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通行]-Psycho Pass 狂宴(Wild Night)

作者:Asile

在所有的动物中,只有人类是残忍的,只有他们将快乐建立在制造痛苦之上。

阁主,再撩我就弯了

作者:安次甘儿

呆萌痴汉小白兔X腹黑冷御大霸主:痴女和御姐的故事 一个清纯 一个冷艳 方渺然,朝廷重臣方艮的女儿,喜读四书五经,性情单纯。 佛珞,古鹤楼阁主,身份神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场大火后重生。 偶然的一次相遇,方渺然发现佛珞不仅神秘,好像总是有意无...

我靠撸猫技术征服魔王+番外

作者:人工糖精

不久前还是异界令人闻风丧胆,恶名昭彰的女魔头,转眼就四仰八叉的以黑色肥猫的样子躺在夏田田的膝盖上,一脸凶恶地命令道:“撸我。” 不管本质多么凶恶,脾气再差的云孤在变成猫的样子后,也就是个爬凳子费力,跳窗费力,只能躺平任撸的小猫咪而已。 而生来就被猫...

作妖记

作者:燕不学

池渔捡了只上古神兽,本想驱邪镇宅,再不济当个吉祥物, 没想到这神兽人傻嘴挑,装得比谁都凶,心肠比谁都软,动不动被人坑个倾家荡产。 怎么办? 池渔:还能怎么办,宠着呗,惯着呗。谁敢骗她?宰了……呵,算TA栽了。

困兽战之逃不掉的爱情陷阱gl+番外

作者:南门冬瓜

卫冬艺用七年去拯救自己,雍清凡用七年去捕获她的芳心。。。 爱是什么东西,雍清凡不屑地去想,她只知道卫冬艺是她的人,谁也不能染指 这是一个手段毒辣的猎人。。。和一个自投罗网的猎物之间的故事 当猎物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猎人又该如何去想办法把她一口...

玛丽苏女主已弯

作者:祁零零

穷三代何萌穿越了。 穿成《霸道公主嚣张王子》中的女主--何·丽莎·洁羽·萌,她是全球首富的千金。 【您的系统为您丢来您的人设,只要不ooc,您将以何家小公主的身份活下去,请问是否接受人设走剧情。】 何萌两眼放光:接!果断接!钱不钱的无所谓,重点是走剧情...

总裁她爱看雷文

作者:谋星

年轻无为,生活惬意,没事干看看小说——吐槽玛丽苏,还挺开心的! 就是总有个小号追着自己义正言辞的反驳她——怎么回事! 有一天不小心把手机掉在会议室,回去的时候发现是冰山总裁大姐姐捡到了——额她为啥这样看我……

复生记录(二)+番外

作者:假大骗子

尸化病毒爆发两年后,中队长度若飞在任务途中发现一个昏迷的女孩,翻过来一看脸,正是她两年前中枪失踪的妹妹。 然而这个天生失明、四岁被她父母领养、十九岁失踪时仍然不能视物的妹妹度珍宝,时隔两年突然出现,居然复明了!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

明镜台[gl]+番外

作者:柒殇祭

沈棠与谢曜灵初次见面是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天桥上。 她看了看旁边写着“贴膜十元一次,送测字占卜”的招牌,小声嘀咕: “这年头瞎子都出来天桥贴膜了?” 后来她才知道这瞎子是她转行之后的……上司之一。

这碗软饭有点甜

作者:八步莲心

美女总裁为躲避家里逼婚,捡了个逗比回来做契约对象,假装自己是弯的,以永绝后患。 而某逗比也从此过上了吃软饭的日子。 不过,女总裁装着装着,似乎……真的弯了。

别动我的小桃花

作者:竹西淮

苏斓从小就有种特殊体质,见到美人就腿软。 以往寻常美人还好,能控制。 直到一场车祸,她被人从马路边捡走。 照顾她的是一个叫冷卿风的大美人儿。 美到她的症状前所未有之严重。 脸红、心跳、腿软,样样不落。 于是,小桃花红着脸,跟对方说:亲爱的,请把我吃...

爹爹守卫战

作者:图乖儿

十年前,新帝登基,朝政不稳,被掳走的公主被夜少爷所救,被众人误会是其私生女,从此公主多了一个‘爹爹’。 天才经商夜家少爷,十二岁接管家主之位,用了五年时间让自己地位在江南无人可撼动,可他的孤寂被这个孩子看出。 公主从出生便被下药毒害,七岁的年纪看起...

吾妻妖凰,万寿无疆

作者:朸杊

本是堂堂寰宇之上唯一的紫龙 却被叛逆凰族的后裔勾去了魂儿 直害得自己被赶出神族,对方有家不能归

互利[gl]+番外

作者:Fumes

陈原臻是纪慈希的利用品,纪慈希也是陈原臻的利用品。 她们虽然不是朋友,彼此之间却固若金汤。 直到有一天,陈原臻突然对纪慈希说: “我想要和你结束这种关系。” 纪慈希平静地扬起脸。

重生之妖妃你中计了gl

作者:顾家七爷

她从姜国嫁到燕国,嫁给了那个年过半百的燕皇。 她是燕国百姓口中魅惑君心祸国殃民的妖妃,也是姜国安插在燕国的细作。 她在燕国认识了那个大胆放肆的女人,明明是一国公主,却丝毫不自重。 那时,她满心满眼只有那个远在姜国的人,为了那人,她可...

狐狸夫人太正经!

作者:顾家七爷

师父说,不入凡尘如何超脱凡尘,于是便将不谙世事的江寻道赶下了山。 山下世界花花绿绿,江寻道差些看迷了眼,还碰到了一只一本正经修道悟道的狐狸。 狐狸三观正的比她还像修道人士,长了张娇媚艳丽的脸,却冷的像块冰,偶尔还有点小傲娇。 某日小道姑被山头的野鸡...

怦然心动+番外

作者:酒小熹

唐妍从小被寄养在乡下的舅舅家,算是个乡下长大的孩子。 当年母亲未婚生下她,生父不详。高考后那年,唐妍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华都大学,距离家乡遥远,舅舅家也以她成年为由不再收留她。 重组家庭后的母亲不便把她带在身边,便将她交托给一个人,母亲说这个人曾受恩...

男主他姐重生后

作者:凉皮就面包

蒋芊穿成一本渣贱狗血、虐身虐心文的女主。 可她没想到,来到这世界第一晚…… 那个突然冒出来,跟自己一夜缠绵的美女,居然是男主……的姐姐! 也是这本书的重量级助攻女配,非要把自己往男主怀里送的那种。 蒋芊渣了男主姐姐后,却发现自己的星途,从此坦荡得不...

娱乐第一宠+番外

作者:金色的saber

女团选秀出道,舒馥19岁,可甜可盐,初舞台单曲《小舒服》,全平台热爆,横扫一线。 颁奖礼当晚,小仙女黑料飞升。 -炫富网红,频换金主 -带资进组,c位抢戏 -嚣张跋扈,冲撞某视后豪车,只为自我炒作 #视频实捶#,粉圈炸了。 无良媒体冲到钟落袖工作室:钟小姐...

可以先结婚

作者:宁远

几百年前。 池凛:“臣愿一生伴君左右,为君分忧,做陛下一辈子的贤臣。” 女皇:“除了做臣子,还可以做妻子。” 池凛:“……” …… 为了调查女皇突然驾崩的真相,国师用追魂秘术将池凛的魂魄送入轮回,送到女皇的来世,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非主流学渣少女池凛...

乖,这个不能吃+番外

作者:酥酒

作为门派里年纪最小天赋最好然而只会物理超度的谢迟带着重任下山了。 下山后的第二周,家里的师兄弟们收到了小师妹的紧急求助:师兄师兄,我养的女鬼今天又吃了好几个恶鬼,会不会闹肚子呀? 师兄们:???师妹!再说一遍你养的啥?

师妹总爱和我彻夜长谈+番外

作者:久久呀

意外死亡后,沈如初穿成了昆虚派修真奇才,但还没高兴多久,便发现这副身体的真实情况远比表面上糟糕许多。 不是修真奇才吗?怎么经脉尽废了? 为啥她还有一个即将到期的三年比武之约,输了就得下跪求婚? 甚至被比武对象她爹说成恶鬼夺舍,要将她除之而后快? 为...

不可言喻关系+番外

作者:亦安初

自以为攻的总裁伪攻VS深藏不露的艺人伪受 模特出身的三十八线小明星与高高在上总裁不可言喻的关系 “奚隐,是我给你脸了吗?” “主人,对不起。” …………… “娆知,我想和你一起演一部戏。” “你不是一直都在对我演戏吗?” 【娱乐圈文,不可一世总裁攻与...

每天都在努力养猫+番外

作者:瑶花漫

温柔端庄才高行洁大家闺秀小姐攻vs一言不合就炸毛的暴娇作死猫老大受 初遇时: 受伤变回原形的猫老大瞪着圆滚滚的金色大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将她抱在怀里的文弱少女,心里止不住地骂道,“放肆!愚蠢的人族,走开,莫挨老子!” 不久后: 猫老大拱着猫脑袋不断在少...

神官的晋升之路+番外

作者:花心菜

红透半边天,迷妹千千万的影后唐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 不光换了一个壳子还换了一个“职业”一个被众人艳羡实际上却十分高危的小神官 唐秋:可以辞职么? 教廷祭司:不可以,接受了光明洗礼一生都是光明女神的忠实信徒

三千世gl+番外

作者:李观妙

[事情的虚假开头是这样的] 一只小狐狸上天宫帮恩人偷仙草,误打误撞救出天牢里的月老。月老长得像她朝思暮想了千年的神仙姑娘。 [事情的半真半假开头是这样的] 一只爹不要娘不养的小狐狸,被她的佛祖外公送去了须弥山。 本以为是奔着好日子去的,结果山上的小...

本召唤兽可是最强的![穿书]

作者:芽丛

作为曾经战鹰队最凶残存在的花婂宸,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会被一锅盖砸死!死就死吧,可为什么自己会变成一只召唤兽被召唤在异世? 不过,就算变成了外表萌死人的召唤兽,我也是很凶哒!别惹我,会宰了你哦! 等等,这个异世好像有点不对,召唤出我的人名字好...

hp衔尾之蛇

作者:輝灬夜姬

今早的《预言家日报》头版特大标题“萨拉查·斯莱特林正统继承人出现?!是谁开启隐藏千年的斯莱特林庄园?!” 就在整个魔法界一片轰动的时候,大概只有就读格兰芬多三年级的卡米尔小姐还专注的吃着她的早餐...不对,她现在正在专注的把别人的早餐拖到自己面前,准...

一觉睡醒老婆跑了[古穿今]+番外

作者:一梦中

魔教护法水犹寒上一刻还抱着自己刚娶的媳妇儿躺在红幔婚榻上,下一刻再睁眼就成了娇纵乖张、黑粉遍布的十八线糊星,声名岌岌可危。 微博上一搜一条她的黑历史: #水犹寒插队#、#水犹寒机场推搡粉丝#、#某s姓女星因不满台词太长怒摔剧本#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

穿成恶毒后妹

作者:琉璃仙草

穿书后,顾念甜腻腻的语气哄道:“柔儿什么时候给我解开项圈?” 祝语柔反问:“你想什么时候?” 顾念感动抱住她:“现在。” 祝语柔,她眸若星辰,顾盼生辉温柔:“不行。” 顾念立即凶巴巴地抖肩膀,像个拔x无情的渣女:“你从我怀里出去,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