矩多的要死,徒小四觉得就是当初他亲娘在世都没这样啰嗦过,虽然林靖到来后山上兄弟们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徒小四还是觉得林靖烦,管天管地的啥都管。吃饭管、穿衣管、连在哪儿拉屎都在插一脚。而他那傻哥哥只会说“阿靖说得对”“按阿靖说得做”“阿靖……”

    林靖难道是你祖宗?你还记不记得自个儿姓啥?知不知道谁是你兄弟?徒小四在心底暗暗骂他那耳根子软的哥哥,联合同样烦林靖的贾演跟林靖对着干。

    别看林靖不会武功,拿筷子敲人手一敲一个准,还专敲手指骨,痛得徒小四呲牙咧嘴,瞪眼就要掀桌子,林靖先发制人道,“你那是手还是爪子,几天没洗了?八百里就闻到臭味儿了,还能吃得下饭去?洗干净再来吃。”

    徒小四反唇相讥道,“我自己的手,臭也是我自己闻,我就样吃了十几年的饭了,也没中毒毒死,关你什么事?你吃不下就不要吃,谁求你吃了?”

    林靖道,“本来是不关我的事,可你摆在我跟前,影响我食欲,就关我事了。谁愿意跟叫花子坐一桌吃饭呢。”

    徒小四一拍桌子,手指虚点林靖的鼻子,那势头儿恨不能一**吞了林靖,问,“你说谁叫花子?”

    “还有谁呢?一双黑爪子,一身鼻涕衣裳,还不知道洗脸,能有谁呢?说他是叫花子人家叫花子还兴许不高兴呢。”林靖明显不受他威胁,挑了挑眉,“就这邋遢样儿,还想娶山下王猎户的闺女,别是白天发梦吧。”

    徒小四羞红了脸,人家还是怀春少年呢,竟被人道破心思,顿时熄了气焰,讷讷道,“你,你别胡说八道。”

    “快去洗巴干净,不然明天我就去给王姑娘说你随地大小便的事儿,你就等着王姑娘嫁别人吧。”林靖精乖精乖的,在山上没几天就摸准了徒小四的脉门。

    徒小四心里暗骂几声死娘们儿,闷头子去了。

    此局,林靖完胜。

    徒小四不是干吃亏的人,他跟贾演琢磨了三个晚上琢磨出了个法子整林靖。

    伙夫小六子刚蒸好的香喷喷的桂花糕就要端去给林靖吃,被刚巡完山的徒小四与贾演拦住,徒小四掀开盖子对着桂花糕呸呸呸了几口,方又盖上,一挥手道,“不准多嘴,给姓林的端去吧。”心里腹腓,跟女人一样喜欢吃甜的。

    小六子战战兢兢的去了,这位小六子是个实诚人,以前是店小二,后来混不下去入了匪路,还是干老本行,平日里林靖没少指点他做菜的本领,小六子知道徒小四的拳头硬,可又有些觉得对不住林靖。

    林靖捏了一块儿要往嘴里搁时,小六子心里矛盾的翻江倒海,有苦难诉,有话难言,林靖年纪不大,心眼子多,余光瞟了小六子一眼,又将桂花糕放回盘里,笑道,“先放着吧,一会儿再吃,中午吃得有些多,现在还不饿。”

    小六子闻言暂放了心,忙退下了。

    不一时,徒小三回来了,看林靖在收拾药材就要去搭把手,林靖道,“不用了,快弄好了,桌上有桂花糕,我胃里有些积食,不敢多吃。可放冷了味儿就变了,你吃吧,丢掉怪可惜的。”

    徒小三这人向来节俭,也不跟林靖客气,一盘子桂花糕全都进了肚子里。

    到晚饭时,林靖慢调斯理的吃饭,徒小四忍不住开口了,“林靖,桂花糕好吃吧?”

    “嗯,味儿不错,小六子的手艺见长。”林靖不动声色道。

    徒小四得意的大笑三声,“可不是香么,不枉爷给你加了点儿料。”

    “啊?什么料?”

    “爷的口水,”徒小四不防他家兄长的脸骤然拉长到与驴脸比肩,一径的傻乐,“你不是最讨厌臭豆腐么,爷吃了二斤臭豆腐才给你喷的,够香吧……唉哟!”

    徒小三气得饭也不吃了,撂下碗狠捶了徒小四一顿,徒小四哭爹喊娘,被罚在大月亮底下跪了一个时辰才作罢。

    总而言之,徒小三还是位严厉的兄长。

    徒小四第二天才从贾演嘴里得知那碟子被他吐口水的桂花糕原来是给他家哥哥吃掉了,怪不得气得那样。

    徒小四直骂林靖奸诈。不过他没机会再找林靖的麻烦了,徒小三觉得自己弟弟这样顽劣,都是不读书之过,你瞧人家林靖,斯斯文文的叫人稀罕尊敬,他叫上徒小四晚上一块儿跟林靖念书。

    林靖手执教鞭,从肉体到精神,把徒小四摧残得服服帖帖,再不敢炸刺。

    徒小四烦林靖时就会跟徒小三念叨,“哥,你不遣人往林靖家送信儿叫他们赎人了。”

    徒小三敲他弟的脑袋,“弟呦,你个笨蛋脑壳子,你想想林兄弟没来前咱们吃得是啥,现在吃得是啥,林兄弟比银子有用。”总而言之,徒小三不准备放林靖回家了,他想好了,在允许的范围内,林靖要啥给啥,就跟他在山上住着吧。

    山上一天冷似一天,林靖如今要求徒小三每天洗澡跟他一个被窝儿睡,两个人暖和。徒小三双腿夹着林靖冰凉的双脚,奇道,“你天天穿得跟个球儿似的,脚上套两双棉袜子,怎么还冷?”

    徒小三天生火力壮,火炉一般,林靖缩在他怀里道,“我小时候是早产,差点活不成,身子现在才好些,就是有点儿怕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